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53|回复: 0

[同人单篇] 查无此人

[复制链接]
iConan 发表于 2013-11-30 23: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给蘑菇云大可爱,想抽烟了就吃巧克力

1.
逛街前她对着镜子给自己抹了淡淡的唇彩,樱桃粉,五彩缤纷的水果味里她没有丝毫犹豫。店员笑得灿烂,说小姐眼光好,这个味道卖得最好。她微微一笑,想对了,图的就是就一大路货。以前,稍微准确点来说是几年前,宫野志保爱把自己打扮得死气沉沉的,不过不怪她,人随心走,低潮嘛,长期低潮,也不知道往哪儿走,租了新公寓找了新工作。她对自己说,振作点啊。镜子里的女人面色很不好,一头茶发乱糟糟的,眼睛里丢了那份自信从容,她自己都快认不得了。然后开始整理屋子,打了盆水爬上窗台开始擦掉玻璃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双膝跪地伏下身来一点点地把地板抹了两遍,最后挂上本白色棉质窗帘,挂起来逆着光才隐约浮现些简单的纹路来。

那之前宫野志保在医院待了三个月,前一个月她头缠着纱布昏睡,有个细胳膊细腿的小学生拖了张椅子一坐下就在她耳边叽里呱啦地扯上几小时还不累。他灰原灰原地叫她,人家护士走来走去满腹狐疑,怎么着也得加个姐姐吧,要不阿姨也成。呸,阿姨个毛人家可是风华正茂!俗烂的爱情剧怎么了,看惯了横一刀竖一枪的,其他时间还得温习几次么?你看后来剧情有些午夜档了,西装正太不在,她缓缓睁开眼,抬手摘掉了氧气罩,看到站在床边的女人,红唇仰起优雅弧度,细看有些鬼魅,但是很美,真的很美。接着宫野志保就这么看着那不断变换的口型,死活不晓得它在说什么,日,鄙视她活死人似的横在床上不能动吗?想开口却又发现自己出不了声,倒吓出一身汗,难不成哑巴了?女人伸手轻轻在她脸上抚过,指尖冰凉冰凉的,她忍不住一阵瑟缩,别过头去合上眼,心想老娘不陪你玩了总行吧。然后……然后她迅速地睡着了,醒过来被床边围着的一圈人给吓到了,扫了一圈目光停在江户川柯南那儿,恶狠狠地,心说江户川君你这唱得哪出,一边毫无意识地出了声。她一头黑线,睡着前明明!%$!@#%$……

“雪莉姐姐,你长得真的跟小哀很像耶!”吉田步美声音依旧甜美,一双眼睛闪亮亮地瞅着自己,她被盯得不好意思,脑子从当机里恢复,笑了一下,瞪向大侦探。那头没来得及给解释,圆谷光彦便凑上来小心翼翼打量她,接着迅速一阵脸红,自顾自念叨“看来真的是灰原的姐姐……”

谁说生活不是一出闹剧,都是出自灰原之手的药丸,同样的凉白开,她喝下去顺利变回宫野志保,小侦探却打了几个喷嚏昏昏沉沉地横躺了几天,照样起来生龙活虎,对着镜子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又一把,两边的脸都烧起来,红通通的,他还不死心,又抬手要掐被刚巧进来的毛利兰阻止,她说柯南你这是干什么,声音又惊又恐,而我们一向自信满满的大侦探竭力甩开青梅竹马的手又被她拉住,几番挣扎未果,大喊大叫一点形象也没有,他知道自己哭了,该死的,还是在她的面前掉泪。这他妈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噩梦?远远不止,他心里清楚得很,这可不是梦,是他需要正视的现实。

2.
工藤新一从碰见江户川柯南开始,一堆犯人便开始看着小胡子大叔严肃而缜密的呓语版推理,其中不乏自以为谋杀设计得天衣无缝鬼使神差,连证据都不销毁或是气定神闲地刚准备点个打火机烧掉物证,就两眼一抹黑醒过来发现手被拷在背后,眼前是目幕十三“我们都知道了,给个机会自己交代清楚吧”的眼神,再不然就是人品实在太差,江户川君还舍不得用他高端的手表性麻醉剂,干脆利落一个足球过来了事。也有时侯,细胳膊细腿的小正太心情不错,便能在他们尚为清醒时答个疑,到底是怎么莫名其妙地被摆了一道,比如刚开始用江户川这个身份,他能心平气和,甚至有些骄傲地回答“我叫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语气还特别欠扁的故作神秘。不过其实,即便后来,工藤新一渐渐地对江户川柯南心生芥蒂又有些留恋,一度非常为难,他也还是在被无数犯人问到诸如你到底是谁的问题时,这么回答。尽管有时侯,他会犹豫,他会在脱口而出之后一个人沉默很久。可是谁都知道,他爱推理爱福尔摩斯胜过别他一切,甚至当灰原见到XX瑟瑟发抖不能自己时,他对她说福尔摩斯迷决不会是坏人,坚定如斯。

当晚,灰原给他解药,他轻轻地抱了抱她,直视着她说“灰原,要是我们换种方式遇见,大概只会是……诸如擦肩而过那样”她听得泛酸,刚想说要不要这么半调子的矫情啊,大侦探麻烦你正常点说话,却被眼前人异常认真的眼神给打了回去,他停了一会儿,又继续说“有时侯啊,我会想,就这么一辈子做江户川柯南,又是如何。我真的想过,甚至是每一个细节,每一天是怎么醒过来,过怎样的生活。刚开始我觉得特别特别难受……”他勉强地笑了笑,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很迷茫的神气,发现她正开口要插话,没留任何间隙继续说“你知道的,要完全丢弃十几年来的……自己,并不那么容易。尤其是还有,呃,感情……”

灰原哀突然记不起后来工藤新一说了什么,印象里那晚他絮絮叨叨,然后第二天早晨俩人各自顶着一圈熊猫眼沉默地吃掉博士精心准备的早餐,江户川同学有几回哈欠声太嚣张搞得老师一个个白眼抛过来,她则是撑着头看一朵朵云飘来飘去,想到前几天陪步美去音像店听见的歌,怎么唱来着……你爱上风中的歌,用什么交换都值得,只要快乐,晴天里我为你放歌,阴天里我沉沉睡了,而你离开了。歌手的声音几分柔情几分迷离,转音的时候特别好听,歌的名字她不知道,她已经太久不听音乐了,她想等什么时候去买张碟来完整地听一听。以前在实验室那会儿,倒是有很多碟,各种语言的有些柔和有些激烈,很多时候一放就是一整天,在旋律里睡过去又醒来,继续干该死的高科技活。偶尔,只是偶尔,她会觉得挺享受,整个人陷入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想起小时候,她也是个小公主,有糖果有气球,相片里的小女孩笑得特别甜。再后来,这中间的记忆断了,时间太长,灰原哀几乎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去得那里,不过也倒是没所谓,因为有些事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比如在博士臂弯里睡着的雨夜,又比如某个古堡里的暗门,她捂住吉田步美的嘴,后者手里紧紧抓着要给江户川的面包袋子,再有就是,江户川柯南话痨一样给她说了一堆话的凌晨。

呃,估计是小学生当了太久,角色代入有点过,灰原哀觉得自己越来越天真,比如之前她对组织耿耿于怀恨不得把肇事者挨个抓来一枪崩了才带劲,而现在,拿实验室来讲,充其量不过就是摔了个大跟头,以前她没常识,其实摔了不要紧,滚几圈缓冲一下就好很多,说不定还一点不受伤光消耗热量呢。

3.
毛利一家少年侦探团之类的若干人等七最八舌地在病房里聊了会儿天之后就撤了,江户川随便找了个借口只身留下来,四目相对,又微妙又尴尬,她尝试开口说点什么,脑子里飞速运转想哪句开头比较合适,发现连称呼也不知道该是工藤还是江户川,毕竟她之前坚持喊他工藤,后来潜移默化里改成了江户川。而多数情况下,是灰原哀面对工藤新一,谁也料想不到,宫野志保碰上江户川柯南将是如何局面,包括两位当事人自己。

她想要么还是不说话了,干脆等对方开口,于是她开始细细打量起对面的小侦探,眼睛还微微得有点红,衬衣领口随意地松散着,万能变声器领结没戴,球鞋灰灰的,不知道小宇宙爆发的照明按扭有没有失灵,除了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还有,照例插在裤袋里的手。僵持了一会儿,她投降,移开目光,别过头去,正好看到天空里飘浮的云朵,橙色里带一点点红,悠悠的越远越浅,傍晚和清晨永远没法一样。灰原哀觉得自己糟糕透了,抬手抹眼,一片潮湿,她不停手,顽固地要命,就好像抹掉了就会是没哭过那样。

“够了。”她以为他不打算开口,声音突然响起倒是把她吓了一跳,她停下手,等他的下文。
“说真的,灰原,我原以为那晚是对江户川柯南的告别,我甚至很不舍,不停不停地,给你讲了一夜,连我自己都很意外,回到事务所之后,我看着那颗药丸发呆,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压根没做好准备来接受工藤新一的回归,他已经离我太远了,虽然好像是每天做梦都要重复无数次的事,又或者是渴望了太久,它真的来了,却一丁点都不真实,你能想象么,特别傻,毕恭毕敬地倒了杯水,第一杯还给喝掉了又倒了一次,然后把药放进嘴里,一口一口地喝,我甚至不由自主地数数,总共,呃,总共喝了三口。”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灰原哀已经别过头来盯着他,江户川的眼神非常平静,仿佛是作为一个旁白在叙述他人的故事,但他的语气,显然无法置身事外。“醒过来,大概是不死不活睡了整整三天之后的事了,但什么都没变,我冲到镜子面前,疯魔一样,以为又他妈的是做梦。”他舒了口长气,“其实以前失眠,我翻来覆去,有时会突发奇想,是不是第二天工藤新一就回来了,呃像这样,也很多次了,所以这回,本来不该有那么大的落差。只是,在我挣扎了很久知道真的觉得做好了心理准备,相信木已成舟,一切即将归位之后,事情还是照旧,一时之间……可能我比自己想的要来的脆弱吧,还在她面前红了眼。”

那天后来谁都没有再说话,他静静地陪她待了一会儿,给她削了一个苹果。那只苹果,氧化了以后看起来很脏,她一口口地啃掉了,挺甜的,外加充沛的汁水。

4.
她拿出手机,胡乱地按了一气,退回原始界面,叹了口气,在电话薄那个名字上下跳来跳去拿捏不定,毛利兰想了想,距离上次那个笨蛋给自己打电话,是有多久了?一礼拜,半个月,还是更久,高三以后因为要升学而异常忙碌起来,不像之前那么频繁地会想着工藤新一发上半天呆。可是啊,这回时间间隔太长,她有点按耐不住,好吧虽然对于工藤新一,自己一直比较矜持,但也正是对这些年来的感情,彼此都很有把握,需要的只是一个人先跨出一步,而她从来,也并不觉得这一步会有多艰难,毕竟每天都见着,又不是什么干柴烈火要死要活,他们的爱情本来单纯又透明。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终究会挽着这个热爱推理的粗神经大侦探的手,说我愿意,我也愿意之类的台词。

这显然在任何人看来都太意料之中,而且真是又甜蜜又温馨,还模范。毛利兰从来不是理想主义,父母的先例倒是让她看得更清楚,她发誓这事要是搁自己那儿,顶多也就是个小矛盾,何况她也坚信妃英理大律师和毛利侦探会和好如初,从来都信。

只是大侦探莫名失踪,非常关头才露个脸之后,她有点懊悔,以前情人节她找各种各样的奇怪理由给他巧克力,诸如“多做了吃不掉啦”之类的扯淡得要命,那人倒是傻呵呵地挠挠后脑勺,欣然接过来一拆就吃,说点有的没的,笑得人畜无害,一点破案时候犀利的样子都没有,他在她面前,就是个纯情的高中男生而已。每回2/14柜子里跑出的巧克力堆得跟座小山似的,他一个都不稀罕,光握着毛利兰给的手工巧克力可以乐半天。

同远山和叶闺密起来以后,毛利兰看她说服步的事时候那种写满甜蜜的神情,老有种错觉,是她自己在给人说工藤新一。铃木园子每回向自己唠叨联谊之类的事她也总是能拒则拒,她心里清楚就是去了也不过喝几杯饮料吃点某国料理然后回来,一点改变也不会有。他俩彼此都非常执著,这头一个电话过来说请你等我,那头就死死地蹲等半天说得煽情点,blablabla until death do us part.

最后她狠下心写了条短信,擦擦写写的,按发送键的时候和考试查成绩一个心情。

5.
大概有三个多月,灰原哀一点力气也没有,在医院要吃要喝,倒是生活得非常规律,博士三天两头煲汤过来,营养丰富得一塌糊涂,她老是喝着汤,说你这是成心要我吃成猪啊,是不是家里头还给自己留了一些,我不在你也得好好克制饮食博士。江户川呢,也时不时过来,说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比如学校里怎么怎么了,比如少年侦探团那群小家伙又组队破了案,不过他也没讲到有关组织的事情,APTX的解药问题更是只字不提。而当初出现的那个茶发女人,好象就是她的梦一样,没有再出现。时间一长生活似乎回到正常状况,但有些东西横在他俩之间,她知道她得给一个解释,无论现在的江户川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来生活。不是他要或不要,是她必须得给,说是为自己的心也可以。

所以九十多天在医院待得几乎要待出门道来后,灰原哀,准确来说是宫野志保,走人走得很彻底,留下的两封信上写着,给江户川,给博士。江户川柯南变身失败的原因,从医学和生理角度来看,应该是之前哈里露亚CHANCE太多次,对这种程度的药丸产生了抗体,好在灰原同学心思缜密学术严谨准备充分,考虑到了各种突发情况,给他准备的药丸从低级到高级不等。她之前在想是不是要做个选择,在灰原哀和宫野志保之间,后来发现那纯粹是庸人自扰。本来也没有这回事,有必要自己给自己丢进个两难境地死活挣扎么,笨。当然了,如果说,她在选择新生活之前,唯一必须得做的,就是把工藤新一的生活还给江户川。因为她没资格替江户川去选择。

6.
走出医院的时候灰原哀还是忍不住回头,刚才在信封上毫不犹豫地写下“给江户川”的片刻,她觉得非常开心。

f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10-25 18:47 , Processed in 0.034593 second(s), 22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