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43|回复: 1

[同人单篇] 圣诞节的约定(新兰)

[复制链接]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8 11: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目测快到圣诞节了
我来发一篇圣诞节的同人文吧!~
本文: 圣诞节的约定(新兰)


2楼见文



问次元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2-8 11: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圣诞节的约定

KTV OF CHRISTMAS EVE 是最新兴起的一家大型KTV娱乐广场,吸引了众多日本新潮青年男女的目光。他们纷纷到这里来狂欢平安夜,然后在午夜到来之际又纷纷散去,以自己的方式庆祝圣诞节的到来。

自然,今年也不例外……

“兰!再见喽!路上小心啊!!”女同学A热情地挽着男友的胳膊,幸福地向兰挥手告别,迫不及待地想和亲亲男友享受二人世界,共同迎接圣诞节的到来。

“兰!走喽!开学再见!”女同学B也洋溢着节日愉快的气息。

“兰!改天我们再一起出来玩哦~~今天真开心!拜~”女同学C同样幸福溢于言表。

“恩!你们也要小心那!”兰笑眯眯地同他们一一挥手告别,但眼角的晶莹泪珠却暴露了她此刻的真实心情。

“小兰,你没事吧?用不用我送你回去?”肩膀上突如其来的重量让兰的心脏猛然跳了一下,显然被吓到了,她抬头一看,看到了园子一双忧心忡忡的眼睛。

“啊,是园子啊!大家都走光了,你怎么还没走呢?阿真不是还在飞机场等你去接机吗?快去啊!他好不容易来陪你过圣诞节了!快点去啊!”兰随手擦去眼角的泪光,立刻露出招牌笑容,同时推搡着园子快些走,不让她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兰,咱俩谁跟谁啊!跟我,你还要强颜欢笑吗?难道我都不值得信任吗?在我面前,你还要伪装自己吗?兰!!”园子一转身,双手紧紧稳住兰的肩膀,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透露着毋庸置疑的认真与坚定。

“园子,你说什么呢?我哪有在装啊。今天是平安夜,我很开心啊。大家玩得多高兴啊!谁说我强颜欢笑了?我多开心啊。对,我很开心……很开心……”面对园子关切的眼神,兰笑得很勉强,到最后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了,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竟变成了无声的抽泣。

“还说开心呢,哭成这个样子。你骗得了谁啊?你认真告诉我,那个推理狂是不是没跟你打电话?是不是?是不是??!!”园子用力摇晃着兰的肩膀,希望能用这种方式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恩。已经好几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手机也打不通。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此时,在好友的面前,兰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把话都说出来了,泪,成了河,滴滴诉说着她内心的苦。

“姓工藤的,那个该死的!!他最好别让我看到!!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他!!让兰受了这么多委屈。我都看不下去了!!那个该千刀万剐的!看我让阿真怎么收拾他!一个过肩摔,再来个手刀,不把把他打散架了,我就跟着他姓!!那个该死的、可恶的、罪大恶极的推理狂!!呼呼…………累死我了!气死我啦!!”园子激动的在旁边手舞足蹈的,上气不接下气,自导自演,非常入戏,引来了行人阵阵侧目。

“哈哈哈哈~~园子!不要再演了!行人都在看我们了!就像你跟前面那个白白胖胖的圣诞雪人有多么深仇大恨似的!哈哈哈哈~~~”看着园子滑稽的动作,小兰忍俊不禁,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看这对面的雪人被园子搞得不成样子,还是乐呵呵地冲她们笑时,兰不禁同情起雪人,遇上了这么个疯狂的女人。

“我就是要打,把它打扁!在我看来,它就是工藤新一的化身,不把它打个稀巴烂,难解我心头之恨!!我打,我打,我打打打!!”说着,园子越来越有劲了,继续向着雪人发起进攻。

“哈哈~~园子,醒了啦!雪人和你又没仇,干嘛平白无故找你打啊。小心它半夜里去找你报仇啊!!据说雪人是有灵魂的哦~~”小兰完全忘记了先前的不快,开起了园子的玩笑。

“呃?不是吧!!雪人大人,我可不是故意要冒犯您的!都是那个推理狂的错!让我们家兰吃了这么多苦!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小女子吧!以后我给您上香,好好供奉您!千万不要去找我报仇啊!!!”园子说风就是雨,连忙把雪人复原,嘴里念念有词,还不忘作揖求饶,那形象在谁看来都滑稽至极。

“哈哈~~行了吧!园子!我说什么你都信啊!太好骗了吧!哈哈~~太好玩了!”兰已经笑得肚子痛了,她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

“啊呀,兰。你终于笑了。别再愁眉苦脸的了。有什么事跟我说,我们共同承担。不要都自己憋在心里,挺不住啊!别忘了,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啊!不要把我当外人啊,兰!”话说到激动处,园子也不禁伤感起来,眼睛里充满泪水,泣不成声。

“嗯哼,园子。我知道,我都知道。我都不哭了,你怎么哭了呢?你是我这辈子最最亲密的朋友,我怎么能把你当外人呢,我只是不想让你为我担心。结果还是让你放心不下。我真没用。总是让我最爱的人担心。我真没用……”说着说着,泪又不经意划过微笑的脸。

“哇哇哇!!!兰!!你这样子,我更想哭了!!哇哇哇!!”看着兰流下伤心的泪水,园子也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

“园子……”兰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了。

此时……

“I can't stop my love for you
2人語った未来に
君との居場所があるように
Oh baby I can't stop my love for you
君のすべてになってね つないだ手信じて

歩いてゆくと誓うよ……(重复播放)”

“园……园子!好像……你的……电话响了。”听见悦耳的铃声,那熟悉而动人的欢快节奏,一声声刺痛着兰的心。

“哦。恩……好像……是……阿真。兰,你等一会。”园子擦擦眼泪,按下“通话”键,接通了京极真的电话。

“啊,阿真啊,你在哪儿呢?哦,机场啊。啊?我吗?我在陪兰。你能先等我一会吗?兰心情不好,我要陪陪她。恩……恩……啊啦,我没有事啦,没有人欺负我啦!!不要担心了啦!都说没事了!亲爱的,等我一会哦~我先送兰回家,再去接你哦~~恩……就这样。拜~~”园子亲密的和阿真通着电话,嘴角、眼角、甚至连动作、神情都不自觉透露出幸福地味道。孰不知,这甜蜜的举动,阿真关切的话语,情人间的情话,都让兰的心隐隐作痛。

“好了!走,兰!我们去狂欢!今夜不醉不归!!什么推理狂!什么工藤新一!去他的!!走!跟我走!我请客!”说着,园子就要拉兰向闹市区走去。

“等等,园子!你拉着我走了,京极真怎么办啊?就让他在机场等一晚上?他那么担心你,看你没去,肯定以为你出事了,要满米花市找你了!没准还要惊动警方呢!后果不堪设想!”兰极其认真极其认真地劝着园子。

“是么?有这么严重?”园子貌似没想到那么深的层次。

“那是当然了!他重视你的程度超乎想象哦~~想那次,他临比赛,偷偷乘飞机过来暗中保护你。要不是他在关键时候挺身出来保护我们,后果真不堪设想呢!他为了你都肯放弃那么重要的比赛呢!!可见他有多在乎你了!恩恩!”兰伸出右手食指,认真的分析,最后还不忘重重地点点头,以增加可信度。

“恩,好像有这么回事!我的阿真帅呆了!!看来,为了让他放心我必须马上赶过去了!对不起喽,小兰!你自己行吗?本来想陪你的。你看……现在看来好像是不行了。你真的没问题吗?刚才还哭得那么惨。”园子契合双手,对兰抱歉的笑笑,而后又露出担忧的目光。

“还说呢?刚才明明你哭的比较惨嘛!!呵呵~~放心了啦!我心情已经好多了!我很坚强的,放心和阿真过圣诞节吧!他不久就回去了吧。要珍惜相聚的时光啊!!真心祝福你们。MERRY CHRISTMAS!!BOTH OF YOU!!要幸福哦~~”兰露出真心的微笑,纵然带着一点点伤感,但依然灿烂无比。而园子,沉浸在幸福中,完全按没有注意到兰的那淡淡的忧伤。

“恩!!谢谢兰!!我会的!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啊!别再想那个混蛋推理狂了!!徒增伤感。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又是那个快快乐乐的毛利兰了!是吧?”园子不断为兰打气,想减轻一下兰的痛苦,但……

“恩!是!你说的没错!!呵呵~~快去吧!别让京极真等久了!”兰无奈的笑笑,对于好友口无遮拦、一根筋到底的个性习以为常了。即便如此,兰还是庆幸,能有园子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让自己的心灵得到些许的慰藉。

“恩!真的要走了!再联系啦!兰!别再为那个推理笨蛋哭了哦~~看你眼睛都肿了!有事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哦~我会以光速飞过来的!”园子一脚踏如TAXI中,还不忘唠唠叨叨叮嘱一番。

“好了啦!我知道啦!园子,你怎么这么罗嗦了啊!快成欧巴桑了!快走快走!!计程车司机都等不及了。看后面堵了快一条街了!真是丢人啊!快走了啦!”兰,看看后面不停鸣笛的车们,还有无奈的计程车司机,哭笑不得。

“呵呵~~对不起对不起。这就走。去米花国际机场!兰!再见!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哦~~”计程车飞一般的开了出去,交通也恢复了正常的秩序,园子还不忘伸出手向兰告别。

“真是的!园子怎么还是这样啊!真拿她没办法。呵呵~~”兰看着渐渐远去的计程车,和渐渐消失在夜幕中的园子。想着她刚才的种种举动,先是皱着眉头,继而一下子噗嗤笑出声来。

园子若不是这个样子,就不是我认识的铃木园子了。

送走了园子,兰静静地走出闹市区,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

是真的漫无目的吗?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中,又走进了那条熟悉的小巷,闻着熟悉的气味,似乎,空气中都存在着他的气息,他曾经留下的气息,未曾消失过。回头看看,那一排整齐的“一”字型步伐。无力的笑笑。

想起曾经的一段故事:

同样是下雪天,同样是这条熟悉不过的小巷,同样有他的气息,不过是真实存在的。

“兰,你能走出整齐的‘一’字吗?”初中时的新一自信满满地问,他的眼中闪着一贯的光芒。

“‘一’字么?这有什么难的?一定行!”兰看他那得意的样子,就觉得不爽,忍不住要较真。

“哈哈~好啊,来走一个看看。”新一头顶着不离身的足球,挑衅地说。

“新一真是的,走就走!谁怕谁啊!哼~”兰撅起不服气的嘴,小脸红彤彤的。

倔强的兰,反复地走着,可越是想走整齐,越是乱七八糟。反反复复,五六遍了,兰终于泄气了,生气地向旁边看热闹看的不亦乐乎的新一抱怨着:“这根本做不到嘛!坏新一!每次都找这样的花样耍我!!讨厌!!”

“哎?谁说做不到?我就能做到。你信不信?”新一不再顶球了,他脚一踢,球稳稳的落入兰的手中,兰想也没想就接住,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不信!这真的很困难嘛!我走了好多次都没走成。我不信!新一一定不行的!”兰还在赌气。

“呵呵。小笨蛋。看我的。我办到了怎么办?总该有点代价吧?恩?”新一慢慢逼近不知是因为赌气还是因为天冷冻的,而发红的小脸蛋。忍不住挑逗。

“好!我豁出去了!你要是成功了,我……我就吃个大大的圆筒冰欺凌!最大号的哦~~最冰的那种!!”看着新一坏坏的笑脸,兰忍不住夸下海口。

“好!一言为定!不许反悔哦~~”新一不改不羁的笑脸。

“恩!我毛利兰说话,很少不算数的!”就算心里有些反悔,面对新一如此的挑衅,兰忍不住把自己逼上绝路。

“兰,你输定了!!”一个转身,新一平心静气,一反常态,闭上眼睛,安安静静地走了十步。

就只是几秒钟而已,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完美的“一”字。在雪地上印下深浅一致的,整齐的步子。

他优美而矫健的身姿,至今印刻在兰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傻眼了吧?知道怎么做到的吗?我刚才一直都在想福尔摩斯哦!只要静下心来,专心致志地想着你最喜欢的事物,摒弃一切杂念。就能走出这完美的‘一’字。就像破案,只要潜心享受过程,不急于找到凶手,线索就会慢慢穿成一条线,真相就明了了。懂吗?”新一一副哲人的模样。说着大道理。

“得了吧!不就是这样嘛!这是瞎猫碰到死老鼠了!我才不信!”兰,还在嘴硬。

“好吧,不管怎样,事实胜于雄辩!记得你的承诺!不许反悔!”新一笑嘻嘻地看着兰近乎撒娇的行径。接过足球,惩罚性的在兰头上敲了几下。

“不要打人家的头啦!哼!吃就吃!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毛利兰什么时候怕过啊!走!”兰依旧不肯低头。

就是这股倔强的劲头,让她那天吃下了整整半个大大的冰冰的圆筒冰欺凌。新一帮着解决了另一半。而后,两个人着实整整发烧了2天。

呵呵~~现在想来,年少的时候多好。无忧无虑,天真无邪,有他陪伴的日子,每天都充满快乐,即使是吵架,都那么甜蜜,那么幸福。可是现在呢?

新一,这个完美的“一”字,是我想着你走出来的,你看见了么?新一,你在哪里?新一,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兰看着那一串整齐划一的脚印,发呆了一会。猛然回过神,发现泪,再一次,滑落。这是今晚的第几次了呢?自他走后,泪,总是这样,不经意的造访。那个坚强的毛利兰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脆弱了么?呵呵~~兰伸手擦干眼角的泪珠,抬头看看不知何时飞舞起来的满天雪花,笑了。那抹笑,带着点点释怀,点点幸福,点点温柔,点点忧伤……红润的嘴唇,变得有些苍白,隐隐的。白里透红,还是红里透白?

兰摇摇头,试图甩开恼人的情绪,习惯性的笑笑,转身,继续前进。不知目的地在何处,似乎,有知道该往何处走。这是,不想明说,不想思考,任脚步,带着自己的意志,往前走,走到何处,就是何处。那是心的想法,希望找到它的归宿。

虽然答案呼之欲出,那是不假思索就能说出的地方,那是闭着眼睛都能都到的地方。但为何,我的心还是在漂泊,在流浪,不知身在何处,不知情归何处。一个人的离开,竟是这样的牵肠挂肚,仿佛世界都改变了颜色,亮色变得暗淡,光明也变得黑暗,就连我那明亮的眼睛,似乎,都蒙上了一层灰色。

下意识地,在寻找,我的眼睛在不断的寻找。我的目光游离,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那抹身影。那抹叫我的心不再平静的身影,甚至在梦中,也没有停止过。

可是啊,可是,新一,你又在哪里呢?好想见你啊!好想……好想……好想见你。

新一,你走了,我的心也跟着你丢了。你带走了我的心,甚至连灵魂也带走。新一,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么?惩罚我,未及时将“爱”说出口。惩罚我,太过于幸福。所以,才让我承受这痛苦得近乎窒息的相思么?新一,快回来好么?没有你,我真的……真的……没有办法生活了。新一,快回到我的身边好么?

走着走着,来到了,米花街21号,工藤宅。

没有灯光,没有人,没有声音。安静得几近死寂。

抬头,看见了阿笠博士家。同样的安静。博士也不在家么?哦,对了。他带着小哀和柯南出国玩了。

哀和柯南是一对小小情侣么?呵呵~~他们俩,似乎透露着,不该有的成熟。有时,从哀的眼中似乎散发着什么不友善的光芒,那是针对我的么?想想他们传说“柯南喜欢的是小兰姐姐哦~~”。呵呵~小哀是因为这个么?小孩子就是可爱。天真烂漫,无忧无虑。

柯南,怎么说呢。就像弟弟一般的感情。又仿佛不是那么简单。可能,是把他当作了新一的替身了。是的。他真的和新一小时候一模一样。只是更显成熟。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相比较而言,还是小时候的新一更可爱。呵呵~~

新一,他是你派来守护我的么?为什么你走了,他却来到了我的身边?

曾多次,认为他就是你,因为,有的时候,你们简直太像了,尤其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一样的沉稳,一样的可靠,一样的勇敢,一样的奋不顾身,一样的无所畏惧,甚至,一样的神情。每每都让我产生错觉,认为,他就是你,你就是他。但,终归,你不是他,他也不是你吧。

看见少年侦探团,总是让我想起我们小的时候。那无忧无虑的生活,自由自在。最重要的是,有你,在我身边。

可如今,物是人非。看着熟悉的景物,想起曾经的我们,种种过往,历历在目。

每当想起你,我幸福而痛苦。为什么,你不在身边了,我对你的爱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深了呢?对你的思念,溢满心间。却无处诉说。

没有你的日子,恍若隔世,甚至怀疑,你是否真的在我的世界里存在过。可是记忆是不会说谎的,你确确实实,在我的生命中,存在了17年,并将继续存在下去。

时间,是不会使记忆风化的。它只会让记忆更加深刻,沉淀沉淀。酿成一杯酒。酸甜苦辣辛,五味俱全。

饮下这杯酒,我醉了。醉过之后,却愈发地想你。想你现在身在何处,在干什么,是不是像我想你一样在想着我……是不是,身边有了另一个“她”?

不敢再想下去了。最近,真的变得脆弱了呢。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似乎失去了些什么。一些,重要的东西。突然之间,不想要长大了。只想停留在,有你的过去,那些曾经的快乐。是我最想要留住的。

小时候,总认为,生活就像是童话世界,我是公主,而你,就是守护公主的王子,公主和王子会幸福的生活着,永不分离。可现实并不是这样。虽然知道现实世界并不是童话故事。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而现在,连你也离开了。我……

就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

“让我们回去从前好不好
天真愚蠢快乐美好
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
长大后世界就没有花
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
我宁愿永远都笨又傻
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
长大后我就会失去他
我深爱的他深爱我的他
怎么会爱上别个他”

不要啊!不要!不要爱上别人啊!我不要……


“笨蛋,又趁我不在的时候,胡思乱想了吧?什么时候都不能让我放心呢。”耳边幽幽传来男人的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这温柔的声音,这熟悉的气味,是他么?是他吧。不是我太想念他而出现的幻听吧。是梦吧。我一定是在做梦吧。如果真的是梦,请不要醒来,让我一直在梦中吧,在有他的梦中。

“是我。不要再怀疑自己了。也不是在做梦。是我。真的是我!快睁开眼睛看看吧!兰公主。你的王子回来了。”啊,他说,我是公主,他是我的王子……这果然是梦吧。

“还要继续玩装瞎子的游戏么?难道真的要我自己动手才行?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不是我胆小,我怕,一睁开眼,梦就破灭了,你,就不见了啊!因为你,我才变得这么患得患失……

“兰!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是幻影!是真真实实的!我不会消失不见的!拿出点勇气,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新一啊!我真的回来了!兰!”捂着双眼的手,被温热的物体分开,紧紧攥住。热度,通过手心传来,那触电的感觉……那打在脸上暖暖的呼气……是他!真的是他!这不是梦!他真的回来了!切切实实地站在我的面前……

“新一?真的是你吗?啊!真的是你!太好了!你平安无事。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么?我……”兰终于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真实的存在,心中五味俱全,苦苦埋在心中的思念,一股脑全喷涌而出。泪,再次,落下……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心中的想法我全知道!对不起,兰,我害你受苦了。对不起……”新一轻轻将兰拥入怀中,温柔地轻抚她的背,希望,能给她一些安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柔和的月光笼罩着两个相拥的恋人,雪花轻轻地飘落,仿佛不想打扰他们的短暂相聚。一条红围巾包围着两个人儿,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此刻,他们需要的就是这静静的拥抱,无需言语,泪已说明了一切,一切尽在不言中。

就让画面定格在这一刻吧,这一瞬间,即是永恒。

“阿嚏!”不知是谁先打破了沉默。

“新一,你……呵呵~~”兰看着,鼻子往外淌澄清液体的家伙,不禁笑了。

“啊,糟糕。居然这时候出丑。我的形象啊,全毁了。”新一吮吸鼻子,忍不住抱怨。

“哎呀,新一,这么大了,还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你这个样子,叫我怎么放心?还不如柯南呢。”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干净的手绢,像照顾柯南一样照顾新一,这都成习惯了。

“居然把我和那个小鬼比?兰,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没想到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居然被一个小鬼超过了。真郁闷~~阿嚏!”新一嘟嘟嘴,这个时候,竟像个小孩子。

“啊拉,新一,真是的!”兰双手掐腰,撅着嘴,脸红扑扑的,像是生气了。随后,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熟练的打开了工藤家的大门。

“真是好久没回家了。哈哈……哈哈……哈哈……”还拿着手绢擦鼻涕的新一,环顾自家院子,尴尬地笑笑。

“还好意思笑得出来。自己说消失就消失,把这么大个家都给了阿笠博士,老人家还要照顾小哀、柯南和步美他们少年侦探团,怎么顾得过来?要不是我常常过来打扫,现在这里大概布满了灰尘,大概已经沦落成了老鼠、蜘蛛的家了。据说,曾经这里还被孩子传说成鬼屋……哎。新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真是的!”在穿过庭院的路上,小兰忍不住抱怨。

“呵呵~~没想到我的家曾经这么‘出名’啊?鬼屋?仔细看看,确实有当鬼屋的资本啊。呵呵~~”新一苦笑几声,眼睛却直愣愣地盯着自家的大门,主宅的大门。

“看样子,你很希望自己的家成为鬼屋嘛!那我这么辛苦为你照看家,敢情是我一厢情愿,自作多情了?”走在前面的兰,突然转过身来,掐腰,皱眉,极度的不悦。

“呵呵……呵呵……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就知道小兰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贤妻良母,全心全意顾家的。”新一嗅到了空手道的味道,连忙换词,讨兰的欢心。孰料,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啊拉,新一,你怎么说这个呢?突然嘴变得这么甜,都不像平时的新一了。”兰的脸变得通红,俨然一个害羞的小妻子的模样。

“兰,我不是说笑的,我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其实,我这次回来的目的是……”新一想认真地和兰说清楚。就在此时,兰因为害羞,转过身,拿出钥匙,把门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颗大大的圣诞树。装饰得相当华丽。看得出,装饰这棵树的人非常有心。

“哇!新一,这该不会是你做的吧。太美了!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圣诞树了!树上甚至还有雪覆盖呢!还有那环绕在树上的彩灯,一闪一闪的,映照着周遭的小星星,好像一双双一眨一眨的小眼睛!太漂亮了!!新一,这是给我的圣诞惊喜吗?你没给我打电话,是因为在忙着装饰这棵圣诞树吗?”兰看着这颗美不胜收的圣诞树,喜大于惊,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看着新一的眼睛好像散发着光芒,比这些星星彩灯,都要更加明亮。

“恩。你喜欢就好。没给你打电话,让你这么担心,对不起。因为想给你惊喜,所以,忍住没有打电话给你。你那忧心忡忡的样子,我很心疼啊!不过现在看到你兴奋的模样,我觉得这一切还是很值得的。”新一顺手关门,把冬日的严寒挡在门外,屋内,则如春日般温暖。

“我太感动了!新一,谢谢你!给我这样一份圣诞惊喜。真的谢谢你。”说着说着,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了,不过这次,是激动的泪水。

“好端端的,怎么又要哭了呢?你的泪腺什么时候这么发达了?”新一用手轻柔地抹去兰眼角的泪珠。

“还不是因为你?真是的。我也不想变成爱哭鬼啊。”顺着新一的温柔,兰也不自觉撒娇了。

“好好,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投降。我投降!”新一点头附和,甚至举起双手过头,演的活灵活现,那不是一般的逼真,那是相当逼真啊!!

“噗,哈哈~~今晚上我可是发现你和园子都有当演员的潜质哦~~都这么入戏。佩服佩服~~呵呵~~”对于新一卖力的演出,兰还是很给面子的露出了笑容,而且是,恩……肆无忌惮。

“终于笑了。兰,还是笑容最适合你。我喜欢你笑的样子。真美……”轻轻握着兰的手,这次,连眼神都变得温柔了。

“新一,你今天真得很反常啊。这不像平常的你。新一,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兰一本正经的“质问”眼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男人,正因为熟悉,所以这样反常的新一让兰很不习惯,虽然她很希望新一能这样温柔地对她,而不是一个劲地对她将案件。但,果然,这样的新一,让兰感到陌生呢。

“呃……没有啊。什么都没有!这样的我,果然很不正常吗?”新一一紧张(不会是心虚吧),额头渗出点点汗珠。

“恩。相当相当相当的不正常!”兰睁着她那双澄澈明亮的大眼睛,认真地而且严肃地并且郑重地点头。

“啊。呵呵~~我也这么觉得。不过今天不得不这么做。”灰原哀,你竟然说兰喜欢这样,她明明不喜欢嘛!灰原哀,你竟然设计我!算你狠!你等着,等我明天回去找你算账!

(画外音:“阿嚏!啊拉,是有人在我背后说我坏话吗?不用想也知道是工藤某人。继续吃我的蛋糕。”)

“不得不这么做?这是为什么呢?说到底,新一,你果真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该不会,该不会,你真的喜欢上别人了吧?”说着,兰的眼眶似乎又红了。可想而知,兰又想歪了。

“啊,不是这样的!兰,你不要多想。没有没有,绝对绝对没有!自始至终,我心里只有你一个!我只爱你!毛利兰,听着!我,工藤新一,这辈子,从小到大,只爱一个女人!虽然她有点野蛮,有点暴力,有点……啊!兰,不要扁我啊!我说的都是真心话!”面对兰突如其来的一拳,新一熟练地躲过了。

“有点野蛮,有点暴力??恩?新一!不要告诉我,你皮痒痒了,欠扁了啊!”虽然前面的话令兰着实感动了一番,话越到后面,越是让人听着不爽。此时,兰的额头上已经蹦出清晰的青筋和黑线,摩拳擦掌,可以听见关节的声音。

“女人翻脸真的比翻书还快。都说女人善变,我今天真是见识到了。我话都还没有讲完的说。”新一无辜得很。他也只能趁这时候小小的抱怨一下了,之后都要忙于躲避兰的空手道了。

可怜的新一,就连这小小声的抱怨,都被兰听去了……

“什么?新一?有胆子,你再说一遍!”兰额头的黑线越来越多了。火气越来越大。火药味越来越浓。眼看就要开战了。事实上,已经快要付诸行动了。

但是,就在此时,事情出现了转机……

兰原本想抓起身边什么东西就往新一的方向扔去,新一也正做好准备,要躲避兰的猛烈攻击。

“这是什么?好像有什么声音传出来……很熟悉的旋律。《Still For Your Love》?是这首吧。啊。它在那里?是在圣诞树下吗?”兰,放下手中的“凶器”,被乐声吸引,往树下走去。在圣诞树下,赫然躺着一个木质的,钢琴样子的音乐盒。优美的旋律从中缓缓流淌出来。

“真的是哎!好漂亮的音乐盒哦!新一,是你要送给我的吗?”兰对音乐盒爱不释手,捧在手心里,眼睛又散发出那灿烂的光芒,怒气顿时烟消云散。

“是啊。呵呵~我都快忘了呢。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你喜欢吗?”咻~~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恩!我很喜欢!谢谢你!新一!”兰沉浸在音乐声中,不自觉的自己跟着调子哼了起来。

“I wish forever her great happiness
Everynight in your dream I see you I feel you
Tears stood in her eyes Please don't cry
Forever still for you, still for your love”

“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样,我永远都祈祷你幸福快乐,不要再哭泣了,兰,我不会再让你哭泣。我始终是为了你的爱,始终为了你的爱。兰,我爱你,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更爱你。兰。”新一慢慢走进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方盒,放在兰的手中。

“新一……”此刻,兰已经感动的无以言喻了。

“新一,这……”在新一眼神的示意下,兰,慢慢拆开这个精致的小盒子。慢条斯理的打开盒子。一枚精致的银色戒指赫然映入眼帘。

“原本想在情人节的时候送给你,但是,看样子,情人节我回不来。实际上,再过不久,我就要离开了。那边已经催了好几遍。我好不容易才抽空回来的。所以,想趁这个机会把它给你,让你不再那样担心。我真的,不想再看见你,为了不肯定我对你的感情,而留下伤心的泪水。兰,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永远不再离开你。相信我。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做我最美丽的新娘好吗?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好吗?可以接受它吗?”新一深情款款,种种反常的行为也说得通了。这个别扭的新一啊。

“傻瓜,新一个大傻瓜!”说完,兰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扑入新一的怀里,幸福地哭了。

“看我,又让你哭了。虽然事先演练过好几遍,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我还是茫然无措啊。看,还是让你生气了。虽然,我是个出色的侦探,却不是个称职的男朋友。我会改的。我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新一笨拙地说着肉麻兮兮的话,这果真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啊。

“不,你不要变,你只要保持你原来的样子就好了。那才是我爱的新一。”兰摇摇头,泪水依然不止。

“我知道,这样子的仪式太简单,也太不浪漫,也太没情调。正常来说,应该有烛光晚餐,有乐队,有玫瑰,有……”新一很自责,情不自禁想起早些时候,因为案件而没能成功的理想中的求婚宴。

“不要说了。我不要那些。我只要你啊。新一。重要的是。今天没有案件缠着你,只有我和你,这……就够了。”兰捂住新一的嘴,不想听他再说自责的话语。

“真的吗?”新一有些喜出望外。

“恩。”兰满足地点点头。

“那,这么说,你答应了?”新一很是兴奋,那感觉,比侦破重大案件还要强烈千百倍。

“恩。”兰腼腆的点点头,脸颊因害羞而微微泛红。

“啊,太好了!我太幸福了!HOHO~~”新一高兴地把戒指戴入兰的右手无名指,兴高采烈地抱着兰转了一圈。

“放我下来了啦!我头晕了。”看着右手无名指中,她的戒指,镶着“S&R”的字样,还有一颗小小的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夺目的七彩光泽,兰感觉自己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兰。我爱你。”新一终于让兰平稳地站住,紧拥着她,在她耳边深情地说。拥着兰,新一觉得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我也爱你,新一。”兰幸福地依偎在新一的怀中,感受着他如雷的心跳。原来新一也这般紧张呢。呵呵~

唇,找到了彼此的;吻,是最好的表达。

两颗年轻的心得到了共鸣,也找到了彼此的归宿。

“咚——咚——咚——咚……”落地钟敲响了午夜的钟声,圣诞节到来了。在这个圣诞夜中,他们许下了一生的约定,一个关于幸福的约定。

【全文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7-15 01:19 , Processed in 0.156110 second(s), 26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