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92|回复: 0

[同人单篇] 迷雾十字路

[复制链接]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9 15: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7日,大雪纷飞,一夜之间世界就变成了一片银白。
然而夜色之中总是隐藏着什么。有时是一闪灵光,有时是……
18日凌晨5点,一声尖叫划破了本身宁静的夜空。
早晨清扫道路的清洁工人在清扫到南四大街和西泉街的交汇处正中央,发现一具男性尸体。
死者黎光,31岁,XX公司化妆品推销员,推销一组组长。警方到达后初步判断死亡时间为27日晚上1130分到1点,死因为肺部遭受重击内出血,其他内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死者口中和胃里检测到了乙醚。然而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尸体的周围没有脚印。警方确认的死亡地点就是尸体被发现时所在位置。死者身着一件长款风衣,内穿衬衫和保暖内衣,尸体身上携带的物品只有钱包,钥匙和手机,手机内部信息储存完好,没有奇怪的地方。经过确认,死者就居住在西泉街。由于这个路口日常车流量不多,所以没有安放摄像头。但是与之相邻的4个十字路都有监控录像。从监控录像上没有看到奇怪的人,也没有奇怪的现象。四面楼顶上没有发现脚印,大概已经被雪埋掉了。警方又试图通过社会关系寻找突破口,但是这个尝试最终失败了。调查陷入僵局。
然而事件似乎不让人歇息。117日凌晨,又一次陈尸街头。
死者徐芬,29岁,XX公司化妆品推销员,住所在西泉街。初步推定死亡时间为11623:00171:00,死因和死亡现场与前案几乎完全相同。尸体口中和胃部同样检测到乙醚。死者身着一件女式羽绒服,内穿一件羊绒马甲,一件保暖内衣和一件女式衬衫。死者身上携带有一小盒名片,手机,钱包,还有一串钥匙。
鉴于这种惊人的相似,警方决定并案侦查。
从两者人际关系相互交错的地方,警方找到了可能犯案的人员:推销员成剑、刘罡、白雪、范波,化学实验操作员任婕,模特卢丽丽,服装设计师宋娟。他们的住所都在西泉街和南四大街的交汇十字附近,任意两家人之间的步行距离不超过20分钟。重案科洪科长18号挨个去他们家询问情况,但是收获甚微。
以下为第一次笔录内容:
成剑:“7号那天?那天我们一组刚好放假,我们组7个人一起聚了餐,然后8点去KTV唱歌,弄到晚上11点。我大概11:40到家。”
     “从哪面回来?我们在全聚德吃的,从北面回的家。”“没有经过十字路口”
     “到家以后啊,12点我就睡了,喝酒了嘛,头就晕。”
     “第二天早上大概6点多才醒来,去上班的时候才知道有人摔死了。”
     “奇怪的声音?呵呵,我多了一杯,睡得死,没听见的。”
     “16号那天?我早上上班,晚上8点才回来,看了2小时电视之后就睡觉了。”
     “吃饭?我在单位食堂吃的。”“卢丽丽不认识,宋娟我听黎光说过。”
     “任婕?认识,我给他推销过化妆品的。他似乎很喜欢我们的产品,虽然没有买多少。”
刘罡:“7号?那天我被领导骂了,说我干啥事情都没有样子。这个月的销售量也不大,我就晚上去喝酒了。喝得晕晕乎乎的。最后还是11半点酒保把我叫醒说要打烊了,我才回来。”
     “就在楼下喝的,那里常去,认识人。”
     “没看见十字路口有什么东西在啊。不过可能我喝晕了。”
     “晚上?什么都没听见。我睡到第二天中午,有人死了的事情还是第二天下午去酒馆交账的时候听说的。”
     “16号?哦,我那天成功卖掉了8000多的东西,这还得托徐芬姐的福,她带着我推销的。老板总算没有再骂我了。那天我和女友去了牛排店大吃一顿,晚上大概9点回到家。之后又煮了咖啡看电视,结果在沙发上睡着。”
     “任婕认识,宋娟有过交往,卢丽丽,呵呵,他给我介绍的女友。”
白雪:“7号?就是去聚了个餐。貌似那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出去推销和吃饭。哦,走的路上鞋跟断了,但这些天忙,没来得及修。喏,就那双。”
     “晚上有没有奇怪的声音?哦,我记起来了,好像是就是7号,我断鞋跟的那天晚上,我起夜,听到楼上有很重的脚步声,我以为是刘罡又喝多了就没管它。结果第二天一问就是喝多了。”
     “时间啊,我没看表,不过我起夜大部分都在12点以后。
     “哦,刘刚出了名的能喝。倒是那天把成剑灌了一杯就倒了。”
     “16号?我也不记得了。没什么特殊的事情。”
     “当然认识任婕了,她从我这里买走不少货呐。她还夸我比刘罡会说呢!”
范波:“7号那天,我出去上班,按平常时间下班,回到家吃晚饭,看电视,睡觉,没什么特别的。”
     “我一般都是晚上10点睡觉。”
     “奇怪声音?没注意到。可能我睡得死吧。”
     “16号?我什么也没有做啊,也是照常上下班。不过那一天碰到徐芬和刘罡一起,好像在聊什么开心事。”
任婕:“我7号晚上在实验室没回家。”
     “16号?我那几天没事情,一直呆在家里写实验方案,下个月要给学生讲金属化合物。晚上出门去逛超市,9点多回到家看电视。”
     “哦,那几个推销员。我都认识,不过就那个白雪还向那么回事。之前有个叫黎光的也是个伶牙俐齿的人呐。”
卢丽丽:“那两天我都没在家,下个月要表演了,正在和宋娟准备呢。”
        “推销员,呵呵,认得,我总是买他们的东西,因为都好用啊!”
宋娟:“元月5号到17号就没回过家,排练。不过那几个推销员,我倒是记得。那个黎光着实会说,我从他那里买了万把块钱的东西呢。但是那个成剑,虽然还会说,但是一身酒味。”
      “黎光是12月来过的,成剑是1月初来过的。不过之前成剑来过一回,我回绝了他。”
洪科长看了笔录内容,就让他们回去了。
然而,新的波浪在没有几天的平静之后再次掀起。219日,同样的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焚尸案件。死者正是前面被调查过的化学实验操作员任婕。不过幸亏在尸体燃着时有一个酒鬼经过,看到了这一幕被吓醒,打了110报警,尸体才能不受到太多的损伤。死因依然是重度撞击导致内脏碎裂。死者身穿羽绒服,里面穿的是一件高领毛衣和一件保暖内衣。死者身上只有手机,钥匙和眼镜。
究竟是怎么回事?洪科长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就在这时,验尸官指出任婕的领口处有碱的痕迹,虽然很少量。
洪科长再次盯着桌上的笔录材料,沉思。
“科长,刚才检验员给我了一份材料:三个人胃中都有乙醚残留成分,而且,三个人的腰部似乎都有被勒过的痕迹,虽然非常不明显。”刑警小张进来。
“嗯?拿来我看看。”
看完照片,洪科长思考了一会儿,说:“小张,走,再去案发现场。”
十字路口,依然很冷清,行人也很少。科长站到路口中央,环目四望。问小张:这四栋楼大约都有多高?
“东北方向那栋的27米,西北方向的那栋30米,西南方向的27米,东南方向的25米。四栋楼到这里距离都在20米左右”
“刘罡,白雪,成剑都住在西北向的楼,刘罡4楼,白雪3楼,成剑5楼。
“那个塔是什么?”“哦,是防空警报器,9.18鸣笛就用的那个。”
“走,上去看看。”
两人爬到塔上。“这塔大约多高?”“6米左右。”“也就是说,这里到地面大约有36米。”“是的”
探长走到靠近马路的一侧,扶着栏杆,叹了口气。然后用手拨开上面的浮雪。
“呀,这么厚的冰!”“真的呢。”然而四面拨开来看却没有什么冰。小张摸了摸,嗅了嗅那块冰,没觉得怎么样。
“小张,案发的时候雪化了没?”“没有,从一月份以来气温没超过零下3℃,又下了那么多雪,不可能化的。”“嗯……”洪科长沉默许久。小张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就到后面的地面上寻找证据了。
“科长,你来看!”小张拾起雪地上的一些纤维状物质。“那个是麻绳啊。”洪科长再次望望尸体发现的地点,大约20米开外的地方。
“等等!”洪科长茅塞顿开。
原创3配图.jpg
“回局里!”洪科长叫小张。
一回局里,洪科长就下令:搜查成剑的家。
结果搜查到了一大瓶密闭的酒精,一些常用的化学仪器,以及一大段麻绳。
“成剑,人是你杀的吧?”
“怎么可能?我没有杀他们!”
“不要抵赖了。”“你有证据吗?”
“你18号给我们提供的证词,的确,一切都安排的很巧妙。但是,已经过去12天的事情,你居然还记得回到家这件平常事的具体的时间,而且你喝酒了。如果真的是喝醉了,时间怎么会记得如此精准?”
“同时,宋娟说你总是一身酒味,我就想到了乙醚的问题。酒精可以制造乙醚。从你的家中的状况来看,乙醚的制备不是问题。由于乙醚是管制药品,想要买到不是很容易。但是由于你们推销员的工作,社交面广,于是这个也只能作为参考。”
“作案的动机恐怕只是出于怨恨吧,你说你不熟悉那三个人,但是那三个人都表示认得你,这表示你对那三个人从心底表现的是不屑甚至是怨恨。我记得那三个人好像都与你有来往,但是最后买的东西却不是从你手里出去的。李光和徐芬大概也都是如此吧?遭遇接连的失败,你便起了杀意。”
“那,手法呢?没有脚印的手法呢?”
“一开始我还以为要在两栋楼之间加一条绳子,但是苦苦搜寻没有找到合适的架线方法。然而在警报塔上面查看的时候,我忽然发觉从那个位置完全不需那样做。只要把绳子一缠,另一端拴在警报塔的栏杆上,平着抛出去就可以了。”
“那人怎么落下去?”
“如果绳子栓人的那一端没有打结,而只是在身上缠了很多圈呢?这样人就可以被抛出去了。至于身上的绳子绑缚的痕迹,坠楼的速度很大,基本就会给冲没有了吧。这也是现场的检验人员没有发现的原因。同时,为了保证抛出去的时候绳子能够滑动以提供上抛的一个向心力,不至于卡住,你还在上面涂了水。”
“为什么?不会是雪化了结成的冰?”
“室外的温度一直保持在零下,铁的表面这种情况下不会产生结冰。同时,小张的那个哈欠让我明白,那块冰里面有乙醚!虽然量很少,但是有!这就足够说明是人为涂水。”
“至于证据,我想,就在这里。既然连涂的水里面都有乙醚,那么你的身体里面或者这间屋子里一定也有痕迹。如果我们检出这间房子里面或者你身体的某个部位检测到了乙醚,你就是凶手!你敢和我们去医院,或者让检验员来彻底检查吗?”
“我,我……唉。好吧,我认了。”成剑叹息道。
这时小张又问:“那么,焚尸案如何解释呢?”
“这个也许不是凶手故意干的。死者穿高领毛衣,如果用那么大量的乙醚捂住死者的嘴,就一定会有乙醚沾到那里,而且嘴巴周围一定也有乙醚。虽然那个东西易于挥发但总有残留。而且那个东西极易燃烧,即使是少量的残留也会烧起来。死者在实验室工作,从她之前的证词里,不难发现她可能涉及到钠。在做实验的时候,高领毛衣可是黏粘药品的好东西。死者戴着眼镜,表示在实验室里她操作时会低头次数比别人多,或许就有氧化钠一类的东西站在上面。当尸体被抛出后,落到雪地里,尸体的余温把雪融掉一些。钠溶于水会释放高温,那个温度所以就可以使剩下的钠和乙醚燃烧起来。同时那件毛衣也就成为最好的燃烧物了。”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用这个手法?”
“你不觉得这样可能留下的证据最少吗?如果直接进屋捅刀子,会留下什么你能记得起来吗?亏你花了这么大工夫查案子,居然不觉得头疼。”
十字路上的迷雾,终于散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9-21 19:45 , Processed in 0.162357 second(s), 35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