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28|回复: 10

[同人单篇] Serpent

[复制链接]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生灵的存在本来就是神只的祝福,某一种生物与生俱来的诡秘却让其成为众神遗弃之子,得诅咒之名,受尽世人的嘲讽。

>>>
从来没有一种生物能将邪恶与智慧衔接得如此毫无纰漏,既是罪恶的化身,也是智慧的象征。


>>>
午后晴好,冬日的暖阳稍微斜切,半人高的窗户幽禁不了户外戏谑的光芒斜斜闯入。婚后懒惰非常的工藤先生正端着报纸坐在窗旁享受着日光的曼妙,偶尔越过黑白印刷体瞄一下正在收拾餐桌的工藤夫人,懒惰的小恶魔被情感小天使逼得连连后退,几分地冲动想要丢下手上之物去当个好好先生。

然,他的大男人主义又命令他维持现有状态不许改变。犹豫之下再次去寻找妻子身影的时候忽然发现——
“兰呢?”他的小妻子消失在他面前了?

“工藤先生!”冷冷地咬牙音:“很有空对吧?”
声音好像是从身后传来的对吧,他默默在想,身体却在发抖。“对……啊。”
“既然有时间就去换衣服,等我洗好碗之后我们就出发。”
“是。”妻子大概没生气吧,他心虚地拍了拍胸脯。

接到兰的命令新一马上到房间去换上早已准备好的墨蓝色衬衫,手忙脚乱地扣着纽子顺带拿起放在梳妆台上的红白相间的领带咬在上下齿之间抱着灰色的外套匆忙奔下楼。
“新一,我这边好了,你可以了吗?”

“嗯,可以了。”口齿有点不清。
“你看你,快下来我帮你绑好领带。”看见他自己绑领带的滑稽样,无奈地摇头。纤细白嫩的手指灵巧地摆弄着刚才不听大侦探话的领带,很快就完成了整个流程,最后领结往上一推整个人就精神了。“你看你,笨手笨脚的。”

小妻子的吐槽听得心暖暖的:“那以后交给你弄就好。”他肆无忌惮地开着兰的玩笑。

呐,这样的日子多好。

帮新一弄好之后只待兰换上鞋便可出门了。只是电视上的新闻播报员正在叙述着的事情稍微耽搁了他们一点时间。

“据东京研究所报道称,动物研究室的森野博士于昨日已启程归来,这次他将会带回历时数年在非洲进行艰苦考究才捕获成功的世界上攻击速度以及攻击能力最强的黑曼巴蛇。据科学家称……”

“呐,新一你有兴趣吗?”新一的手停在开关之上,似乎舍不得关掉正在播报的新闻。
“没,我们出去吧。”话落,关好电源推开木质大门。

黑色轿车驶出了庭院。
问次元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
现在是下午三点,他们的轿车驶入了帝丹高中的校门。
多年不见的校园光景如今再见并勾起以前许多美好的回忆,不论是他,还是她。虽然他们最后不是一起毕业,然而这里却是共同见证着双方的成长。

“工藤君你来了。”帝丹的训导主任从四楼的办公司看到他们的轿车驶入后就赶下来迎接二人。
“青砥主任你好,我们没来迟吧。”
“主任你好。”兰也下了车。

“你们俩跟我来吧,大堂已经布置好了,待会这节课下了之后就是你们的专场了。”主任笑意十分灿烂,或许是请到大名鼎鼎的名侦探来为帝丹高中做演讲发表吧。

“主任啊,其实我需要说的是什么呢?”新一怯怯地问,这是第一次在学弟学妹面前发言,而且校方也没有主题规定。

没有命题的命题才是最可怕的,题目太泛把握不住,题目狭窄又被说没有见地。

“没事的,只要说说你的办法经历就好,据我所知,高中的少年么……”他意味深长地故意停顿。

“你可以继续的。”他很无奈地看着这个开始耍宝的训导主任。
“他们喜欢冒险的对吧。”新一已经满头黑线,心里已经开始发飙。

“好了好了,我们快进去吧。”兰在他耳边轻声说:“放松点,没事的。照你的想法说就好。”

这日的校园很热闹。阳光的威力在冬日的寒风里消减了些许,却还是足够温暖校园中的学子们。过道熙攘着,穿过白皑皑的雪地学子竞相争入大堂。红色底的布条用白字写着“欢迎工藤新一。”

单单后面四个子足够引起人们的尖叫。三年前报纸媒体争相铺天盖地地介绍着“工藤新一”这名早已名扬的侦探如何在日本警方和FBI的协助之下破获那隐藏在阴暗角落之处的庞大组织。

媒体的疯狂报道让他的知名度迅速提高。但,世人总是遗忘的动物。三年之后的今天,还惦记这个不再自信洋洋地在报纸上留下印记的男人,除却与他合作的警方,大概就只有他毕业的学校而已。

“兰呐,我是不是不该这么出名呢?”他还记得那夜二人的对话。
“说什么呢,自恋狂。”少女娇涩的红晕掩藏在黑夜中。
“我出名了,你会很麻烦的。”男子的脚步开始移近,女孩听见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才没,你说什么呢?”女孩转身背对男孩。
黑夜中星悬夺目璀璨,每一颗星都藏每个人的心愿。
“兰,嫁给我吧。”男孩的嗓音是故作的坚强,因为他很怕,很怕时光的磨蚀侵吞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好吧,然后你说 过不要太出名的。”
等待之后不是荒芜,因为她已经等待少年归来。

婚后不再出现在媒体上是因为兰害怕侦探这个职业会被寻仇。在探寻真相的同时,在揭露真相的瞬间,有人感谢也有人憎恨。两面性的事业。

好似一种动物,有人憎恨它,也有人喜爱它,甚至不惜一切地。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
这日的天气有点坏,窗户外的世界白雪飞絮。刚完成早餐进食计划的工藤新一准备在单薄的衬衫上盖上外套。
“兰啊,天气预报是不是说外面很冷。”

“你笨蛋啊,不用天气预报也知道了。穿多些衣服才准出去。”绑上围裙的女主人在吐槽男主人在家为零的智商。
“对哦。”
“套上那件灰色的毛衣吧。”

“知道了。”

黑色轿车离开了庭院。
解下围裙,兰换上一身简单淡雅的黄色的裙装,准备去见好久不见的铃木园子。发梢随着头发的生长开始分叉,她稍微修剪了些许,梳理整齐之后才穿上白色的及膝外套。

细跟的高跟鞋踩在结冰的路面有些打滑,她小心翼翼地走着。路旁树木上凝结的冰柱折射出缤纷的阳光。
以手为棚,抬眸:“好刺眼啊。”

车站前忽然热闹起来,络绎不绝地车流,等车的,等人的随处可见。看一下车站前圆形的时钟才发现时自己来早了。
“还有十分钟呢。”

她随处走走停停,最后视线落在大楼外墙的大屏幕上,正值新闻播报时间。
清甜的女生说着有点严肃的问题:“据东京研究所发言人说,新捕获的那条黑曼巴蛇在昨晚失去了踪影,具体信息警方还没对外公布……”

“那么快就不见了?”微微有些惊讶,就她所知那些实验用的动物都是保管严密的。

“兰?”后面有人拍着她的肩膀。
“什么?”被吓一跳的她回过头看见园子经久不改的笑脸。“吓到我了。”

“你怎么了么?”
“没什么,我们出发吧。”




>>>
局里的气氛些许沉闷,新一解开领带结,拿起刚才犯人录下的口供仔细研究着。
“目暮警官,这份口供没问题了。”

“嗯,好了。”
“那我先走了。”
“麻烦你了新一老弟,要我找人送你出去吗?”
“开什么玩笑啊,我来这里都比自家还熟悉了。”话是如此,然每次来听取犯人证供时候总感觉这是一种很要命的工作。

穿上外套,他穿过过道。他以为看错了,却没想到看到的是昨天新闻上出现的森野博士本人,高木警官带领着他,于是他也上前去打个招呼。
“高木警官。”

闻声高木看到了新一,森野博士也在思索着眼前人是谁。
“你是?”
“博士,他就是工藤新一。”
听到他的名字后,博士像是快将溺水之人找到浮木一般地紧握着新一的双手:“工藤先生,你是名侦探,你可以帮我吗?”
“怎么了?”
“我的蛇, 我的黑曼巴不见了。”所有在研究所的动物他都是深深地爱护着的,每一个都像是他的宝物一般呵护,更何况是那经历了数年艰辛才捕获回来的黑曼巴蛇。

“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吧。”新一的心思被案件吸引着。

“那你们聊吧,我先去干活了。”高木抱着一堆资料离开。
离开警局之后,外面的雪稍减些许。坐上新一的车之后森野开始说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就是那样,今天早上我去研究所的时候我就发现它不见了,连同用来喂养它的食物也一起消失了。”

新一把方向盘往左一转,将车子驶入研究所的地下停车库。“那它的食物是些什么?”
“我们提供了一些蝙蝠和鸡肉给它,不过鸡肉都在,连同不见的是一些小蝙蝠。”森野推了一下快要掉下的黑色方框眼镜,厚厚的镜片后是一个男人落幕的眼神。

拉起手刹示意森野可以下车了,解开安全带森野有些笨拙地打开车门。
“森野博士,你的脚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去非洲的时候不小心弄伤了而已。”

“那一趟去非洲一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吧。”新一顺着想。不过,没有一个科学考察时不辛苦的,因此科学家才会让人如此敬佩。除了出众的脑袋还有的便是他们敢面对残酷自然环境的勇气。

博士忽然笑起来:“年轻人,其实我们去考察也跟你们一样不过是一次冒险而已,不过我们的方式不同。有时候,去过一次足够让你终生难忘的,所以你才会如此想要站在推理的最顶峰。”

“那是……”他想起了,是在演讲的时候说过相似的话。“博士,昨天你也在场吗?”

“你说帝丹高中?”
“是。”
“对啊,好久不见女儿了。”如今是慈祥的容颜。

实验室是在东京研究所的十一楼,要从外面进入必须经过前面的大堂,在过道还有电梯前都装有监控设备,如果犯人要不让人知道地进入实验室里面是不可能的。
在大堂也有保安二十四小时值班。

新一环顾四周,再询问过周围的保安这里附近的治安情况。
“怎么样工藤君?”
“还没什么发现,我们进去吧。”

实验室没有新一想象中那么恶劣,环境还算很好,这里面摆放着许多玻璃制的器皿,不是一般养殖的方形器皿。

“为什么那些养蛇的器皿都是圆形?”新一好奇着。
“因为蛇会沿着方角的地方爬行,如果稍有不慎可能它们就会逃脱出来,而圆形的话,因为都是滑的材质,而且没有着力点它们也不容易爬上来。”森野爱恋地看着玻璃器皿中的动物,然而新一看着只觉得心里发颤。

他还是无法喜欢这种动物。
森野从工作台上那出那本写满笔记的本子,翻开特别贴着蓝色便签的那一页:“这些是黑曼巴蛇的特征。”

行动迅速,神经毒素……这些是率先进入新一眼帘的关键字。放下本子,他细问:“这种蛇若被咬了的话,会死对吧?”
“嗯,对。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蛇类。”

继续勘察现场,还没有半点头绪的新一告别了森野博士。

从研究所出来,天色已暗淡。逐渐掩埋天地的黑色帘幕被街边点点亮起的缤纷霓虹灯装点着,人们携着好友至亲出来散心。

星辰的光辉被月华夺取。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
家的舒适最让人迷恋,一生中我们生活最多的也是这个地方。虽然,有些人是个例外,例如他,森野博士。待在实验室的时间比在家要多,对着各种各样的蛇比对着自己的女儿更加有耐心。

夜深时分,兰早已休息,新一却还在书房整理着自己繁杂的思绪,从现场的调查所得,他只能推断出那个偷走黑曼巴蛇的人十分熟悉研究所里面的环境,并且十分熟悉蛇的生活习性。

看着手中那份记录每个器皿中的温度表,在蛇失踪的那日,豢养着那条黑曼巴的器皿温度是明显调低的,低温的状态会让蛇进入冬眠状态攻击力也会下降。如果它的行动能力降低了那么只能说明是有人要拿走它,而不是它自己跑掉的。

黑曼巴是一种攻击性很强的蛇类,如果不幸被咬到还会有生命的危险,因此这个人才会想到用这个方法来减少危险性,说明他是一个很熟悉蛇类的人。

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了让研究所造成混乱?让研究陷入虚无?还是为了自己利益?

摊开桌上的资料,逐一细看试图从中发现些许端倪。
“黑曼巴蛇 为眼镜蛇科曼巴蛇属的一员,是非洲体型最长的毒蛇,其平均体长为2.5米,最大可达4.3米。其名字中的“黑”字其实是形容其乌黑的口腔而不是指其灰色或棕色的身体。黑曼巴蛇是世上移动速度最快的蛇,其短距离的移动时速可达16-20公里。”

“原来它的口是黑色的。”翻看着博士在他临走前关于这种蛇类的资料,他在默默地低声念着。

“黑曼巴蛇毒液里主要含有曼巴蛇毒素,此毒素会透过钠钾帮浦阻止肌肉收缩。在一项用小白鼠做研究的毒素测试里,很多毒素都在约7分钟后杀死小白鼠,但其中一条黑曼巴蛇的毒液却能在4.5分钟后杀死试验品。”
毒素的强烈让他不寒而栗,若果被心存歹念的人拿去用在不法的地方将会引起多大的恐慌,而且这种蛇在这里十分罕见,人们缺少对于它的防范意识,血清的数量也不足,一旦被咬情况将十分严重。

还是没有任何头绪不知该从何查起。挠了挠头打起了哈欠:“还是去睡吧。”
望望墙上挂着的时钟,原来不知觉已到凌晨:“三点多了。”

屋内温暖迷人,屋外寒风横行。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
晨起的兰已经从市场回来,只是昨晚的熬夜如今还在睡的新一并不知道。锅里的汤在炉火的加热下逐渐煮开,开始翻滚冒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兰放下不断搅拌的铁勺,喝一口盛装在调味碟上的汤:“嗯,味道够了。”

拍拍手脱下围裙,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没想到这些天来一直在播报的都是有关于那条不见踪影的黑曼巴蛇的新闻。
“诶,这不是新一在查的那个案件么?”

“目前为止,那条具备很高科研价值的黑曼巴蛇仍不知所踪,警方也没有透露更多的消息……”播报员的声音让兰有些厌烦。

“哈哈……”换台之后马上传来愉悦的笑声。

哈欠连连的工藤新一带着睡不醒的脸慢慢走下楼梯,鼻子用力呼吸:“好香啊。”
“新一,你醒了啊,今天早上有事情吗?”
“嗯, 我要去一趟森野博士的研究所。”
边说边去准备早餐,忙忙碌碌的身影不停活跃在新一的视线,顿时清醒。“兰啊,我会早点回来的。”
“好。”

“我想我大概知道了。”看完森野提供的录像,他已经想出了大概,除了动机。到目前为止依旧想不出犯人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博士,你多久没回家了?”双手撑在大腿上,俯身前倾严肃地问着。
“我这次去非洲都待了几个月了,这几年待着那里的时间比在家要多得多。”皱纹微露的脸上是他淡淡的无奈还有的应该是些许的无助。“你想到什么了吗?”

“嗯,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
“我可以去你家一趟吗?”


当轿车驶入巷道的时候,他便已经看见远处的建筑充满着日本的传统份风情周边绿意盎然。但是,过多的绿化往往会隐藏危机。
“博士,你会带着蛇回家吗?”打着方向盘的新一轻声问。

“那个么?我是不会的,因为会吓到别人的。”
“这样啊。”

下了车,步行走过石板铺设的小径终于来到大屋前。拿出钥匙博士回到久违的家,许多感慨喷涌而出。多少年来为了研究已经忽略这里多少美好。

“我回来了。”高声喊不过是为了有家人的回应。

“好像是爸爸回来了。”屋内深处传来的是清甜的女生。
“快去看看吧。”接下来是些许沧桑的女声。


过道中还穿着校服的女孩小跑过来,新一看清那是多年前兰的校服的摸样,如今他们长大了。“爸爸,你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由纪子。”看着扑向自己怀抱的女儿,森野慈爱的抚摸着她的长发。抬眸,慢慢走近的是一直代替自己照顾由纪子的母亲:“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森野太太将大家请入室内。

博士顺带介绍着新一的身份:“这位是我请来帮我查探失踪的黑曼巴的工藤新一侦探。”转过来看着新一,他也向新一介绍他的家人:“这位是我的女儿由纪子,这边这位是我的母亲文乃。”

“你们好。”新一向二人问好。此时没人留意的是其中一个人变了脸色。“其实我们曾经见过的。”
“原来这样啊。”博士其实并不知道新一所指的见过说的是哪位。

“你好,快过来坐下吧。”由纪子到厨房去沏茶。

“那我就不客气了。”新一坐下后,稍稍打理了思绪。“博士,我把事件说完之后我就会离开了,不会打扰你们太久的。”

“你已经知道了全部?”博士很震惊,一开始新一说要来的时候不过是说知道了大概,现在这么快就已经清楚了全部。

在真相快将降临的时候,他的心绪却有点不安分的躁动。
“那好吧,麻烦你了。”她们二人也坐了下来。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
屋内一片寂静,外面的世界里是一幅唯美的画面。偶尔落脚在树枝上的小鸟一飞一停,堆积在树梢上的皑皑白雪骤然落下。

“工藤君,为何……”森野心里隐隐担忧。

“博士,我想那条蛇大概就在你的家里吧。”新一的话让在场的人倒抽一口气。

怎么会,他的黑曼巴来这里才不过几天,怎么会。如果按照工藤君这么说,偷走那它的人就是他家里的人,他偷偷看了眼自家人,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连。
“博士,希望我接下来的话你听了不会生气。”新一没有停顿而是继续说下去,锐利的目光就如蛇捕捉猎物一般盯着在场的三人。

“本来我是想不痛那个人是怎么带走那条黑曼巴的,毕竟那是一条具有很强攻击性的生物,除非是具备专业知识的研究人员才敢去碰这种危险的蛇类,但是我从博士你的研究所提供的温度记录表看到,在它被偷走的时候,那个装有黑曼巴的器皿内的温度是明显降低的。”他从上衣口袋拿出被他折叠起来的表格,翻开后形成十字形的痕迹,就在表上新一用红笔明显的勾出那个特殊的数字。

“你们都看到了吧,这里。”指着数字。

“犯人为什么要让温度降低,原因很简单。博士,我想你应该知道。”

“你是说……”森野恍然大悟:“因为研究所里面对蛇箱的温度都是调定在常温,这是为了使它们常处于活动状态方便观察,对于蛇这种喜温动物来说,若降低温度将会让它们进入冬眠状态,活动能力降低。”

“没错,因为黑曼巴是一种攻击能力很强的蛇类,犯人这样做就可以保证在带走它的时候避免被咬。”新一抖出最近不断看蛇类科普的知识。

“那……”犯人就是一个熟悉蛇类生活习性的人。森野默默看向屋内的人,或许,他也猜出了大概。

“没错,而且我在研究所附近的垃圾箱还找到了用于动物麻醉的乙醚。这样就可以让动物陷入深度麻痹的状态,更加保证了自己的安全。”

“而且我翻看了研究所那栋大楼的闭路电视。在十点五分到十点二十分那段时间的监控处于空白状态,后来我问过大楼的保安,原来这栋大楼还在用旧式的闭路监控设备,在一定时候就需要更换录像带,因而便会有十五分钟的空白时间。”

新一的目光已经锁定了犯人,犯人在听到如此详尽的手法解说之后眼神开始瑟缩,身体不自然的发颤:“十五分钟对于犯人来说绰绰有余。”

“我说得没错吧,森野由纪子。”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那么做。”由纪子对于新一的定论只是一味地否认:“况且我对于什么蛇类的生活习性怎么会清楚啊。你说对吗奶奶?”她恳求的目光望向森野夫人。

森野夫人却只是在一边不断地摇头:“由纪子,真的是你么?”
“奶奶你说什么?”由纪子从来没发现自己的演技这么差劲居然这么简单就攻破内心的防线露出心虚的一面。

“由纪子……为什么?”森野不可置信地看着女儿。
“都说我没有!”她利用愤怒来遮盖心慌。
新一一言不发,却径直地来到由纪子的房间,推开房门。“或者我们可以找一下,应该可以找到留下的痕迹。”

“你怎么可以进我的房间。”她一直知道工藤新一很厉害,所以在他来到家里的时候她就明白所有的事情都瞒不下去了。

“怎么会?”新一惊异,居然没有找到那条蛇的影踪,明明那个硕大的空木箱子就在眼前他曾那么肯定那条蛇会在里面,所以才会用刚才的借口进入她的房间,如今该如何是好。

“我都说没有,你们就是不相信我。”很好,那个魔术成功地蒙蔽了这个侦探的双眼。

“你……”
“你不服气吗?”她从弱势转到了对自己有利的一方。
“或许你不会承认,但是……”

忽然间,森野夫人插话:“由纪子,在你父亲回来的那天晚上你的确是不在家对吧?”

“奶奶?”由纪子想不到奶奶居然会知道她曾经出去的计谋。
“我当时进你的房间想给你弄宵夜的,发现门上锁了。所以我走到庭院到你的窗户前,本来想你是不是不小心睡着了灯还没关,结果我却看到你偷偷溜出去的画面。”森野夫人说着说着逐渐泣不成声。

“奶奶……”由纪子低下头,她知道,如今一切都瞒不下去了。

当她抬眸的时候却看见父亲眼神里充斥着满满的怒气,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指印清晰可见。

她的清澈的双眸迅速被泪水蒙蔽,想不到他居然会为了小小的畜生打她。

“你那天好心给我来送汤原来是想偷我的蛇,快告诉我它在哪里它究竟在哪里?”倘若不是新一紧紧在身后拖着他,或许他会做出更加疯狂的行为。

“你很紧张么?”忽然间,她的情绪已经冷静下来,语气几乎冷漠:“我告诉你。”
森野博士平伏下刚才激动的情绪。
“我杀了它,我恨不得将它碎尸万段,我杀了它,我剥了它的皮,洗净了它的鲜血然后狠狠地砍了几百刀,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
“我告诉你, 我森野由纪子这辈子最讨厌的生物就是蛇,就是那些卑贱的生物毁了我的家!!”

话罢,她逃离混乱的局面关上房门不再出来。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
没有裂痕的冰面十分坚固,裂隙一旦形成却是无法挽回的破碎。

关上房门后的由纪子打开在衣柜旁边的那个木质箱子,本来那个只是用来装一些暂时不需要的衣物,只是如今是个空箱。

当她凑上去时本来褐色的箱底居然反射出她的样貌,伸手掀开横盖箱子中间借以反射箱子周围颜色的镜子,藏在镜子下的是一条灰色的蛇。这条蛇的体长不算太长,因而只用一个细小的圆形器皿就可以装起,而且器皿周围放着可以降温的吸热材料降低了蛇的行动能力。

由纪子将这个细小器皿用报纸包起来,然后放进事先准备好的大背包里面,偷偷地从庭院那边的窗口跳了出去。

客厅里,各人都默然不语,气氛十分尴尬。新一对于自己这样鲁莽地说出事情真相尔后弄成这样的场面十分抱歉。

“工藤君,这次真是麻烦你了。”森野低着头,左右拇指不停地互相围绕转动。“如果不是你,或许我不知道它已经死——了。”

森野的心情还是十分沉重。“博士,我可以问你么?”
“嗯?”
“为什么你要这么执着?”他清楚自己也是一个执着的人,执着于真相能否被揭开。

“我的妻子,是死于血管栓塞的。”他昂头,眼镜后的眼神不让人看清。“她死的时候我并不在她的身边。”这是一生中最悔恨的憾事,无论做多少事情也弥补不了妻子离世前悲戚的心情,无论多么给于多少物质的关怀也挽回不了女儿的淡漠的心。

“我是一个失败的丈夫,更是一个失败的父亲。”一式二角的他总想做好,却总是做不好。他,是个失败者。外界多少美好的赞美抵不过妻子的一句赞美,世人歆羡的目光比不过女儿的一句关怀。

“我知道了,打扰了。”新一不再好意思留在这里,向他们道别准备离去。

“工藤君!”森野忽然叫住他。

“博士?”还在穿好鞋的他站在门口听到了森野的叫唤。
“不要太执着,家人——比什么都重要。”他清楚地听到森野哽咽的声音。


“执着吗?”在回家的路上他不停地重复着这个意味深长的词语。

过去的他曾经执着,执着真相,执着保护身边人远离所有危险。到最后才发现,他们不介意他追寻真相,只是介怀他不让任何人参与入内的这种想法。

“新一,我不是介意你骗我,但是我并不想当一个要人保护的玻璃娃娃,我要的,不过是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并肩而已。”兰曾经这样对他说。

“是我太执着自己有能力独自解决所有问题了,对不起。”他只能这样回答。

日落之前他顺利地将车子驶回家里的庭院。

“兰,我回来了。”
“回来了,时间刚好哟。”

他把这日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兰。他答应过她,不会对她有任何隐瞒。
兰叹息:“怎么会?”

事情其实很简单,新一把他的推理告诉了兰,因而她才醒悟这个故事就是因为过度执着,过度隐瞒而造成的。

“想不到她最后会讨厌起自己,其实森野博士只是想研究可以治好他妻子的病的药物而已。”他夹了一块鱼肉放入口中仔细咀嚼。

在那堆繁杂的资料中循着博士的研究方向,看似杂乱的研究项目其实再简单不过。
《如何利用蛇毒抗凝》。这是他的总结。

“新一,找个时间跟那个女孩子说说吧。”她真是不忍看着明明相爱的家人最后形同陌路。

“我会的。”

之后的时间本是愉悦的用餐时间,没想到却被一通电话打断了。
“兰,森野博士打来说由纪子不见了。”
“怎么会。”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
“兰,你在家里,我去一趟森野博士那里?”迅速穿上外套拿起餐桌上的车钥匙匆匆往玄关处走去。

“新一等等。”兰也放下了碗筷,旋身上楼。小跑着的速度爬上二楼,“我跟你一起去。”

公路上的流光漫过车身,新一心急烦躁地驾驶着。
“没事的。”

灯色蔓延的远方,新一模糊看见了黑夜中森野家。
“到了。”
“我们进去吧。”

果不出所料,一进入沉寂的气氛萦绕于心。森野坐在木色的沙发上紧紧地抓着装有女儿相片的框架,任谁人劝说都无用,陷入沉默之中。
“博士?”新一试着喊他。

“儿子。”森野太太端着四杯沏好的茶水从厨房出来,放在几案上分别将其中之二置于新一和兰的面前。“工藤先生来了。”

他默默抬头。眼底是厚重的眼袋还有微红的瞳孔。“工藤君,由纪子不见了。”
“一定是我,是我这个失败的父亲赶走了她,是吧。”他一味地责怪自己。

“博士,不是这样的。”兰忽然忆起一个可以询问的人。“新一,你有青砥主任的号码么?”

“有, 怎么了……”拿出手机翻着通信录,“是桐原老师?”
没错,青砥主任曾经说过桐原老师和森野由纪子的关系十分要好,说不定她出走后会去找桐原老师。


设想是美好,现实却是残忍的。
刚挂断电话,新一照实话说:“兰,桐原老师说由纪子并没有联系她。”

“那……”该怎么办,一个高二的女生这么玩一个人在大街上晃荡,怎么可以。

“谢谢你们的好意,先回去吧。”博士的背影苍老了许多,或许是这些年来为研究耗尽了心虚,或许是家人的不谅解负累了他的心。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

直到月圆没落旭日初升,新一都没合过眼。整晚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断思索着由纪子有可能的去处。
到现在,他还没弄清的是,她偷走黑曼巴的理由真是那么简单吗?仅仅是为了宣泄自己的情感而做出这样的事?

不可能。一瞬间闪过脑海的念头。这件案件有些地方还是无法解释的,例如:为什么她会清楚东京研究所里面的监控漏洞。又如,为何她会清楚了解这种蛇以及动物研究使用的药物。那瓶乙醚是从何而来。

种种谜团也恰好说明案件并未解决。


“背后还有人指使,由纪子不过是个幌子。”迅速翻身下床穿戴整齐后丢下一句“我出去了”边匆匆驾车离开。

借着与警方相熟的关系,他向高木调查了许多资料,终于,他知道是何人所为。
“你好,我是工藤新一。”关上电脑上的资料库,向高木打了声招呼后径直走到地下停车场。

“我十分钟后到。”时针指示现在离十点还有十分钟。

这日是周末,广场里逛街的人十分多。新一看着时间心里默数着还剩2分钟,于是加快了脚步来到广场中比较少人的一家咖啡厅内。

无视了服务员的声音,他环看一周发现目标。皮鞋踏在瓷片地板上声声作响。
眼前人拿起面前的马克杯自顾自地抿了一口。“我可以坐下吗?”
还没说完,新一就坐在她的对面。

女子的笑容十分好看,细看还有些许戏谑的味道:“你自己都已经坐下来了,还用问吗?”她招手,见状服务员走过来在她下完餐单之后又走开了。

“可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了。”服务员在新一面前放下一杯清水。
“我们之间有什么事要谈吗?说实话,其实我跟你还是陌生人呢。”女子好不留情的还击。

“是吗?”
“的确是。”
“那我说明一下好了。”新一也知道一般人的心理都是不会承认的,他唯有继续说直到她承认。

“你将东京研究所有监控漏洞这个信息透露给你的学生,也就是森野由纪子。然后交给她一些有关于森野博士从非洲带回的黑曼巴蛇的资料。在那天夜里,你驾车去森野家接应由纪子,然后将那个装有你放了安眠药的汤的保温壶给她。让她实施偷窃。”

女子的容颜有些扭曲,却还是一言不发。
“东窗事发之后,你改变了计划让她离家出走并且在这里将那条蛇交给你,我说的没错吧,桐原淳子。”

“大概吧。”瞒不住了,桐原想。

“那你为什么要利用你的学生为你做这样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那种蛇的攻击力有多强吗?有什么事怎么办?你想过没有。”趁着桐原无话可说,新一一股脑地宣泄他的愤怒:“你知道为了你他们家庭都闹翻了,你知道你有多可恶吗?你根本不配为人师表。”

女子没有还击,只是耸耸肩:“的确,我不配为人师表,但是,破坏他们家庭的不是我。而是Serpent,你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

新一呆住。
“你肯定知道,博学多才的侦探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就是这种可恶的生物毁坏了他们的家庭。”她的心里一直痛恨这种被上帝唾弃的生灵,撒旦的化身根本没有资格存留世上。

“老师?”
“由纪子,你来了。”她的声音很镇定反而是由纪子看见新一有些害怕。

“为什么他会……”
“他已经知道了。”

“这样啊。”既然老师不害怕她也不会。她将提着的那个大袋子递给桐原:“在里面了。”

“那我们走吧。”拿起账单,桐原看向新一:“想知道为什么的话就跟着来。”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2-22 00: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
有人崇拜亦有人畏惧,蛇的属性很特殊,既不可定义为邪恶,也不可定义为神圣。

一路上,新一的车紧紧跟在桐原的车后面,驶入独立的庭院后他才意识到这是桐原的家。

“跟我进来吧,你要的答案就在里面。”袋子里面是那条毒蛇,这是刚才桐原提醒他的。

脱下鞋子,摆整齐后在进屋。“我回来了。”
“请进。”

走廊的墙壁上挂满了属于蛇的话,无论是西洋画还是水墨画,无一例外的主角都是令人畏惧的蛇。

“为什么?”他问。

桐原没回答,她带着二人来到木门前,打开门。他们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却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森野博士之前录制的讲述蛇类的节目,这一集的内容貌似是“蛇毒的作用”。

“他是我的哥哥。”床上人才意识到有人来了,稍微起身点点头。

桐原继续道:“不要介意,他的下半身动不了。”
“哥哥,他们是我的朋友,还有,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桐原拿出装在袋子里面的器皿,揭开那些包绕的报纸之后,他看到里面一条体色是灰色的小蛇。看见那么多人,恢复力气的小蛇威胁地张开嘴巴,露出黑如墨的口腔。

看着它那标志性的嘴巴,桐原的哥哥惊呆了:“这……这……这是黑曼巴。”
“对啊,哥哥,你不是一直想亲眼看看这种蛇的吗?”看见亲哥哥那么高兴桐原淳子算是放下了心头大石。

四年前,她的哥哥原来是东京研究所森野博士麾下的一员,一心向往研究各种毒蛇,没想到在非洲的时候明明已经看见一条成年的黑曼巴蛇,居然在捕捉它的时候不慎跌伤了脊椎,导致下半身瘫痪。

在家的这些日子,他愁眉不展,郁郁寡欢。一心帮哥哥圆梦的淳子在无计可施之下利用了自己的学生实施了这一次的偷窃。

“工藤新一,我不奢求你们会原谅我,但是由纪子是无辜的,你可以帮她在森野博士面前好好解释吗?”

“我……”
“求你了,求你将黑曼巴借给我两天,两天之后我一定奉还给博士的。”最后,她居然跪下来。

“淳子,不要,你不要这样。”恨自己无法走路,恨自己的执着不听妹妹劝说每一步都小心的谏言,最后落得如斯下场,还要妹妹替自己做了那么多。

“我……”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师,我帮你想爸爸借。”由纪子十分明白桐原的心情,她一直恼父亲的固执从来没有将自己和母亲放在心里,但是,此情此景让她相信了,每一个科学人的心里面最重要的还会是自己的家人。

“谢谢你,真的,十分谢谢你。”桐原淳子泣不成声。

因为清楚哥哥的执着因而才会不顾一切。

>>>
案件算是顺利解决,在追寻真相的时候也让新一明白了不少。

他看见了森野的执着造成了今生无法弥补的遗憾,也看到了桐原的执着让亲人不顾一切地画面。

执着,到底是个褒义词还是贬义词。

在东京研究所里面那条小小的黑曼巴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F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7-6 11:54 , Processed in 0.045598 second(s), 23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