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17|回复: 2

[同人连载] 毁掉一切也想要得到你

[复制链接]
Harley 发表于 2014-1-27 21: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因为@Vermouth逆逸有事,她写的文请我帮忙发布~
本文名称:毁掉一切也想要得到你

问次元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4-1-27 21: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角是枫V,比较有趣的百合文吧= =  反正属于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有时我甚至想要毁掉一切,然后将你紧紧抱住,要你属于我。」

  Vermouth端起酒杯,慢慢品尝一口

  银制飞镖一个接一个被死死地定在墙上

  “我恨,我恨你们……”呢喃后便躺在椅子上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伸出双手想要抱起Vermouth,在额头上轻轻一吻后犹如触电般缩走

  Vermouth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不出表情

  Vermouth挣脱怀抱,随意地坐在沙发上“坐下吧,有些事情我俩得好好说一说。”    

  出现了,Vermouth的招牌笑容

  “咱俩没什么好说的吧。”枫强自镇定说。

  贝尔摩德悠闲地呷了口酒,看着面前的枫,笑说“那你是坐,还是不坐?”

  “咳。”枫干咳一声,身子僵硬着站着

  贝尔摩德爬起来,附在在她耳边吹气“自己说吧,几次了?”

  “算上今天。也就三次!”

  “感觉如何?”  


  感觉太尴尬了

  她挑起嘴角,满满的笑意“枫,我真没想到你有这癖好。”

  “癖好什么的!……我只不过是在照顾你!”

  “嗯,在我喝多的时候,而且……”Vermouth点了点自己的额头

  枫的声音越来越小“那个是晚安吻……”

  “你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份吧?”

  “当然知道,你是那位先生的女人。”
  
  “说的还真轻松。”
  
  “那和我没关系!总之,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这样就想走吗?不说点什么?”

  枫站定,说了句“再见。”想了想又说了句“晚安。”

  “我要是说我也喜欢你呢。”身后传来Vermouth幽幽的声音

  “别说谎了,你和那位先生在一起至少两年。”

  “调查得很仔细嘛。”

  铃声打破沉寂,贝尔摩德拿起电话

“我在家……哪个家?boss你比我清楚吧……枫的话,和我在一起……boss你期盼我和...枫,发生什么事呢?……OK,我知道了。”贝尔摩德站起来挂掉电话

  “悲喜交加啊枫,去取请帖,参加聚会。还有,你的事,我们改日好好谈谈……”贝尔摩德似笑非笑

  ————人们如果注意到这个角落里黑色礼服的女人,台上的主角一定会被无视
  两个人在讨论刚刚被带走的女人的事“你刚看到了吗?某家富二代带走一个很漂亮的外国女人呢!”

  “简直是被拖走的!没看到她反抗的多激烈吗?”

  在旁边的正义感强烈的神圆沉思一会后,向讨论那件事的人所指方向跑去

  ————
   Vermouth和一个男人站在树下

  “知道我有多想得到你吗,我的女王。”
  
  Vermouth笑笑没说话,直直穿透男人,看向他身后咬牙切齿的某人

  男人的手犹如女人般白净,从贝尔摩德的手上滑到腰上

  “今晚一定是个美好的夜。”男人在贝尔摩德耳边轻语

  身后的人打了手势“三、二”在没到一的时候Vermouth突然躲开,男人扑了个空

  一个重物将男人压倒在地,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枪声,然后是满地鲜血

  警察的效率比平时高,看到了躲在树下的Vermouth说着“不要杀我……拜托你……”

  男人脚下是一把枪,手上鲜血向下滴,想要解释什么,慢慢走向Vermouth

  警察大叫“不许动!我们有权向你开枪!”

  她精湛的演技让所有人都相信,是富二代调戏女人,在争执中掏出枪将正义感强烈的神圆先生杀掉了,死掉的人身上的伤痕和弹孔可以证明

  不知道从哪跳出来的枫颤抖地说“我……我看到了,是那个男人杀的人!”

  “喂!你别胡说!”男人走向枫却被警察擒住
  
  男人挣扎地说“女人你给我记住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枫对佐藤说“请帮我对克丽丝的事情保密好吗?这件事一定会对她有影响的”

佐藤点点头

  车上——

“我说啊,枫。你知不知道不数到一就行动有多危险。”

  枫一手捏鼻子,捏着鼻子,生怕一丝烟味进入鼻孔,一手打方向盘“因为我相信你聪明啊。”

  “如果我没躲过呢?被那个男人压倒怎么办?你恶劣的恶作剧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呐,Vermouth,难道说……你在因为怕被别的人占了便宜生气?……就是说你还是在意我的对吗!”

  尽管Vermouth别过头,枫还能在路灯的照射下看到红晕“收回你永无止境的猜想,我只是怕任务失败。”

  “吼……”

  “看什么看,你不用开车了吗?”


  “你脑袋长眼睛了吗!”

  “那你的眼睛长哪了?”

  “我说脑后!”

  Vermouth镇定下来“把你的言辞放尊重一点。” 她的话冷若冰霜

  “我知道了……”枫撇过头,满是委屈

  车里弥漫着怪异的气氛

  车速早已超过高速公路的最大值,枫看着那些警察被远远的甩下——就算是关卡,也没人拦的住

  在颠簸后,Vermouth用力踩下刹车,拉下手刹“下车。”

  “可是我还没到家!”

  Vermouth看着她“这是我的家。”

  
似乎想到了什么,枫红着脸和Vermouth下车

  将自己甩在沙发上,枫没有因这是Vermouth的家感到拘谨

  Vermouth也没有因别人的侵入而改变什么,去了地窖拿了瓶酒,不由分说将酒杯塞给枫“你陪我。”

  看着不讲理的女王陛下,枫笑了“嗯。”

  【事实上枫有受虐癖】

  两人默不出声,酒的度数极高,一杯就让枫感到眩晕,Vermouth笑了笑“果然是小孩子。”

  枫像炸毛了一样“谁说我不能喝!我高中就开始喝高度伏特加了!”

  “结果喝的烂醉吗?”Vermouth一面讽刺她,一面感叹枫的幸福,Vermouth没有朋友没有学校,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

  “呐,不要劝我喝酒了,我可不知道喝多了会做出什么事来喔……”

  “你这没有攻击力的小朋友能做出什么?”把手贴在枫的脸上“我很好奇……”

  枫打掉她的手“拿开,臭女人,别用你碰了boss的手碰我。”

  “我脏?”

  “呵,你不知道吗?你身上的体香掩藏不住boss的味道,每天晚上你都要去boss那里我怎么会不知道。”

  “喔?那……”

  枫站起来“够了,我要去睡觉,客房在哪里?”

  “你不要和我住一起吗?”

  “我没兴趣。”

  Vermouth叹了口气,胡乱将桌子上的东西抹掉地上

  晕晕乎乎地回到房间忘记了枫的存在

  枫看到每个房间都要密码锁,于是跟着Vermouth进入屋子

  Vermouth但是睡得很安详,月光照射下来,让喝酒后红红的脸显得苍白

  枫也倒在Vermouth旁边

  【你什么都不懂……】

  枫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

  传来对方幽幽的声音“你可算醒了”

  发现身上压着Vermouth

  …

  …

  !?

  枫急坐起来“你你你你快下去!”

  充满暧昧的清晨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枫满足地笑

  【若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幸福是短暂的,因为它是美好的

————根据语文老师的经验,我应该在这里插一个过渡段、、、

  Vermouth与boss近乎贴在一起

  她笑着,极其妩媚。突然拿起匕首刺入boss的心脏,她觉得从未那么刺激过,血居然喷在她的脸上,粘在她笑着的牙齿上,闭嘴后尝到了腥
味,觉得极其恶心

  她告诉自己“想要活下去,镇定下来。”

  控制住了情绪,拿起变声器“各级部门,此领域被各处安装了炸弹,请迅速乘天台的直升机在半小时内前往意大利总部!”

  然后近乎虚脱般倒在地上,继而撑起地面站起来——boss衰老的身体居然已经开始发出腐臭的味道

  打开繁琐的门,眼中只有门外的枪口,她吓得立在那里

  门外的人捂住她的嘴,关上门,将她扯入boss的房间的墙角,说“想活下去吗?”

  Vermouth没说话,也许是吓到,也许是她的尊严使然

  那人叹了一口气“算了,败给你了。”松开手“你的话出了很多披露,我就觉得是你在捣鬼,但是不只我一个发现了,波本他们还在等着抓你,
也许还有在暗处的人……”

  Vermouth颤抖起来“那,那怎么办?”

  “怎么办?”枫站起来“你还问我怎么办!?”

  看到Vermouth眼中的忧郁,蹲下继续说道“你在处理掉boss之前没有想过吗?”

  她摇头

  枫继续说“那么这样,你带我出去,就说你抓住了我这个叛徒……”

  Vermouth不可思议地摇头

  “那你说怎么办,要我们一起死吗?还是说只要你死?”

  “看来天要亡我……呵……”

  “你是傻瓜吗!?你死了我还活着干嘛!?”

  Vermouth摇摇头,笑了笑

  枫红着脸说“你别误解,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么大声你是想暴露吗?他们应该不会想到我还呆在这里。”Vermouth终于肯开口说话“能躲就躲,by the way,我哪里出错了?”

  “组织没有按部门分配,除非对情报局或调查局有很深的联系,boss可不会用敬语,没错吧?”

  Vermouth的笑僵在脸上

  “怎么,觉得一向完美的自己怎么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吗?”

  “不对,有人来了。”

  近乎微弱的急促脚步声,带着紧张的呼吸,轻轻地上了保险,唔,不止一个人?

  Vermouth慌了,门外的人正用炸弹试图将们炸开

  每声爆炸都让Vermouth紧张一分

  炸弹淹没了枫的枪声,枫正试图利用爆炸和手枪的力量打开钢化玻璃

  “砰!——”最后的爆炸剧烈而惨不忍睹

  枫突然站起来大吼“你这个女人!放开我!想为boss报仇吗!?”一记手刀,V便晕了过去,脑袋摔在墙上,血流出来

  枫笑道“你们是抓不到我的!”继而冲向玻璃跳了出去,玻璃从高空落下,深深地扎在楼下的地面

  滑翔翼带着枫逃掉,波本没有在意,将Vermouth安置到病房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4-1-27 21: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整坐大楼只有区区几个人,寂静的可怕,波本正忙着联系到意大利总部,与之形成对比的是Gin,他清闲的很


  在波本鄙视的目光中,琴酒呷了一口马丁尼,悠闲地说道“那是新上任的boss的工作。”

  几天之后,那些去了总部的人也纷纷回来,却不明白这样花费财力和人力做无用功是要干嘛。但是他们知道的是,好奇害死猫

  组织的人很快就知道了新任

  波本每天忙完后都要去看Vermouth,琴酒讽刺地看着他,波本继承组织,而Vermouth又有可以依靠的人了


  波本来到病床前,用播放器测出了窃听器,一个个拔掉,继而说道“该醒了吧?”

  拿出一把刀,刀面贴在Vermouth的脸上“信不信我会划下去?”

  “嗯哼哼,划下去我还靠什么吃饭呀?”虽然这么说着,却没有睁开眼睛

  波本收起刀“靠嘴巴呀。枫当了替罪羊吧?”

  “背叛者是她。”

  “你还真是无情啊,难得枫会为你背黑锅,还死了。”

  “死了?死了才好,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的确符合你保持秘密理论的风格。”

  Vermouth缄默

  “我说,和boss又和枫,你还真是不挑啊。”

  “请把这叫做宽容。”

  “你不好奇我来找你干嘛?”

  “你会说的。”

  “胆大心狠又有趣的女人,啧啧……”

  “波本,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任性地将被子蒙在脑袋上,装死“我还没醒,不许吵我。”

  波本笑着看

Vermouth“这么多天,在床上你也呆的下去。”

  传来她闷闷的声音“我宁可无聊的要死也不去忙组织的事,boss大人。”

  波本咬牙,怎么每个人都咬着他这个BOSS不放

  “我还没说我要说的事呢。”

  “就算你有兴趣说,我也没兴趣听了,拜拜。”

  尽管琴酒一再怀疑Vermouth醒了,迫于boss便无法进入病房

  “boss终于派上用场了吗……”波本叹

  所有人被聚集在一个封闭的空旷屋内

  高层被聚集在屋内的另一个空间

  波本搂着Vermouth,笑笑“你们必须自相残杀,整个屋子,除了我和Vermouth,只能留下十人。”

  Gin看了看站在高台上的人,数了数各个高层,正好十人

  笑了

  “Gin,笑什么?我们要自相残杀了!”

  “别急,高层正好十人,就代表波本只想留下我们十人,所以我们只需将外面的人都消灭就算完成任务。”

  波本拔掉窃听器“看来琴酒很聪明。”

  “是你的劲敌。”

  “可是他们忽视了一点,呵。”

  “谁让他们那么忠诚呢。”

  “有时间带你去看枫。”

   “我不喜欢枫叶的。”

  “你明白我说的。”

“是吗。”这样反问,看着互相杀戮着的人
  

最后一个广场上的人倒下的人无助地看着尸体,带着无助的欣喜,到死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高层的门被打开,各位都被放出来

  “各位,我不由得赞叹琴酒的智商,但是接下来,我要你们的数目减掉一半……”

  “喂!你别太自大!让你身边的女人也来和我们一起啊!”有人大吼

  “你算什么。”波本一眯眼,那人便被狙击掉

  “波本,组织的人都来了,拿狙击枪的人是谁。”琴酒冷冷的问

  “琴酒,帮你消灭了一个对手你应该很高兴才对,来吧笑一个……”

  一个女人抓着琴酒来到一个角落“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受伤!”

【请把这理解为忠诚】

  突然,女人眼睛一瞪,从嘴里吐出鲜血

  琴酒说“我不需要别人帮忙。”

  于是剩下虎视眈眈的八个人

  【别问我都是谁,我不熟】

  摸爬滚打,算是又死了一个人

  “呐呐……”Vermouth暗自数着

  基安帝和考伦算是组合,一个勉强的近身攻击一个狙击算是合作杀了一个人

  “六!”大家在心里默念,至关重要的一个人,没人能保证下一秒死的不是自己

  考伦用狙击枪瞄准着,突然腹部一阵疼痛,回头看见基安帝将匕首插入自己腹部,考伦死掉了

  琴酒“啧”一声,不是在感叹基安帝的无情,而是在想先把考伦收拾掉不就先少了弱者留下强者了?真是弱智,嗤。

  波本开口“那么请集合在一起。”

  “我要……这个广场再消失一个人……”

  波本的话音未落,琴酒的匕首就插在一个人太阳穴上,暴毙

  基安帝心里有些感动,离琴酒最近的是她才对

【理由照旧】

  四个人慢慢散开

  “砰!”Vermouth开枪杀掉了一个人“看吧,我也参加游戏了。”

  基安帝大喊“这不公平!”

  又是一声枪声,基安帝也死掉了,波本说道“这样公平吗?”

  剩下了brandy和Gin

  琴酒后退,将风衣解下——风衣实在碍事

  看得出来两人拼尽全力,波本突然说道“OK,就这样吧,”

  brandy松了一口气,琴酒却看准时机杀掉了他

  继而开口“你最终想留下三人,狙击手,你和你身边的女人,你想借用我们的力量消灭组织。”

  波本笑“真是聪明,作为奖励,我让你看看狙击手是谁怎么样?”

  赤井秀一从琴酒身后出来“好久不见啊,变得这么狼狈了?”

  “因为我没在暗处。”

  Vermouth拿起枪,消灭了琴酒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庞大的组织一瞬间破灭

  波本和赤井秀一的条件就是活下去,和Vermouth活下去,赤井秀一答应了

  不久后,FBI围攻了意大利的总部,波本采取不抵抗政策【该死的蒋介石】

  CIA最高管理官笑着对詹姆斯说“这次是你们的功劳,可怜我们没有赤井秀一这样的人才啊……”

  “那也是多亏了水无怜奈的帮忙啊……”

  波本带着Vermouth来到病房前——他们的生活很富足

  Vermouth进入病房,一声不响

  枫受不了地开口“你倒是说句话啊!”

  笑笑“知道你爱国,也没必要顶个日本国旗在脑袋上吧?你看……”

  “Stop!你给我闭嘴!”枫被惹怒,转过头不说话

  “很疼的样子。”Vermouth看着伤口

  枫的牙吱吱作响

  Vermouth作出了让自己后悔一生的决定——我们结婚。

  陈述句,不容商量的语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11-24 14:31 , Processed in 0.040955 second(s), 31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