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60|回复: 19

[同人单篇] 兰若青城 (快青 新兰)

[复制链接]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兰若青城(快青 新兰



序 下一树樱花

你还记得那种楼下盛开的鲜花吗?

年少的魔术师为你驱散了苦侯父亲不至的惆怅

你还记得那市政厅落红的夕阳吗?

稚嫩的小侦探在你热烈的拥抱中羞红了脸庞

你说那是太早以前的事了

你说那时很小还不懂事

那你总该记得生日的最后一分钟里他为你燃放的烟花

你总不能忘记了陌生的英国街道上他不着痕迹的告白

似乎都是已经铭刻进心里的记忆啊

你也许还在遗憾他的欺骗

你可能依然压抑他的隐瞒

但你一定还能忆起他一身白衣抱着你完成的滑雪表演

你也一定还能听清他在燃烧的吊桥上奔向你而来的呼唤

然后是樱花绽放

你们和他们

可以一起路过下一树灿烂的樱花
问次元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毛利兰 离别

她离开家的第一天,心情平静得连自己都意外。

早春的天气有微微的凉。她拖着行李箱安安静静地行走在寂寥的小巷,天空中忽然飘下了几片薄薄的雪花。不需要撑伞的大小,为眼前的风景平添了几分朦胧的意境。

她轻轻地抬头,看雪花落在睫毛上融化,像眼泪一样晶莹透亮。

她忽然笑了,闭上眼睛,任雪水渗进眼眶。


两层楼的小洋房,是父亲为她找的新住处。

她想起向父亲提出暂时搬出去住时父亲看她的眼神,有些心疼,有些感伤。

她从来不是任性的孩子,却固执地做了一次任性的决定。

而她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父亲,只是镇定地为她联系了住房,用父爱的宽厚包容了她的任性,然后告诉她,想通了就早点回家。

她一瞬间明白了那样优秀的母亲为什么会青睐恶习一大筐的父亲。她靠在父亲厚实的肩膀,无声地哭了。


她深吸一口气按下门铃,随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长发。

门里传来细碎轻快的脚步声。开门的刹那,她看到了阳光。

门内的女孩笑得一脸灿烂,热情地将她拉进了屋。交谈中她得知了女孩的名字——中森青子。

父亲已经为她办好了转学手续。她打算很长一段时间里和过去的同学过去的生活告别,以全新的心情进入江古田。她告诉自己,她要比从前的自己更独立更坚强。

下定了决心要开始全新的生活,她带着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新环境。简单而温馨的室内装修,很有些家的味道。

她有些疑惑家里为何只有青子一个人,毕竟早已是过了上班的时间。

开朗的青子一下子阴沉下去。

青子告诉她,她爸爸是专门追捕怪盗基德的警官。只要基德不休息,青子的爸爸便也无法休息。

她察觉自己似乎说错了话,却又不知道错在哪里。聪明如她巧妙地转换了话题,要青子带她参观一下房间。

青子扯动嘴角,笑容又回到了脸上。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羽快斗 隐匿

他最近起的越发的早,睡眠时间也因此被打击得越发窘迫。

他没有像从前一样在课堂上疯狂地补充晚上缺少的睡眠,反而是很清醒地记下了每堂课该记的要点,认真地都不像他自己了。

虽然不是什么好预感,他总觉得自己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无法清醒,所以要把那时该有的清醒提前到现在。


出门的时候母亲照旧还没有起床,他很乖顺地洗好了自己早餐用的碗筷,并且将母亲的那份早餐闷在锅里保温。他其实很想做一个普通的好孩子。

高中的上学时间甚至比大多数有晨练习惯的人出门跑步的时间还要早。

他将自己隐身在街角,然后默默等待小洋楼里吐出青子发育不良的娇小身形。

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嘻嘻笑笑地从青子家走出来。他有些诧异,但长年外出活动养成的良好修养让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就像面具被揭穿以后的这些日子里一直进行的那样,远远尾随在两个女孩身后。

她们似乎在讨论什么有趣的话题,一边走一边用很夸张的动作表现自己的欢愉。

他忆起从前他还走在青子身边的日子,他总是故意惹青子生气。他们一起走过的这条路,是青子拎着书包追着打他的热闹。

他想,他是否该安心退出。留下只会让青子困扰,离开反而还能还青子一片明朗的天空。

他想,他何必还要牵挂。没有了他,青子依然可以笑得开怀。

青子身边的女孩似乎察觉了他的尾随,好几次停下来好奇地向后打量。

他看到青子面朝前方,从不回头。晦暗的路灯将影子打散,支离破碎。

他猜测青子看到他时的表情,一定是能将先前的笑容完全冻结的冷漠。

他觉得自己还是消失了的好。反正大战迫在眉睫,到时候能不能活下来也还很难说。如果能用生命搏青子一笑,还是……

他被自己的消极想法吓到,死命地摇头晃脑,只觉得自己比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还要可笑。他凭什么浪费父母赐予的生命去成全自私的情感解脱,他又凭什么为了消除自己的痛苦而把痛苦施加到最爱他的亲人身上。

他笑自己何时学会这么纠结难过,该是厉兵秣马的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儿女情长。

他告诉自己尽全力就好。无论生死荣辱,无论青子原谅与否,他只管叫自己不会后悔就好。

太阳爬过地平线越升越高,他昂首大步向前。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毛利兰 机缘

她相信缘分是一种奇妙到不可思议的东西。

就像,即使她费尽心机地切断了和过去的所有联系,却还是不可不避免地发现,她必须每天面对一张她正在拼命逃避的脸。还好他不是她要躲避的那个人,否则她又要进行下一番逃亡。

她只觉得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上一秒还在和同学们打打闹闹,下一秒就可以安安静静地待在那里,和天空一样蓝得纯净的眼睛里有白鸽轻灵的影子飞过。

他似乎和男生女生关系都处的很好。男生们自不必说,分到一个班就是缘分,大家打个照面就能同进同出,都是好兄弟。女生们嘴上都对他很多抱怨,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抱怨的越厉害的女生心里就越喜欢他。

这样代表着集体亲和力的存在,这样光芒耀眼到令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或许每个学校里都有吧。她这样想。


她很快融入了新的班级,并进入青子的朋友圈。

周围都是陌生的面孔,却在上演着熟悉的故事。

她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发现新班级和从前班级相似的角落,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其实校园都是差不多的。

她想,如果能一直这样生活也很好。这样平静中带点幸福的小趣味,其实就是她一直向往的。

她想,有一天当她回归从前,她是否还可以继续这样的平静,以致她的朋友们都无法猜测她忽然离开的理由。因为所有的感伤都沉淀在平凡里,所有的遗憾都消弭在时间里。

她始终认为自己离开的理由是遗憾。

因为想要珍惜,想要守候,一直告诉自己要信任,要坚强,结果自己所有的坚持却都成了一场谎言的虚幻,所以有很深很深的遗憾。


她离开座位去教室前的饮水机倒水。路过青子的座位旁时,青子同桌的他对她友好地笑,笑容灿烂地驱散了那张熟悉的面容带来的尴尬。

她对这种和过去算不上联系的关联一下子充满了感激。

她相信,如果有一天她能用平常的心态去面对他,她就可以回家了。

因为那时的她也一定可以,用最平常的心态,去面对她心里在意的那个和他有着相似面容的人。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羽快斗 迷惑

放学没多久,他就登上了前往米花的地铁。

本来是约好了探讨战术的,他却多出了一个临时的疑问。


工藤新一的家,即使有人不时过来打扫,还是因为主人的长时间“失踪”而显出几分孤单,几分寂寥。难怪总被当成鬼屋。

他旁敲侧击,希望能从新一口中探出一点口风。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在刑侦现场叱咤风云的日本**救世主,再被提到与青梅竹马有关的问题时居然也会方寸大乱。

他看他语无伦次地讲和她的矛盾,忽然想起他和青子之间亟待解决的问题。

他想,上帝在创造他们两个时一定是偷了懒。相似的面容,相似的处境。或许,最后连上帝本人也发觉这样的雷同已经超越了巧合所能解释的范畴,于是赋予了他们截然相反的身份。他是逃亡者,而工藤是驱逐者。

工藤新一努力让自己的语言组织更为细致清晰。

末了,他淡淡地开口,她在江古田。

新一的嘴任然半张,声音却戛然而止。

他问,需要帮忙吗?

新一摇头拒绝,不语。

他目光扫过新一面前有关他们共同敌人的那份资料,苦笑。

他们都有过和组织擦肩而过的交锋,自然是明白那群隐在黑暗中的野狼的可怕。如果在上战场之前就存了贪生的念想,那么他们一定会为此束手束脚,输的一定是他们。

所以,不如现在什么都不做。不去解释,不去挽回。

如果功成身退,再去请求她们的原谅。

如果马革裹尸,也不会给她们带来过多的悲伤。


他右手握拳伸向工藤新一的方向。

——工藤,合作愉快。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毛利兰 誓言

她推开通往顶楼的铁门,却意外的发现已经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天气不是很好,乌云压得很低。

她看到他将校服的很外套随意的丢放在一旁,白色衬衣的衣角在春风中掀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伸平双臂,抬头向天,似乎要飞翔。

在这样空旷的楼顶上抬头望天,任谁都会察觉自己的渺小。

可她却觉得那样辽阔的天空都成为了给他陪衬的背景。她似乎看到了他背上生出了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带着他自由的飞翔。

“啊,毛利同学。”他察觉了她的到来。

她笑:“黑羽君也喜欢爬到高处吹风吗?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很像呢。”

“哦?男朋友?”他笑的七分暧昧。

她淡淡地开口:“青梅竹马。”

没错,是青梅竹马。她在心里对自己点头。无论如何,工藤新一还是她的青梅竹马。虽然也许,再不能向前迈一步。

“毛利同学转学来我们学校,该不会是和青梅竹马闹矛盾了吧。”

她有些诧异地掉头看他,他还是第一个听到“青梅竹马”这个词汇以后没有起哄她和新一的关系的人。

“黑羽君,很聪明呢。”不知不觉就自己泄了底。

他笑得一脸落寞:“没什么,看青子和你投缘到甚至比和惠子说话都多,猜到了。”

她不解。这有必然联系吗?

“你知道吗?我和青子也是青梅竹马,而且我们之间刚好也出了些问题。”他表述轻松,语气却越发显得沉重。

她恍然,原来那个在早晨悄悄尾随她和青子的人就是他。

她有些奇异的感觉。

她是因为想念新一才来到顶楼的。即使仍然遗憾,即使心中仍然不满新一的期欺瞒,她还是不可遏制地开始想念了。

她本来只是想放纵自己回忆一下和新一个过往,然后再回过身来继续现在的生活。结果她却在顶楼遇见了他,结果他们和他们之间居然还有相似的情况。

她想,她或许能从他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

“如果是青子忽然不见了。黑羽君会去找她吗?”她问得笑起来,原来她离家出走不只是想理清自己的情绪,还有这样的小儿女心态。

她长久地听不到他的回答。

“黑羽君?”她忍不住开口,有些微的心慌。

他真诚地笑着看着她:“如果有一天我确信自己能让青子幸福,我会去找她。”

铁门外,青子低声哽咽。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羽快斗 预言

他打电话给工藤向他道歉,因为他在不该让她宽心的时候给了她希望。

工藤沉默片刻后告诉他,没关系,其实,早说晚说也没多大区别。

是。他在心里回应。

她和青子都是善良到喜欢强行把别人的痛苦施加到自己身上的人,如果他和工藤真的战死,只怕她们都会懊恼没有早些原谅他们这些负心汉,这一辈子后悔痛心。

什么保护,什么不想让她们伤心。笑话,都是笑话。

他恨不得先揍工藤再揍自己一顿。

让自己心爱的女孩伤心,他们这样那里像是个男人。

电话那头传来工藤的叹息。

“叫上白马和小泉,我们六个聚一下,最后商量一下作战计划吧。”


说是最后一遍核查计划,其实除了大体的目标有分工外,每个人的行动都是可以根据现实的需要加以改动的,毕竟临场应变往往比计划更有效。

走进帝丹附近的一家咖啡厅,什么嘛,他在心里嘀咕。他们这次会面根本连誓师大会都算不上,茶话会还差不多。

一张桌子刚好够六个人坐下,只是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不会有位置空缺。

他兴致勃勃地回答了小泉红子的水晶球许多奇奇怪怪的问题,在摆成复杂花样的塔罗牌里挑出了最合心意的一张。然后又窜到灰原哀那里,将最近的睡眠饮食情况输入哀新设计的程序。

不一会儿,真迷信和伪科学的两位占卜师都用一样莫名的表情看着他。

大凶。

生还概率1.412%。

结论出人意料的一致。

他是笑得最开心的一个。

——两位大小姐,你们开个价吧,打算让我花多少钱请你们做个法或者制定个战前科学睡眠饮食攻略啥的,然后我就可以前途一片大好了。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毛利兰 变故

她最近常常会发呆。

拿着英语课本读着读着就读成了元素周期表,准备晚餐时会加很多水又加很多盐。

她用手指在上一天的日期上轻轻画一个看不见的叉,再往前点几个位置。

他已经请假一个星期了。

他曾经装作漫不经心地向青子提起过他。

“他啊,大概是自己觉得羞愧,所以躲起来不敢见人了。”

冷静又冷漠的回答,她确信青子是装出来的硬心肠。因为在离家的前一天,她也是用同样的冷漠去和新一告别的。


她坐在沙发上随意的打开电视,女主播用一成不变的平稳声调讲述着关于某个黑社会组织覆灭的新闻。

不感兴趣,她直接调到下一个台。

青子的手机铃忽然响起,轻快的铃声悦耳好听,能让人想起恋爱中的少女喜悦的心情。在这之前,她从没听到青子的手机想起过这个铃声。

应该是个很特别的人打来的吧,她想。所以特地设成了不一样的铃声加以区分。

她抬头看了看大门的方向,青子去了惠子家还没有回来。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青子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快斗”的名字随着变化的图片和动听的手机铃闪烁着五彩的光芒。

她按下接听键。

手机的彼端传来她熟悉到刻进骨子里的声音。

“中森小姐吗?你好,我叫工藤新一,是黑羽的朋友。”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羽快斗 幻梦

他似乎很久都没有做过梦了,久到那个他思念到癫狂的父亲也只能从相片中回忆。

他倚在一棵巨大的合欢树下抬头望天,苍茫纯白的天幕上不是有闪烁的流星飞过。合欢的花仿佛巨大的粉色蒲公英,一朵一朵地飘浮在空气里,撑起整个梦境里的小红伞飘飘荡荡。

他的左边是父亲抱着年幼的他在牌桌上讲述着魔术时应该牢记的道理,他的右边是七岁的青子在与他初识的钟楼下看着他变出的鲜红玫瑰展露笑颜。

他想,做梦真好。在梦境里,他可以重新拥有那些他已经失去又或者正在失去的美好。

他想,这样一直梦下去也不错。至少他不用为基德的使命辛劳,至少他可以主宰自己现在哪怕是虚幻的视野。那些想实现又无法实现的梦想,他都可以在此刻过瘾。

向左一步,他就是九岁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他会用钦佩又自豪的眼光看着父亲仿佛神灵一般演绎让世人为之惊叹的魔法。他会对母亲撒娇,让母亲在餐桌上添几道自己喜欢的小菜。

向右一步,他就是十七岁那个放浪形骸的高二生。他会用夸张的挑剔指责心爱的青梅竹马身材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他会向亦敌亦友的同龄侦探们伸出信任的拳头,在拳拳相碰的瞬间一起露出骄傲的笑容。

原来他的生命里曾经有过这么许多的美好啊,只是在拥有这些的时候,他总会不知不觉就忘记了要珍惜。

他看到一扇金色的大门在面前缓缓开启,只要走进这扇大门他就能更真切地沉浸在梦境中。不必担心会被残酷的现实叫醒,因为再没有了回去现实的路。

他心里有个声音在怂恿他向前,可他还在踌躇是否要迈出脚步。

他想起前些日子里青子的冷漠,心微凉,叹一口气,无奈的扯出了一个纠结的笑容。

走吧走吧,反正长这么大,就算溜冰再怂走路还是会的。

“黑羽!”

猛然一震,他听到有人在叫他。

“是男人就给我活下去!青子发来了短消息,说一会儿会来看你。”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22 00: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毛利兰 决心

她的视线长久地停留在短信发送成功的界面,不曾转移。

思想很混乱。

就在刚才,她一言不发地听着新一讲述黑羽的近况,并恳请青子一定要来医院看他。

她震惊得几乎把自己的嘴唇咬破,然后慌忙在新一再三的恳求中挂断了电话。

即使是有着天才断案能力的工藤新一也无法预料,他想恳求的中森青子因为暂时的离开,而由旁人接了电话。自始至终,他只当听电话的是青子。

天呐,她刚刚做了什么。

打开发信箱浏览自己方才发出的短信。

“我会去看他。”

短短五个字让她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万遍。她这不是冒充青子答应回去看黑羽嘛。

她深吸一口气。冷静,冷静。

新一说,黑羽就是怪盗基德。

新一说,黑羽当基德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希望青子谅解。

新一说,黑羽在先前和什么黑衣组织的战斗中伤得很重,希望青子能去看看他。

一瞬间,她想起很多。

她想起那一翼银白招引来的一路红光,警车铺就的跑道是她无数次梦回当夜时心中最美的风景。

她想起他化装成可爱的胖男孩安慰自认为害死了人的好友园子的那次聚会,即使有可怖的谋杀,他一个温暖的笑容也能将忧虑化作舒心。

她想起他被揭穿手法逼入绝境时选择“折中”的坚定,与他同行的伙伴,他绝不会抛下那人独自逃命。

……

她又想起那天在顶楼,少年似乎要御风飞翔的身形,那一抹灿烂的笑容,成就了她迷惘中的希望的旖旎。

黑羽他,该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吧。

善良到即使投身黑暗,即使用谎言隐瞒自己的秘密,也无法让人心生厌恶。

她突然很想去鼓励他,就像从前在迷失的飞机上,他扮成的新庄鼓励坐在驾驶座上的她那样。

她于是拿起青子的手机,坚定地走了出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7-6 11:53 , Processed in 0.042043 second(s), 23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