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15|回复: 3

[同人连载] 天使不在哭泣

[复制链接]
Harley 发表于 2013-11-30 23: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卧在病床上的柯南哀伤看着垂着头的兰,虽然只是背影,但他知道此时兰正在偷偷哭泣,哭他,哦,不,准确的说是工藤新一,没错,工藤新一死了,在他见证到黑衣组织的真正恐怖后,他就做了这个决定,让兰永远放弃工藤新一,而唯一的办法就是死,让新一死,再让兰死心。虽然这个决定让他自己也心痛,可是,为了保护她,他只能这样做。
病房外,一个小小的身影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冷冷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随即,便默默的离开了那里,她不用急的啊,因为工藤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努力回到毛利兰身边了,那她的机会不是更大吗?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回慌呢?为什么啊?
是了,是从那个时候起,柯南知道了黑衣组织的准确消息,心急的他为了捣毁黑衣组织,便定了周密的部署,精心策划好了每一个步骤,是的,他成功了,但同时也失败了,成功是他捣毁了在日本的黑衣组织,但他却知道了黑衣组织的真正阴谋,一个更大的阴谋,一个令人一听就毛骨悚然的阴谋,一个连她都不知道的秘密,黑衣组织原名叫魇,一个恐怖的组织,比他们所了解的组织更为骇人听闻。当他看到那堆资料后,就如当头棒喝,犹如看到死神一般的,从那以后,他脸上就再也没有了笑容,他没有跟任何人说,就连他的父母,那堆文件也被他秘密收藏起来……他想自己承担起来,他从来都是这样……
柯南今天出院,身上的枪伤就是那时候弄得,他自从那时起就在没露出真心笑容,虽然脸上一直挂着虚伪的笑容。哀一直冷冷的看着一旁和兰说笑的柯南,心里很不是滋味,是啊,他太绝情了,他居然一直没告诉她他今天离开日本,他们明明是一条战线的人啊,为什么要隐瞒他要离开的事,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作下这样的决定的,哀冰凉的心变得更冷了,自从那时起,柯南的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毛利兰,再也看不到别人了,满满的都是哀伤的兰。
  机场——
“兰姐姐,我要跟父母会美国了,以后我会回来看你的。”柯南甜甜笑着看着兰。
兰温柔的扯出一丝笑容,蹲下,轻轻抱抱柯南:“以后,没有兰姐姐陪在身边,要自己照顾自己,兰姐姐,也会想你的。”说着兰又流下了眼泪。兰轻轻擦了擦泪默默转身离开了,平次走过来只悄声对柯南说了一句你要想开点,保重。便神情凝重的走开了。少年侦探团的各位围着柯南感伤的说了很多话,最后在江户川文代的终止下结束了这次送行,哀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十年后    纽约
FID

“忆啊,这回上头叫我们去铲除逃往日本的魇的余孽,你不高兴吗?我们这群人里啊,可是你最想铲除那个组织啊,现在只剩几个侥幸逃脱,不成气候的余孽,你干嘛还愁眉不展的啊!”Andy懒懒的斜靠在沙发充满不解的看着眉头紧锁的新井忆。
   新井忆没有答理Andy,好像是累了很久似的闭上眼睛,似乎很快睡着了一般,只是他小声嘀咕了一句:“日本啊,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1)
日本之行一

   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突然出现在东京的成田机场,但他们并不是引人注目的中心,但在他们中间一个黑发的帅气小伙到引得路人回头观望。
Wow, this is ** ah, ah really beautiful!成田机场门口一位有着金色波浪长发的美女感叹道。
“忆,This is what you have been referred to the place could there be?Andy转头看着那个打从他认识他以来就一直给人很冷漠的忆。此刻,他的脸上竟多了一丝的温柔,这让Andy诧异不已。
Executive,听说日本方面会派人协助我们,怎么还不到啊!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很累了啊。”Albert疲惫不堪的靠在附近的墙上。
忆皱了皱眉头,回到:“是说过,不过到现在也没和我联系。”话音刚落忆的手机便响了。
“喂,对不起,我这边出了一点小问题,我现在在机场里,你们在哪啊?”
忆的手机里传来用怪怪的大阪口音赔罪的声音。

忆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微笑,但他的语气还是冰冷的回答:“机场门外。”


这边服部郁闷的挂上手机,干嘛啊,不就迟到一小会儿,好像谁欠他一百万似的。耶,服部突然看到门口一群外国人当中的黑发少年,那是,那家伙是。服部焦急惊讶的冲到一群说笑的外国人中间,吓了他们一跳,可服部并没有注意这些,他只是用力扳住新井忆的肩,激动的道:“工藤,你是工藤,你小子回来也不说一声。”服部完全没注意到当事人冷冷的脸和周围人诧异的神情。

“喂。”突然一声冷冷的招呼吓了服部一跳,他愣愣的看着新井忆那张酷似新一的脸。
“放开你的手,我叫新井忆,日本的警察都是那么毛躁吗?那我对这次的合作深表怀疑。”新井忆冷笑着看着服部。
服部呆了,他这才相信刚才的话是从只是被他称为工藤的人嘴里说出来的,他一下生气了:“喂,你不要那么嚣张,我不过是把你错当成多年没见的好友而已,跟我走,日本方面为你们安排了住所。”说着便转身向外走去。
在服部转身的刹那,新井忆像放松了一般松了口气,便跟在了服部的后面。
博月酒店——
在酒店的门口,一个打扮干练的女人不时焦急的看着腕上的手表,不时向外张望,突然,她惊喜的看见服部带着该带的人回来了,便急急的迎了上去
问次元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1-30 23: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使不再哭泣

博月酒店——
在酒店的门口,一个打扮干练的女人不时焦急的看着腕上的手表,不时向外张望,突然,她惊喜的看见服部带着该带的人回来了,便急急的迎了上去。
     女人一走近,便深深的鞠了一躬:“我的名字叫毛利兰,仅代表日本方面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们的错误。”
Adrian走上前,绅士的牵起兰的手亲吻一下:“美丽的小姐,你无须向我们道歉,因为你本没有错。”
兰温柔的笑笑来回应Adrian的友好。
“喂,Executive都没有回应,你不要先自做多情了。”Angus开玩笑的搭上Adrian肩。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新井忆。
新井双手插在裤袋里,豪不畏忌的看向兰的眼睛,黑色的墨镜下谁也看不清他的眼神。
不知为什么,大家都有莫名的紧张感。
而兰的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惊讶。
“你们很无聊吗?”新井忆冷漠的从兰的身边走过,用冷冷的声音训斥着他们。
兰像掉进了冰窟一样,因为她听见新井忆在经过他身边时,小声的道了一句:真是爱出风头的女人。
小队的所有成员都跟上忆的脚步,因为知道忆的恐怖,说实在话,队里所有的成员都讨厌他,除了一个人。
Andy走到呆了的兰的身边笑道:“毛利小姐,我们Executive就是这样的人啦,其实他没有恶意的,你不要太在意了。”
“Andy。”新井忆冷冷的回头。
“忆,你们先走,我等一下来。”Andy露出灿烂的微笑,可是,“是个千年大冰山。”看到忆的表情,Andy发出感慨。“对了,毛利小姐,你刚才为什么那样看着忆呢?”
“毛利小姐……”
“恩,啊,没有,没什么,只是以为看到认识的人罢了。”兰揉了揉太阳穴,定定神。
(2)怪盗基德?
“小侦探,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刁了啊。”突然一个戴棒球帽的人出现在新井忆的面前。
新井忆倒吸了口凉气:怪盗基德?
“呵呵,我看你想要骗过所有人呢。”
新井忆不动声色的绕过他还冷冷的嘲讽了一句:“日本人还真是不懂礼貌了。”
快斗愣楞的看着新井离开的背影:难道我认错了?
“啊,快斗,你来了啊!”兰一进饭店就看见黑羽快斗酷似新一的颀长背影,不禁温柔的一笑,想当初刚见到他是,还激动哭了出来,以为是新一…..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真的很傻。
“兰啊。这家伙是谁啊?”黑羽随意的声音却撞击了新井忆的心脏。
“哦,这是FBI的探员Andy,我们这次的合作对象。”兰温柔的笑笑。
快斗斜眼看看身后新井离开的道路,不爽的道:“那家伙也不会是……”
“恩,他叫新井忆,是这一队队长,听Andy说其实人不错,就是人有些冷。”兰无奈的笑着看着快斗。
黑羽一脸不信的样子。“对了,服部呢,人跑哪里去了。”黑羽四处张望。
“我在这里啦。”服部一脸不爽的将车钥匙放好,向兰他们走去。
“哟,怎么?黑炭的脸更黑了。”黑羽开玩笑的道。
服部气氛的吼道:“黑羽,你这家伙,我还不是被某个人气的。”
“不会又是他吧。”黑羽平静的问。
服部先是一愣,“啊。是啊?”
“你们俩打什么哑谜啊?”兰一旁不解的问。
“没什么。”服部和黑羽很有默契的一齐回答。“对了,兰,你跟对方协商一下这次的任务行动的会议的时间。”黑羽说道:“我和服部通知剩下成员赶快集合。”
“恩,我明白了,”兰认真的点点头,转身对Andy道:“Andy,你能帮忙安排一下吗?”
“No problem。”Andy灿烂的一笑:“那毛利小姐,我们走吧!”
黑羽和服部看着毛利兰走后相视一眼,彼此就明白了心里想的“你也怀疑吧。”黑羽首先开口。
“是啊,不过……”
“不过,他伪装的很好,你想说吧?”黑羽接过服部的话,服部点点头。
一时间俩人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久服部突然拍拍黑羽的肩膀:“别想了,那家伙的大脑不是人造的,谁管他呢?我们还是先做好自己的事吧。”
“说的也是!”俩人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对了,我们队还有谁啊。”
“白马探。”
黑羽瞬间石化!服部则露出得逞的笑容。
当黑羽反应过来时,服部以走出好远,他激动的大叫道:“服部,为什么有他啊?”
服部双手插在裤袋里,无奈的转身,无力的道:“有什么关系,他又不知道你的身份,你现在可是警察啊。还是……”服部话锋一转,坏笑着看着刚跑到身边的黑羽,“还是你还想做怪盗基德呢?”
黑羽一愣,激动地道:“你胡说什么啊。”他看着太阳认真的道:“我可是答应某个人的,再也不会让她失望。”
“不就是青子吗?还说某个人。”服部鄙视道。
黑羽脸红了,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你和和叶不是一样。”
这时打闹的他们完全不知道新井忆站在窗台边看着他们,嘴角露出久违的笑容。
“队长。”Andy突然破门而入
新井忆皱皱眉头,收起了笑容,回头用眼神询问莽撞的Andy。
“忆队长,毛利警官代表日本警方来协商关于行动回忆何时开始。”
“哦,是吗,请她进来吧。”新井若不其时的坐在了椅子上。
兰走了进来,看见取下眼镜的新井忆正冷冷的看着她,那张酷似新一的脸却一点也不温柔,兰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新井忆身边,用日本人最常用的礼节打了招呼,在Andy的引导下坐在了新井忆的对面。
  很快,在兰的容忍下和新井忆刻薄的语言下,两人达成初步共识。兰离开时已经很晚了。

Andy把兰送走后,坏坏看着新井忆,一直笑个不停。
新井皱皱眉头,“Andy,没事可做吗。”
Andy笑着八卦的问:“忆,你是不是喜欢毛利警官啊!”
新井忆的心轻轻抽搐了一下,但脸上却还是装的面无表情,他冷淡的看了Andy一眼,淡淡的道:“何以见得。”
Andy先是一愣,他本来以为会被忆骂,可是没想到忆居然会问为什么,虽然他知道忆想什么是琢磨不定的,可他还是决定说出来:“如果是以前,像这种小事,以你绝不会亲自接待,往往会推给副队长的,而且,”Andy看了看忆见他面无表情的喝着咖啡,于是继续道:“而且你的眼神从没离开过兰小姐。”
新井忆看着Andy,喝了口咖啡问:“还有吗?”
“没。”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Andy突然觉得恐怖,于是识趣的闭上嘴。“那我出去了!”Andy选择了开溜。

忆转过身,看着窗外。影子倒映在窗户上,落寂的表情毫无掩饰的映在玻璃上:兰!

(作战会议)
“什么?”服部拍案而起,“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新井面带嘲讽的看着愤怒的日本警察。
白马探强忍怒气说道:“那么,请问新井队长,为什么让我们不跟着过去,而是后勤支援。”
“因为我不信任你们的能力。”新井毫不避讳的道:“我作为队长,所做的决定关系着我所有队员的生命,我不能拿他们的生命开玩笑,不能因为这时你们的地方,我就要迁就你们的决定,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放弃这次的任务。”
“哦,原来如此,那么就是新井队长很相信自己的能力的咯!”一直默不吭声的黑羽快斗抬头对上新井冷漠的双眼不羁的道。
新井倒吸一口凉气,这些人中最难对付的就是黑羽快斗,那家伙确实不是省油的灯。
黑羽站起身,直直的走到新井忆的面前,灿烂的一笑。
服部忍不住笑出了声。
只见黑羽伸出的手上拿着一柄黝黑发亮的手枪。
“难道新井队长所说的能力就是自己的手枪被拿,自己还不知道。”黑羽面带嘲讽的看着新井难看的脸色,随手把弄着那把手枪。
队上所有的人看着自己的队长第一次被人这样捉弄,是想笑又不敢笑。
新井站起身与黑羽面对面的对峙着,此时的气氛仿佛天使与恶魔,光明与黑暗,仿佛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战火即将燃发。黑羽的从容的笑脸和新井难看有些可怕的脸色……
新井嘴角上扬不屑的道:“原来日本警察还会这种鸡鸣狗盗的事啊,我看不用当警察,当怪盗好了,应该比警察赚钱快。”
黑羽料到新井会这样说,不慌不忙的将手枪递给新井毫不在意的说:“难道新井队长不知道这样一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面对敌人我们会比你们更了解敌人的动向。”
一时间新井无言以对,黑羽的确是一个不可小瞧的对手。但他选择不在与黑羽耍嘴皮子,他坐下,脸上又恢复一成不变的平静与冷漠:“我做好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冷酷而又强硬的语气让黑羽等人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混蛋!”服部再也按捺不住,一下冲出了会议室,兰和白马探追了出去,毕竟服部是这次与FBI合作的日本方队长。
黑羽看着服部跑出去的方向,转身想跟过去,到门口时他回过身气愤得道:“新井。送你一句话:当半月照在牵牛藤上到00:01分,弯曲成半月形状的枯萎的牵牛被乌鸦的羽毛燃烧殆尽。”说完黑羽充充离开。
“那是什么意思?”愣了半天的Andy奇怪的问。
“谁知道。”新井的语气波澜不惊:“今天散会。”

(黑羽与服部逼问)
自从上午开完会后Andy一直对那句字谜耿耿与怀。他知道新井一定知道,所以一直缠着新井告诉他他句话的意思。可新井一直默不作声的做着自己的事。就在Andy想放弃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关门的声音,接着是服部奇怪的大阪腔:“想知道吗?我告诉你好了。”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Andy大惊。
服部和黑羽没有理会Andy的提问,径直走进了屋。
服部恶狠狠的看着背对他们的新井道:“那就话的意思是,工藤新一,你死定了。”
“噎”Andy茫然,眼睛成了两点。
“啊啊,我们知道这跟某人没有关系啦。”黑羽面无表情的道。
“啊啊,是啊,只是某人的目的太不纯,太明显啦。”服部同样面无表情的道。
“明显是不想让某人的女朋友去涉险嘛。”(黑羽)
“就是啊,不要把我们也牵扯进去嘛。”(服部)
“我想某人应该很了解我们吧。”黑羽不在打哈哈半说话,而是很认真的看着背对着他们的新井一动不动的背影。
“啊,也许某人的动机是也不想我们涉险,毕竟我们都有要守护和不想放开的人。”服部也真诚的道。“可是,如果某人还记得我们的话,就应该了解我们几个好像是同类人吧。”
“算了,服部,我想某人应该忘了。”
“啊,就是啊,黑羽,不然某人就不会那么绝情了。”
(两人又开始唱双簧)
“不知道是谁曾经救过某人啊?”(服部)
“不知道谁是某人的干弟弟。”
“噎,工藤是你干哥哥,我怎么不知道。”服部大惊这第一次听说的惊爆消息。
黑羽也惊“我没说过吗?”
服部摇头来表示他完全不知道。
“两位,你么让你再说什么啊。如果没事请出去。”Andy有些愠怒。
“哟,这件事与你无关,你可以先出去吗。”服部反而喧宾夺主。
“你们闹够了吗?”新井终于忍无可忍发怒了。
“没有。”服部和黑羽异口同声,“你终于有反应啦,某人。”
新井柔柔太阳穴,无可奈何的想:真是败给他们了。
“哟,某人有表情了。”服部调侃。
“服部…..”新井彻底无奈的看着他们。他知道如果他不承认,他们两个一定会把他逼疯的。
“这是什么意思,是承认你是某人了。”黑羽还不放过他,要听他亲口承认和道歉。
新井深吸了一口气道:“对不起了,两位,怪盗基德和关西大侦探服部平次。”
“切”两人毫不领情。“现在承认错误太晚了。”
“我只是不想让你们陷入太深。”新井幽幽的道。
服部看着新井忧伤的表情,自信的笑着:“早就陷进去了,白痴。”
黑羽也笑着说:“早在怪盗基德出现时,我就陷进去了。”
服部不满的道:“如果要找罪魁祸首的话,去找一个叫江户川柯南的小鬼好了。”
“说的对。”黑羽点头坏笑着看着新井忆。
“咦诶。”新井一惊居然觉得自己无话可说,一股久违的冲动涌上心头。“呵呵,”它再也抑制不住,不停的向外涌出,“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到最后新井忆越笑越大声,感觉停不住似的。
黑羽和服部相视一看,也大笑起来,只留下一头雾水的Andy看着开怀大笑的三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你最好赶快把计划改掉,不然……”服部和黑羽突然一起怒目而视。
新井尴尬的笑着:“知道了,知道了。”
“兰,那边你放120万个心好了,毕竟我是日本方这次行动的队长,我会给你开个后门的,尽量不让她做危险地事。”服部坏坏的道。
一提到兰,新井的表情就黯淡下去了,倒是Andy很八卦的钻出来:“兰小姐真的和忆有关联吗?”
“噎,原来你还在这里啊?”被大家无视N久的Andy。
Andy无语中……
“这件事不要告诉兰。”新井幽幽的道。
“这我们知道,笨蛋,我们总不至于说那个死掉的工藤新一又从坟墓里爬出来了吧。”黑羽斜眼看着新井。
“说的也是。”新井苦笑道。
“不过这样好吗,兰她可还是单身啊,你还有机会,不是吗?你要放过这样的机会。”服部担忧的问。
“我和她再怎么说也差了10岁,不是吗?”新井自嘲的道。
“白痴。”服部和黑羽异口同声的鄙视道。
“还有,你们要小心,我之所以不想你们插足,是因为Gin逃掉了。”新井严肃的的看着服部、黑羽。
(与黑衣组织正面对决)
“黑羽,服部,你们是用什么样的方法让那个顽固的家伙点头的。”在去行动任务的车上,白马探好奇地问。
“哈哈,等这次案件解决之后再告诉你。”黑羽神秘的向白马探眨眨眼。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1-30 23: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决定写短篇,如果大家想看长篇的,请留言,当然长篇的剧情肯定不一样!)
先发一部分文,过几天在发短篇大结局!
“黑羽,服部,你们是用什么样的方法让那个顽固的家伙点头的。”在去行动任务的车上,白马探好奇地问。
“哈哈,等这次案件解决之后再告诉你。”黑羽神秘的向白马探眨眨眼。
白马探翻了翻眼睛,露出经典半月眼。
“与其这样说,还不如到最后让某人举行一个正式的道歉会。”服部调侃的看着新井。
新井只有假装没有看到服部的表情,看向别处,但即便是这样,一车人也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明明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的新井忆此刻正是一脸无奈的看着窗外露出苦涩的笑容。

而此时一间黑暗的屋子里一张老旧而破旧的桌子上摆着几张照片,在昏暗的灯光下分明看到的是7岁的柯南,17岁工藤新一,17岁的新井忆,17岁的毛利兰和27岁的毛利兰。桌子前,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坐在那里,灯光只照到半张脸和他嘴角的狞笑。

  “哟,你这么快就找来了。”
  新井看着GIN冷笑的脸,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Gin,这回决不让你逃掉。”新井坚定的道。
      “是吗?”Gin看了看四周包围他的人冷笑。
  “可是,cool guy,,你失算了哦。”GIN,哦不,是贝尔摩德一下撕掉了易容面具露出了她漂亮的脸。
“贝尔摩德!”新井惊呼。“那Gin在哪里?”
“Gin!”贝尔摩德嫣然一笑:“应该找到天使了吧!”
新井倒吸一口凉气:“兰!”他仿佛觉得他的大脑中有什么被炸开了,在没有什么理性的分析和什么逻辑的推理,也顾不得贝尔摩德了,他只知道,兰,要赶快找到兰,所人人都诧异看着现在慌乱的新井紧张的向外冲,从来没有这样慌张的头竟然为前几天还冷嘲热讽的女人那么紧张,真么回事。
贝尔摩德还站在原地,看着追上去的服部和黑羽急急的叫着:“工藤•••等等••••••”然后嘴角露出轻轻一笑转身跳了下去。
而众人看到贝尔摩德逃跑也追了出去。
“工藤冷静一点。”服部看着慌乱的新井一点也不像原来的他,急得一拳打了过去:“你给我冷静点。”
黑羽和Anday看着被打的跌坐在地上的新井低着头,看不见表情,可是一滴一滴往下落的眼泪告诉他们他哭了。
“工藤••••••”黑羽欲言又止••••••
新井站了起来抬起头,眼角还挂着泪,但却微笑着看着服部:“谢谢你,服部。”
“别说了,赶快走吧!”黑羽坐在了车上催促道。新井等人立刻上了车。
“先回饭店吧。”新井皱着眉头道,眉眼里满是不安。
“放心吧!兰不会有事的,既然被选中与你们合作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服部安慰的拍拍新井的肩。
“你可别忘了,毛利兰可也是让当年大侦探工藤新一也害怕招惹的人啊!”黑羽笑着调侃道。
“噎,毛利小姐那么厉害吗?看起来不像啊?”Anday疑惑的说:“毛利小姐看起来很温柔啊!”
“呵呵。”新井先是一愣在意笑,心情放松了很多,他在心里默念道:兰,你一定不要有事啊!

而此时的兰的确被袭,现在博月饭店一片混乱,躲在沙发后面举枪的兰留下一滴冷汗,那些家伙到底是谁?
“毛利兰小姐,你不要躲了。”寒澈入骨的声音在大厅里回响着。
毛利兰警惕的提防着。随时准备反击。
“gin,你果然在这里。”喘着粗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新井忆!?兰惊讶,那是新井忆!
“兰在那里?”新井厉声问道,担忧之情尽表无疑。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来了,贝尔摩德那家伙果然有放水啊,那个臭女人。”Gin恶狠狠的骂道。“不过没关系,我也早料到了。”gin看着跑进来的服部等人冷笑。
“让你做个选择好了,大侦探。”Gin冷笑着看着新井忆。
“你到底想干什么?”新井愤怒的问。
“我在这座饭店里安装了炸药。”Gin嘲讽的看着新井“我知道你这样苦心是为了什么,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放掉所有的人或放掉毛利兰。”Gin的手里多了一个遥控器。
“什么?”新井呆愣在那里。
“要不你和毛利兰给我陪葬,要不让所有人给我陪葬。”gin现在以变得疯狂了。
新井沉默了。
躲在后面的兰迷惑的想,他新井忆跟她非亲非故,又是一冷血动物,那家伙那样威胁他,怎么可能有用。
Gin看着新井犹豫的脸大笑道:“怎么了,警官大人犹豫了,难道你不在乎她的生命了吗?你不是一直欺骗她就是为了保护她吗?”
欺骗她?欺骗谁?兰心想。
新井不语,他不想兰有事,但同样这幢楼的其他人同样也是无辜的,他到底该怎么办?
“工藤••••••”服部担忧的看着新井的皱着眉头的脸。
工藤?那是服部的声音,服部在叫谁?兰的心抽痛了一下,新一••••••
“Gin,你太卑鄙了。”黑羽气氛的大叫。
“忆,该怎么办?”看着新井犹豫的脸,Anday不确定的问着。
“忆?”Gin听到这哈哈大笑起来,“新井忆,我还以为你已经向大家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真实身份?”Anday疑惑的看着新井忆。
真实身份?兰也疑惑的想知道答案。
“Gin,你到底为了什么,为了报复我,那就冲着我来。”新井忆激动气氛的怒吼。
兰心想:这人到底和新井忆有什么仇啊!要这样对付他,还有新井忆,那家伙不知道是为了谁这么激动,对了,他刚才有问兰在哪里,兰是他女朋友吗?呵呵,居然跟我同名,真巧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生会喜欢他。
“你死了,那多没趣啊!。”Gin冷笑着“大侦探。”
“Gin,放了兰,放了大家,我随你处置。”新井看着gin残忍的笑容正色道。
“对了,我该叫你什么呢?我现在比较迷惑?”Gin好像完全没听到新井忆说的话,自顾自地说,“新井忆,江户川柯南,还是••••••”gin抬头故意停顿冷笑着看着他。
江户川柯南,他是柯南,怎么会,骗人,柯南他每年打电话时都不会这样啊,而且为什么小小年龄回进FBI,而且为什么还有个还是,还是什么?不知为何,兰的心紧张起来。
“gin••••••”新井忆想打断他接下来说的话,可是Gin抬高了音调冷嘲热讽的看着新井忆:“还是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对付魇组织的银色子弹••••••”
兰躲在后面听到Gin的话,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受着剧烈的撞击,那些话代表什么意思,新井忆到底是••••••
“工藤新一。”Gin说出了兰心中的答案,一瞬间兰的所有防线都破裂了,为什么?泪水立刻模糊了她的双眼,为什么?这不是真的,新一,新一他早就死了,是那家伙搞错了,一定是那家伙搞错了,兰对自己说。
“放了兰,”新井的声音近乎哀求了:“放了大家,我怎么样,随你处置。”新井将枪丢在了地上。
“工藤,你死了,兰怎么办?”服部和黑羽看到新井这样,同时焦急的问道。
新井眼神哀伤的道:“没关系了,新井忆对于兰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人,而工藤新一,不是在十年前就死了吗?”新井说完又自嘲的笑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死了,兰会哭,但不会哀伤。”
兰已是泪流满面,兰是她?那新井真的是••••••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直这样骗我,伤害我。
“那江户川柯南呢?”服部看着哀伤的新井心痛的问:“江户川柯南可没死。”
“有蝴蝶结变身器,如果实在要见本人,让黑羽去好了。”新井忆好像开玩笑似的说道。
“呵呵,想的美?”Gin冷笑着:“我只给你两个选择,没有第三个。”
“你何必这样?”新井眼神现在不再冷若冰霜的锐利,“自从被你们灌下药变小后,我没有那一天不想除掉你们,现在我是基本做到了,我们是敌人,对付我就行了,何必对付其他人。”
“我只是想让你也尝尝最重要的人离开你的滋味。”Gin的眼睛变成了嗜血的红色“你杀了Boss,我要为他报仇。”
新井一步一步的走向他:“我为了兰,也可以不惜一切,甚至伤害我自己也在所不惜,但我同样不能伤害别人。”
兰听见后愣住了••••••
新井继续靠近着:“为了不让兰涉险,我甘愿自己背负一切的一切,隐瞒一切真相;为了兰能幸福,我宁愿告诉他活着的我已经死掉,只望她不要在傻傻等待,宁愿一人饱受相思之苦;我伪装原来的我,将自己冷冻起来,只希望没有人怀疑我的身份,怕别人伤害到兰;所以••••••”新一伸手想夺过遥控器,可是Gin好像早知道他会这样做,轻轻一躲,顺势向新井的后背打去,新井被强力的力道打到了墙角,嘴角立即溢出血来。
新井擦着嘴角的血,愤怒的看着Gin,但突然他看见躲在沙发后满脸泪痕的兰,眼中露出惊讶,兰也同样看见了他。新井赶紧移开视线,兰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过,太好了,兰没被抓住,太好了。新井的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温柔和欣慰,但兰还是看出来了,新一是因为她吗?
现在兰觉得自己的心被填的满满的,自从以为新一死后,自己的心一直是空空的,她之所以选择当警察,就是因为想继承新一,抓捕犯人,只有这时,她才有活在世上的感觉,可是刚才听到新井忆就是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时,她觉得自己本来破碎不堪的心更加支离破碎了,她开始恨工藤新一,恨他欺骗自己,但是后来听到了他说的话,她开始慢慢明白了,原来新一的心里一直有自己,一直担心自己,一直爱护自己,承担了一切包袱,原来一直也没有放弃自己,一直以柯南的身份来安慰自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一直一直•••••••
“工藤新一,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做出选择吧!10秒之后,你在不说出你的答案,我就让你在没选择。”Gin冷冷的看着新井。
什么?新井不甘心的想,好不容易看到兰没事了••••••
突然躲起来的兰开口了:“让大家走好了,我留下。”
“兰••••••”新井惊讶的看着兰。
“不能同生,那我们就同死。”兰眼里含着泪水温柔的笑着看着他:“这不是新一你说的吗?”
“兰••••••”新井,哦不,现在应该是新一了,现在的新一嘴角释然的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不能同生便同死。”新一走到兰的身边,扶起了她。
“兰!”大家惊讶的看着他们俩。
“好啊!”Gin笑得诡异,给你们十分钟时间离开。
博月饭店还活着的人听到这话都争先恐后的往外跑。场面一片混乱••••••
“工藤,那你们怎么办?”服部问。
“你们先离开好了。”新一自信的笑笑。
服部等人看见新一露出这样的笑容,想想便说:“那好,你自己小心。”
“等等,那忆他••••••”“先离开好了。”黑羽打断他要说的话,“他决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会来。”说完便拉着Anday出去了。不多一会,就只留下了工藤新一、毛利兰还有Gin。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1-30 23: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等,你们放开我。”被脱出来的Anday使劲甩开了他俩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新井忆到底是谁?”
黑羽看着他笑笑:“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要听吗?”
“要。”Anday八卦的点着头一脸期待的看着黑羽。接下来很长一段故事时间。

“gin,你现在满意了吗?”新一紧紧握住兰的手怒斥着Gin。
“满意?”Gin冷笑,继而疯了似的哈哈大笑,突然听见轰的一声,底层突然爆炸了。
新一抓住了这个时机,对着脚下一圆形物体猛地一踢,Gin仿佛没料到新一会有此一招,完全没有防备,被新一的强力直射直接命中。“快走,兰。”新一拉起兰的手就像楼上跑。
“新一?”兰疑惑的看着拉着她奋力像楼上跑的表情焦急而严肃的新一。
砰砰,随着枪声传来了Gin的咒骂声:“可恶的家伙,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砰砰,随即又是两声枪响。
兰,看着近在咫尺的子弹痕,新一担心的将兰拉到了前面:“兰,快点走。”新一焦急的催促着。
砰砰••••••
恩,新一吃痛呻吟出来。
“新一••••••”兰担心的转过头,却看见新一流着血的手臂,“新一,你••••••”
“没关系,只是射中了手臂。”新一微笑着看着兰来安慰她。
兰一听,柳眉一皱,生气的甩开了拉着她的新一的手:“都流血了,还说没事,”兰说着便哭了出来:“新一一直都是这样,什么事都强忍着••••••”
“兰,我真的没事。”新一温柔微笑着拭去兰的眼泪。“比起我手上的伤,我想我们还是快走,Gin很快就会追来了,快点,兰”新一漂亮而纤细的大手伸到了兰的面前。
嘛。兰走到新一身边,顺扯下自己的围巾:“不管怎样,先止血再说。”说着,兰熟练的包扎着。
新一呆呆的看着温柔担心而认真的兰,兰,我真的能给你幸福吗?兰,这样的身体不是工藤新一,亦不是新井忆,要说真的是谁的话,只能算是江户川柯南吧,所以,兰,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新一不禁痛苦的皱起了眉。
砰砰,枪声!新一下意识的将兰护在身后,退到了墙角:该怎么办。新一的额角滴下了一滴冷汗。
新一••••••兰心疼的看着新一愁眉不展,苦思冥想不安的脸。兰的心突然觉得好酸,明明是还未成熟的孩子一样稚嫩的脸,却刻画着不一样的沧桑感,明明是一张阳光的面容,却硬是变成了冷峻的表情,明明处事不惊的他,现在却变得如此慌张。新一,兰握紧了新一的手安慰着此时有些慌张不安的他:“新一,”兰温柔的小声说道:“新一,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最后会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的,我们都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不能同生,我们就同死吧!”兰温柔而坚定的看着新一的眼睛。
兰,工藤新一看着兰的眼睛,心的深处开始有一些东西开始溶解,是什么呢?新一心想,对了在过去的十年,做事开始谨慎,不再说出我一定会成功,推理不在当众公布,不在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是谁,一切都小心翼翼,当拉着兰的手时,心里也想着绝不会让兰死掉,为什么会这样想呢,对了,过去的十年开始慢慢的变得很悲观了,在没有确实的证据前,是不会猜想什么好的结果,不再想奇迹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一切的一切变得比以前更实际了。新一笑了出来,打心底的笑了出来,而且越笑越大声。
兰看着新一有些诧异,有些欣慰。
“工藤新一,你已经疯掉了吗?”gin冷笑着嘲讽。
“Gin,我们来打个赌好了,赌我和兰一定会活着出去,一定会。”新一语气坚定的道,眼中透露出自信的光,一种久违的闪耀的光芒。
Gin的脚步声一下停住。
突然,从楼梯上滚下冒着浓烟的东西,一下挡住了Gin的视线,并呛得他直咳嗽。就在这时,Gin听见上面乒乒乓乓的声音,,Gin气恼的胡乱向上开枪,并不顾一切的向上跑去,不管前方是否看得见,疯狂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冷静和判断能力。
就在Gin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一个急速的圆球状物质冲破浓烟,向Gin直射过来,一直向前冲的Gin与冲来的圆球状物体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立刻,重心不稳的Gin向后倒去。而Gin最后的视角是看到新一气喘吁吁得意的脸,Gin在弥留之际,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抬起手向没有注意的新一的心脏开了一枪,立刻一大片的鲜红占据了新一雪白的衬衫,新一的脸上没有惊讶,他带着温暖的笑缓缓倒下。
震惊的兰从他的身后接住了他:“新一,新一。”兰哭着叫道,但此时的工藤新一已失去了意识,长长的睫毛安静的搭在脸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可是兰和新一的噩梦还没有就此完结,Gin从楼梯下又爬了上来,他居然还没有摔死。
“兰带着蕨泪的双眼淡淡的看了一眼满脸流血面目狰狞冷笑的Gin便又将视线回到了新一的身上:“新一,你醒醒好不好,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好不容易知道你还活着,可你现在又要死,新一。”兰现在的声音并没有带着哭腔,反而像是温柔的劝着某人似得。
Gin冷笑着蔑视着现在的兰:“你不用求他活过来了,你不如求我,让我将你送到他身边去。
兰不语,满泪的双眼颤动着,然后轻轻闭上眼,眼泪像是在宣告着什么似的,缓缓换过脸庞,滴在了新一的脸上。
GIN举起了拿着枪的手看着兰,嘴角换成了兴奋地笑容,仿佛中了头彩似得。
突然,一张卡片射来掐在了Gin的扳机上,还有一排字:当,死神将灭去,消失在黑暗中的魔术师将带着光明落在了时间的情侣身边,我将来取最永恒的爱情,怪盗基德。Gin慌张的抬起头,只看见反光的单边眼睛和麻醉手枪,然后便失去意识的倒了下去,一枚炸弹正好爆炸了,堵住了出口的去路。
基德暗骂了一声:“搞什么鬼,然后转身看着面无表情的兰。”
兰看见他,仿佛突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得,她所有的坚强在瞬间中瓦解,:“基德,你是基德,”兰哭着道:“不管你是谁,请你快点救救新一,新一他,新一他••••••”
基德抱起了沉睡中的新一,对兰安慰的道:“放心吧,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救他和你的,如果你真相让他活着,就收起你的眼泪,跟我走吧!”
兰一听到新一有救,立刻站了起来跟上了基德,她不管多么小的希望,她都会相信,一如她相信新一一定会回来一样。
基德迅速向楼顶跑去,他清楚的明白,楼底已没有出路,想要活着,就一定要从楼顶逃生。基德拿起了对讲机焦急的道:“服部吗?”
立刻从对讲机里传出了服部平次同样焦急的声音:“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立即请求支援一架直升机,工藤新一受了重伤。”
“明白了。”平次立刻去准备了。
此时的兰纳闷的想,虽然他怪盗基德很久没有出现了,但他什么时候跟警察那么熟络了。但她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思考,因为现在新一比一切都要重要。
不多一会,基德便带着新一和兰到了屋顶,因为此时的大厦还未受到最严重的破坏,所以屋顶现在还没有什么事,而直升机已停在了那里,平次从直升机上接应基德。
“快。”平次焦急的将重伤的新一搬上了直升机,而直升机上的医生立刻对新一开始了抢救。
基德也毫不忌讳的钻进了直升机,同大家一起离开了即将倒塌的大楼,一上飞机的他立刻摘下了单边眼镜和白色礼帽担心的问:新一那小子没事吧!“
“快斗!?”兰惊讶的叫道。
黑羽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他打办成基德的样子,只是想尽量分散Gin的注意力,看来他成功了,不然他们并不能如此的轻易逃脱。
结局——
新一经过了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好在子弹并没有打中心脏,才能勉强捡回一条命,可是得知情况的灰原对小兰道,虽然工藤捡回了一条命,可是她并没有研制出aptx4869的解药,所以新一不可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兰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病房看着虚弱的新一,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康复的新一接到了一份奇怪的委任令,由于在日本还有黑衣组织的残余势力,所以让FBI新井忆化名,江户川柯南就读米花帝丹高校。
而此时新一郁闷的坐在了教室里,单手杵着脸看着窗外,更让他郁闷的是,他居然又和元太、光彦和同一个班,天啊,难道又要重复十年前的噩梦,最让他郁闷的是,自从他受伤以来,兰一次也没有来看过他,难道在大楼里经历的事只是一场梦。
“听说,今天我们班回来一个新同学诶。“步美八卦的对大家道。过了十年也成长成一名漂亮的女生了。
元太还是那么的胖,他边吃着汉堡,含糊不清的道:“听说,还是一位美女呢!”
“柯南,你干嘛那么闷闷不乐啊!”光彦担心的看着这位昔日的好友。
柯南看着大家,一群现在还很单纯的家伙,笑了笑“没什么。”
元太贼贼的看着柯南:“是不是,跟女朋友吵架了。”
柯南脸一红,慌张的狡辩:“才没有呢!”
光彦也狡黠的眨眨眼:“放心啦,我跟步美也会吵架,但最后都会和好的。”
步美的脸红红的。
就在这时,上课铃声响了,茱蒂老师走了进来,而这回茱蒂老师还是他的下属,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却看到茱蒂老师带着坏坏的笑看着他。
而一直在旁边安静的灰原也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
新一疑惑。
“everybody,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转学生。”茱蒂老师兴奋地道:“现在,我们让她来做一个自我介绍。”
就在新生进来的一霎那,柯南的眼睛都瞪大了。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工藤兰,是••••••”工藤兰故意拖长尾音看着柯南,引得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这个这个同样刚转学来不久带着眼睛的文静少年,江户川柯南。
“我是江户川柯南的未婚妻。”工藤兰径直走到了柯南的身边,挽着呆呆站起来的柯南的手臂亲呢的靠近他,用只有他听的到得声音道:“你这会休想逃走,工藤新一。”
                                                     (全文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9-27 05:06 , Processed in 0.042082 second(s), 21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