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89|回复: 13

[同人单篇] 风铃草

[复制链接]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连载
第一次写文,请大家多原谅......鞠躬......

兰坐在窗前。夜色中静谧的街道,如镶嵌在窗户上的一幅温柔剪影。圣诞节前夜,白天的喧闹已经褪去,只有雪花在不紧不慢地飘落,不动声色地将树木,房屋,每寸土地染成白色。
偶尔还有微笑的情侣经过,冬日的寒气,掩盖不了眼里的温暖。对面商店外挂着的风铃,在风中不时地碰响,声音也如透明的晚风一般清澈。一个脱线的气球旋转着飘过,似乎在默默地传达着圣诞的祝福。


然而对兰来说,这一切却好像离她很遥远。就像隔着一层朦胧的雾气,虽然稀薄,却有力地阻挡了视线,也阻隔了温暖与色彩,留给她的只有凉凉的微风,一如既往的安宁寂寞。是的,一如既往
……如此深入她的生活,成了空气般自然的状态,以致她已经忘记了开始。
月月年年,她就像是被禁锢在另一个无形的空间中,无法走出
......一个名为“工藤”的空间……

“小兰姐姐?”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兰的空想。回过头,柯南正静静地站在她身旁。这孩子,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悄无声息?望着他关心的眼神,兰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微笑。每当她一次次在无人的时候,陷入寂寞和悲伤,柯南似乎总会出现,什么时候起,这也成了一种惯例?


“还没睡啊”

“恩。柯南也是,明天不是还有补习班?”
“没事。”

暗淡的灯光,在柯南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当年跟在毛利身后乱跑的小孩,已经长成挺拔的少年,优秀的成绩,聪明的头脑,还有那与年龄有些不相称的稳重,早已使他成了帝丹的有名人物。
只是这些年,他越来越沉默寡言。虽然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制造麻烦让人担心,可兰却时常会怀念当年的时光,怀念当时的柯南的眼神,那是少年的勇敢和冲劲。
而现在,从他如湖水般平静的眼里,看不到往日的激情,也越来越看不到他的内心
……在一天天无声流逝的日子中,柯南似乎也在不知不觉中远离了她。

时间,最容易被忽略,却又最不可抗拒的力量。8
年,果然足够改变一切……
问次元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寂静的房间里,时钟有节奏的声响格外清晰。柯南已经离开,兰躺在床上,眼光从窗外的雪景又回到屋内,飘动的窗帘,不断把照进房间的月光截成两段,又恢复到原状。虽然时间已经很晚,她却睡不着。今年她将从东大新闻系毕业,时近新年,明天她将开始自己的第一个面试,为此她准备了很久,但仍心存担忧。
她的手不自觉地拿起手机,无意识地翻着白天的短信。她多希望此刻,手机上会出现新一的短信,告诉她“明天加油”,或许还拖上一句“不要睡过头了哦,笨蛋!”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虽然她记得上次电话的时候,提过面试的事情,不过新一这么忙,怎么会记得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呢兰自嘲地笑笑,关掉了手机。

雪花仍在夜幕中不知疲倦地飞舞,远处一辆警车呼啸而过,那越来越远的警报声,却似乎留下了长久的余音。新一,你还在办些危险的案子吗,不会有事吗
……新一……

“兰,兰!”

谁在喊我……
“兰,我在这里”
“新,新一!”
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冲到了窗口。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那确实是新一,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姿,就站在侦探事务所楼下。
兰急忙披衣下楼,直奔新一身边。她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出现在眼前。新一向她微笑着,就像她记忆中的一样。可是,为什么她似乎觉得,这笑容这么悲伤……

“新一,你,你好吗
”兰不由地伸出手,拉住了新一的袖子,好像是怕他再突然消失。忽然,她感到手上的触感有些不对,放开一看,兰的脑子“轰”的一声,那触目惊心的红色,分明是……
“新一,你受伤了?到底怎么了,遇到了什么事?”兰感到一阵阵寒气,从脚底直往上升,说话也语无伦次起来。
然而面对兰的惊慌,新一却镇定如常。朦胧的月光下,他安静而温柔地一笑,“我没事。”
“可……可是……对了,得赶快包扎,快上楼吧!”
“不用了,我还有案子要处理,马上就走。”
……”兰的话音,就像被一个黑洞吸走一样,戛然消失在风中。

沉默,一秒钟就像一百年
在这令人窒息的安静中,新一仍旧淡然地微笑着,他的眼睛似乎平静无波,又似乎深不见底。那里有太多兰不懂的东西,这也难怪,毕竟他在经历的一切,距离她的生活太遥远。他遇到了多少困难,心里又有多少苦闷?兰的眼里,控制不住地涌上泪水
“你……现在要去办案吗,已经这么晚了……”半天,兰才勉强说出一句话。
“没什么。”新一轻描淡写地说着,同时他的眼光飘向了远方,轻轻挣脱了兰的手。他转身走了,像记忆中的每一次一样,像这些年来,屈指可数的每一次相见一样……
兰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为什么,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望着新一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新一……不要走……
“新一-----------------!!!!!”

兰从梦中惊醒。时钟仍不紧不慢,以它刻板的速度走着。只有桌上的一杯水,在月光下轻轻摇晃着。她默默地坐了起来。虽然一切都是虚幻,但梦中心悸的感觉,却如此真实。窗外黎明的曙光,已经用自己轻柔的颜色,抹去了沉重的黑暗
……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圣诞节的傍晚,兰独自坐在客厅里。虽然上大学以后就可以住校,但为了爸爸和柯南的晚饭,她还是坚持每天回家。但是最近,毛利因为案子的关系不在家,柯南今天也还没有回来。
周围弥漫着温馨的气氛,但兰的心情却很沉重。上午的面试很不顺,她觉得自己已经预见到了失败的结果。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兰的心里充满孤独……
翻开手机:
爸爸:“我可能下周回来。”
和叶:“圣诞快乐,下次来大阪玩吧!”
园子:“今天7点在我家举行圣诞派对,来玩哦!PS:有好多有型的男孩子哦!”

“唉……”看到这里,兰不由苦笑,“园子真是,什么时候都改不了……

圣诞派对?有型的男孩子?不,这些,应该不属于她……

“砰,砰!”有人敲门。
“园,园子?怎么回事?”兰打开门,惊讶地看到了园子的笑脸大特写,柯南的半月眼,还有那几个无比熟悉的面孔。
“冷死了冷死了,快让我进去啦!”园子一边拿掉围巾和帽子,一边风风火火地走进屋里。接着,伴随着一声声招呼,柯南和“少年侦探团”全体成员,鱼贯进入房间。本来宽敞的屋子,瞬间变得狭小了,同时也增加了许多了温暖和生气。
“你们……这是为什么?”
“园子姐姐硬要来的。”柯南说着,偷偷瞪了园子一眼。
“我就知道你不会去参加派对,所以特意来找你的啊。”
“还把我们也从阿笠博士家也拖来了。”那个“拖”字,被柯南加了重音。
“人多热闹嘛,大家也想吃好吃的东西吧?”园子转向元太。
“园子姐姐,我们不是7……”柯南的怨言,在园子杀人的眼光中,终于划上了句号。
“兰!走吧!”
望着园子真诚的眼睛,兰的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谢谢你,园子……

彩带,圣诞树,温暖的灯光,友好的笑脸……置身于热闹的派对现场,兰一时竟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几个孩子倒玩得很开心,经过时光的洗礼,一张张脸还是稚气未脱。当然除了…..兰有些担心地望了望站在墙角的柯南,虽然早已放弃空想,但那张酷似新一的脸,还是会常常在她心中掀起涟漪。
对了,还有那沉默的少女……兰悄悄地把眼光,投向窗边眺望风景的哀。在这群孩子里,唯独她,总让人有深深的距离感。而且不知为何,面对她,兰常常不知该说些什么。就好像,所有普通的言语,都会像落入湖中的一滴水一样,融化消失,消失在她蓝色的双眸中……

“学姐?”

从茫然的冥想中回过神,兰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这个,你是……?”
“吉川,空手道社的学弟。”
“噢!”兰想起来,是最近新来的学弟。
“这个,兰前辈……圣诞快乐!”吉川忽然从身后拿出一个小盒子,“送给你!”
“啊?”仔细包装的礼物,高出自己一头的男孩子,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
“谢谢……
一旁的柯南,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不由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礼物,这是准备偷偷放在兰桌上的,顺带加上一张字条,第N次以“不想叫醒你”为由,假扮工藤的“幽灵式现身”……

“喂!”
在柯南写满“郁闷”两字的眼神中,哀轻轻叹了口气。
“给你。”
接过领结变声器,柯南略带惊讶地看了看哀。
“给她打个电话吧
“噢,谢……”话还没说完,哀已经转身离开了,回到窗口,继续眺望窗外。
唉,真是……柯南望着手中的变声器,刚才在博士家匆匆忙忙的,忘记带过来了,想不到灰原竟帮自己拿了。不过,真的帮上忙了…………柯南攥紧了手中的领结。
窗前,哀默默望着柯南走向隔壁,脸上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容,而清澈的眼睛里,却不自觉地蒙上一层悲伤……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一……”握着话筒,兰似乎有一种预料之中的感觉,甚至连接下去将要会发生的对话,她都能猜到。银色雪花覆盖的天空中,透出一丝朦胧的月光,就如耳边工藤的声音一般不真实。一年一年平静的日子里,他的形象已经变得模糊起来,似乎仅仅是一个名字,代表着一个回忆,一种习惯性的联系,即使这种联系,已经失去它的实际意义……
“兰,是我”
“恩。”
“这个……今天圣诞夜,天气真是冷得要命。”
“恩。”
“本来想回来看你的,不过案子太忙啦。你也知道,到了年关,事情也会多起来。”
“恩。”
“不过……
“不过下次一定有机会的,那就这样了,我还有案子要忙。”兰忽然打断新一,替他说完了下面的话。
“兰?”柯南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一个深深的泥潭里,手脚都被束缚,无法移动一步。这是名为“无奈”的泥潭。

安静的听筒里,只有沉默。柯南从窗户可以看见兰的背影,虽然仅有几步之遥,却隔着无法跨越的鸿沟。

“兰,我知道……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兰平静的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感情,她早已习惯将悲伤变为沉默。对别人来说理所当然的事,对她却是奢望。从少年到青年漫长的时光,她一个人面对着一切,就连一句鼓励的话,一个关怀的眼神,也未曾得到过。
“你忙吧,新一。”
“兰……
电话的盲音像一把冰凉的锤子,在柯南耳边一下下敲着。他不愿再听这声音,它似乎预示着兰的离去,就像很多次出现在他梦中的情景一样。他总是梦见兰在某个遥远的地方,和亲人朋友幸福地生活着,她的生活充满安宁和温馨。而他,生存在时间的夹缝中,挣扎在虚假身份中的他,已经被兰遗忘……
“咦?”一只手在眼前轻轻摇晃,柯南猛然回过神来,茶色的头发在视线中飘过。
……”递过来的一张抽奖券,灰原什么也没说,又离开了。叹了一口气,柯南慢慢走向嬉闹的人群。

“兰,快来抽奖啦!”园子热情的笑脸,多少冲淡了兰的寂寞。圣诞派对的最后,每个人都分到了奖品,大多数是小挂件,而一等奖---一只巨大的毛熊,被兰的学弟吉川抽到了。
告别的声音渐渐远去,兰独自走出园子家,到了一个拐角,却被吉川拦住了。
“送给你。”吉川把毛毛熊抱到兰的面前
“这个……不要啦!”兰有点惊讶。
“另外,下星期我会和同学一起去滑雪,兰前辈也一起来好吗?”
兰仰头望着吉川,已是这个年纪的她,怎会不明白这些背后隐藏的意义。她似乎觉得,扑面而来的寒气中,男生清澈的眼睛,就像是散发温暖气息的火炉。是的……她可以触摸到这温暖,只要她肯向前一小步……
“兰!去吧!”
“园……园子?”兰一惊。园子忽然从身边冒了出来。
“我也一起去,怎样?”
吉川的期待,园子的鼓励,都带给兰无形的引力。
“好吧……
接过了毛毛熊,兰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旁隐蔽的身影。无人的墙角,柯南的心在哭泣……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了,这就是你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沙发上,一本杂志后面飘出哀的声音。
柯南不耐烦地按着遥控器,频繁变换着频道。在毛毛熊和滑雪之后,今天那个“师弟”竟然要上门来玩了!柯南以想玩新游戏为借口,躲到了博士家。他不想看见那个年轻人面对兰的眼神,不想听见他和兰的对话,不想再在兰离他而去的预感中,受到更多的刺激……
“反正也不影响你吧?”一场足球比赛出现,柯南终于放下遥控器。
没有回答。
“不过,关东的名侦探,什么时候也用逃避来面对问题了哦……”在柯南就要忘记灰原的时候,杂志后又飘出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
“那你要我怎么办?”
“这,你自己应该清楚。”
这么多年过去了。按部就班的学业,出众的能力和气质,周围人的赞赏,众多女孩的倾慕,柯南的生活可谓风和日丽。然而所有这一切,都没能将那个虚假的年龄,从他心中抹去。十年的时空距离,另一种不同的身份,始终折磨着他,召唤着他。哀知道,这力量只来自于兰……
“但是……我真的……还有资格吗……”良久的沉默之后,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呓语。在足球比赛的喧闹声中,如空气中的露水,转瞬就散成碎片,融化消失。
哀抬起头,挪开杂志,悄悄把目光投向柯南。那陷入沙发的背影,如定格的雕塑一动不动,但又似乎包含了太多的寂寞和无奈。
哀的心中掠过一阵悲伤。工藤,对不起……

“新一,新一。”
朦胧中,兰的声音在喊他。工藤想睁开眼睛,眼皮却重得抬不起来。兰,你在叫我新一,我终于,终于变回来了。兰,你在哪里?
一阵狂风夹着飞舞的落叶扑面而来,兰熟悉的长发,熟悉的笑容,她向自己伸出双手……
“柯南!”
一切灰飞烟灭,低下头,工藤看到的,还是自己少年的身躯……

“咚”的一声,柯南的头撞到桌子上,醒了过来,原来是梦。他揉着太阳穴爬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在博士家的沙发上睡着了。时间已近傍晚,黄昏的气息透过窗户,弥漫在安静的屋子里。挂钟指向7点,他不想回去,为了确保不和某个人碰面,就等到睡觉时间吧……
“你醒了?”
“灰原?”
哀看了柯南一眼,“来吃饭吧。”
“咦,你做的吗?”
在热气腾腾的饭桌前坐下,柯南不禁感到心情好了一点。
“博士呢?”
“朋友请去吃饭了。”
“那你怎么没去?”
“还不是因为你一直睡着不醒吗?”
“啊……
“别说了,吃吧。”
沉默的晚饭,两人相对无言。不过灰原一向如此,倒也没什么不自在。心不在焉地解决了晚饭,柯南随手拿了一本书翻起来。

时钟一分一秒地走着,虽然手拿着书,却没看进去多少。隐隐的郁闷,让柯南无法安心。也许就这样让兰接受吉川,也未必不好本心驱使着他出手阻拦,但他却无法付诸行动。他无法带给兰哪怕是最平常的幸福,而从来都只是寂寞和眼泪。时间越长,他心中积累的愧疚也越多,像一块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他没有资格希望兰,永远和这样的自己拴在一起……柯南望着窗户里自己的脸,多么虚幻,这个只存在于记忆中的身份,自己的记忆,兰的记忆。是的,记忆,总有被埋没的一天……

门外,哀透过门缝望着柯南。她的手放在把手上,却没有去推。窗边柯南寂寞的身影,使她也感到一阵心痛,但她却不知如何安慰。柯南会变成这样的根本原因,都是因为她啊,如果她没有加入组织,没有制造毒药……
哀轻轻掩上门,转身向地下室走去。堆满资料的小屋里,电脑屏幕闪着幽兰的光。7年前组织覆灭的时候,资料全部毁于一旦。但是这些年来,她仍在暗中坚持着研究,一刻也没有停息。工藤,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哀暗暗给自己打气,在电脑前坐了下来,又一个忙碌的夜晚,在等待着她……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裹着一身寒气,柯南轻轻开门走进屋子。桌边一个预料之中的身影,向他回过头。
“怎么这么晚呀。”
“小兰姐姐。那个……吉川君……”
“已经走了。时间不早了,我上楼了,柯南也早点睡噢。”
“那个,小兰姐姐……会和吉川君交往吗。”话一出口,柯南才觉一惊,这样的问题,是可以如此直白,如此自然说出口的吗?但是不知为何,似乎没有犹豫的必要,在长期姐弟关系的氛围下,连他自己也被骗过了……
柯南暗暗苦笑着,等待着“你还是小孩子,不要管这些”的回答,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偏离了他的预想。
兰在楼梯口停住了。
沉默。一秒又一秒过去,茫然中,隐隐的不安在柯南心中积聚。
“你……希望呢。”
“……”
兰回过头。一瞬间,柯南感到自己置身于一个幻觉的空间,兰的眼睛,仿佛在期待着他的决定,不,是他的感情,是她等了8年的一句话,一句从他嘴里说出,才会有意义的话……
一阵风声惊醒了柯南,幻觉消失了。兰还是姐姐,仍和自己隔着10年的距离,那熟悉的脸上,仍然只有面对弟弟的,淡淡的温和表情。
“啊,哈哈……”找回魂魄的柯南,用最天真的笑容回答,“小兰姐姐喜欢就行啊,不过要我看,他还配不上兰姐姐噢!”
兰微微笑了笑,上楼去了。空空的客厅里,一切恢复瓶平静。今天大概是累了吧,柯南摇摇头,没有多想,回房睡觉了。
楼上,兰站在书桌旁。桌上放着一个有点破旧的足球形储蓄罐,这是她今天打扫柯南房间的时候发现的。然而储蓄罐上的划痕和缺角,却清晰地提示着兰的记忆,那是10岁的时候,她送给新一的生日礼物……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伴着一阵微风,一片樱花瓣飘落在哀的手边。恍然抬头,晶莹的阳光铺满透明的窗户,孩子的说笑声中,夹杂着活泼的鸟鸣。不知不觉,新的一年又开始了。虽然生活的节奏一如既往,这明亮温暖的阳光,也能照进心里呢……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轻轻拿起樱花瓣,加进书页里。
旁边撑着头的柯南,脸上仍是惯常的表情,却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这样平淡的生活,也许对灰原来说,就是最珍贵的东西了吧……他忧伤的眼睛转向窗外。每到季节更替之时,平日被忽略的岁月的脚步,就在变换的景色中,重又敲出清晰的响声。而这声音对于柯南,就如无情的岩石般冰冷。一年,又是一年,无望的期待,无尽的等待,无法安定的心……

“露营!露营!”随着几个身影冲进教室,带起的风掀起了桌上的书页,两个神游天外的人,同时吓了一跳。
“你们……?”柯南用眼神表达“啥事儿这么兴奋?”的疑问。
“露~~~~啊,阿笠博士明天带我们出去玩。”
“什么?”柯南的眼睛变成了半月形,这是多少年没干过的事儿了?怎么好像忽然回到了8年前?
“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出去玩过了啊!”自从上了中学,那形影不离的三人小孩团,也变得松散起来,各人关注的东西都不同,也不常在一起行动了。柯南和哀,更是自然地和周围保持着距离,我行我素。
“这算是……怀旧?真是的,你们谁提的主意啊。”
“可是这样不错呀,天气也很好。”哀悠悠的声音从身后飘过。和平时一样,因为哀的话太少,她的声音总有“一句千金”的感觉。
于是就这样决定了。
“太好了,明天早晨在博士家见。柯南,不许毁约噢。”步美甜甜的微笑,还是那么天真可爱,但她纤细的身材,和披在肩上的头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给她增加了一层少女的温柔……“知道啦。”柯南拿起书包回家了。步美的眼光追随着他的背影,是的,约定…… 和朋友的约定,还有在这次的露营中,她要和自己履行的约定,为了这8年中,心中不变的形象……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兰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阿笠博士家客厅,兰平静的脸转向柯南。
“爸爸外出办案,我一个人在家很没劲嘛。”
“噢……”柯南还楞在门口,兰已经回过头,帮大家整理起行李了。他有点迟疑地走进房间。不知是不是幻觉,总觉得最近一段时间,兰和他的关系有点疏远。是因为应聘工作太忙碌?似乎没什么机会说话,有时候又好像觉得,是兰在特意回避他。难道她又发现了什么吗?柯南苦笑了一下,否定了自己,这么多年过去,这些事情早就是久远的回忆了……

同样的人,不同的年龄,变化的容貌,相似的笑容。曾经的时光在多年后重现,埋没在记忆尘埃中的温暖,又一次弥漫在身边,柯南心中也不觉感到一丝温馨。露营的地点是帝丹小学旁边的小山,是8年前侦探团常聚会的地方。大家支好帐篷,开始准备做饭的工具。早春的风还是微寒的,但很多花草树木,已经绽开美丽的笑容。灰原从车上拖下一个鼓鼓的大包,柯南的半月眼转向她,“只有半天的露营而已嘛,你带这么多东西干啥。”
“这不是我的自由么。”茶色的头发下,一张不动神色侧脸飘过柯南身边。
……”柯南无声地叹了口气。灰原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阳光给她的黑眼圈和苍白的脸,铺上一抹温暖的颜色。这个家伙,不管到什么时候,还是改不了熬夜的习惯。
“喂……困的话就睡一会儿好了。”
“?”哀正在仰望樱花树,听到柯南的声音,有一点惊讶。
“不过……这样的景色,睡着了很可惜呢。”
恍然柯南觉得自己看错了,在透过树叶缝隙的阳光中,哀回过头温柔地一笑。那双蓝色的眼睛,好像一湾平静而幽深的清潭……
“柯南!”步美从远处跑来,她手里拿着一个刚刚编好的花环
“这个,送给你啦。”
“噢,谢……”柯南的话音未落,步美已经又跑远了。
“呵呵……”哀意味深长的笑声中,柯南的感到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咦,不对,怎么好像有两个人同时在笑……“小兰姐姐!”
兰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身边。
“柯南,步美可是好女孩啊,姐姐为你加油噢。”
“哈哈,不要开我的玩笑啦!”柯南推脱地说着,赶紧走开了。但他没有看到,兰在他转身后,立刻消失的笑容,还有一旁的哀担忧的眼神……
工藤,你真的没感觉到吗……望着兰严肃的表情,哀的手又不由地摸了摸贴身的口袋。最近兰的异样,早已让她心存疑惑,看来为了以防万一,熬夜赶制出临时解药是完全有必要的。希望不会有事吧……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的时光真让人怀念啊。”透过稀疏的树木,远远可以看到小学灰色屋顶的一角。步美望着承载她童年的学校,“柯南刚转来的那一天,我还记得噢。”她又在后面轻轻加了一句,同时偷偷地看了一眼身边的他。柯南沉静的侧脸,又一次让她心跳加速。
“是啊。”柯南心不在焉地回答。对他来说是两次的童年,第二次,在虚假身份的阴影中,一天一天无奈而无聊的日子。而前一次……似乎除了和兰的回忆,其他都想不起来了。也难怪,他们天天一起上学放学,抬头不见低头见。头顶的阳光有些晃眼,少女天真的笑脸,模糊成一个个不完全的片段,在柯南的脑海中旋转。
“我提议,我们去学校附近看看吧!”说话的是光彦。他的个头已经超过柯南,聪明的头脑使他的成绩一直排在前面,然而只要有柯南存在一天,功课的顺利,就永远不会变成恋爱的顺利……
一行人留下帐篷,带上简单的东西出发了。只有灰原,还摇摇晃晃地背着她那个大包。
“喂,等一下走不动了可别后悔啊。”柯南瞄了一眼灰原,这个女人真是麻烦……
“没关系,等一下博士会帮我对不对。”
“啊,哈哈,是啊……”博士干笑,自己屡增不减的体重,一直处在灰原的密切监控中。
“真是的……8年过去,看起来没什么变化的,只剩下博士一人。
为了消磨漫长的白天,他们沿着山岗的小路,慢慢绕着学校走着。也许是经过了侦探团很多不常去的地方,在柯南眼里,今天这似曾相识的一草一木,不知为何跨过了10年的距离,不断提醒着他“真正”的儿童时光。青梅竹马的陪伴,欢笑,斗嘴,像飘渺的粉红色雾气,充满那段日子的回忆。

3个孩子的齐声呼唤下,魂不守舍的柯南才醒了过来。
“到底在看什么呀,这么专心,我们已经喊了你好几遍了。”步美有一点失落,今天她可爱温柔的打扮,完全被柯南忽略。
“啊,对不起。”
“那边新开了一家店,我们过去看看吧。”
“咦?”不远处,一家小小的花店映入眼帘。
店内,一个笑容慈祥的老婆婆独坐其中。
“各位是出来玩吗?这几位可爱的女孩,我给你们推荐本店的特色:胸针花。把真花的标本嵌在别针内,戴在胸前可漂亮了。”
“哇,好有意思!”
店里的一面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胸针花,色彩缤纷让人眼花缭乱。
兰挑了一朵白色的玉兰,步美选了粉色的太阳花,而灰原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这位姑娘,你不买一个吗?”老婆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啊,不……
“我来帮你挑吧,恩……这个应该适合你。”老婆婆拿起一个带浅蓝色小花的胸针。
“不错啊。”大家都凑了过来,“这是什么花呀?
“这花叫风铃草。你们看它的叶子,像不像一个铃铛?”
“真的唉。”
淡蓝色的小花给人一种安宁的气息,灰原不由伸手接过了胸针。
“我来帮你戴……”兰拿出胸针,帮灰原别在身上。如铃铛般精致的花瓣,和她衣服的颜色很相似,在阳光下透着纯净和素雅,还带有一丝淡淡的忧伤,仿佛是为灰原度身定造。
“好漂亮!”大家围着灰原欣赏,连自认为艺术细胞为零的柯南,也觉得挺不错。
“灰原,这花适合你啊,老婆婆很有眼光。”
“是吗……”哀淡淡地回答。低头翻开手里的花语:风铃草,感谢和长久的爱。

感谢,和长久的爱……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笑容,像一阵轻柔的风,漫过哀的眼里。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11-17 14: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不觉,夕阳的余晖已经消失在夜幕的怀抱中。大家围坐在一起,吃着自己带的便当。
“今天很开心啊,好像回到过去一样!”元太满足地端起两人份的晚饭。
“是啊。”比意料之中稀疏得多的几声响应。柯南正拿着一把叉子去盛汤,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灰原照例沉默无语,步美因为莫名的失落而闷闷不乐,而兰也缺少平日阳光的微笑,表情沉重,若有所思地不时瞟向柯南。这些人,到底怎么了?元太叹了口气,继续把思想集中到鳗鱼饭……
暗淡的光线中,柯南模糊的侧影,在兰的眼里愈发和工藤相似。心中挥之不去的压抑感,使兰一刻也不得安宁。新一……柯南……柯南……新一……她告诉自己,早该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空想。可是她骗不了自己的内心。这些年来,无数无法解释的疑问,被埋没在生活的忙碌中,尘封在记忆角落,但并没有消失,随着足球形储蓄罐的出现,又一次苏醒过来,折磨着兰脆弱的神经,思绪如没有目的地的河流,混乱地横冲直撞。
新一……一直隐藏在那个虚假的身份中?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每天背着书包走进学校,在她为他的安危担心的时候,在她无能为力地思念他的时候,在她一个人无声哭泣的时候?
“叮铃铃~~~”兰的手机响了,她无意识地按下听话健。
“学姐,你好,我是吉川。”
“咦?”
“兰学姐,其实……现在可以约你出来吗?”
“什么?”
“我有重要的话,想和学姐说。”
“……”
不用想兰也能猜到,他会说些什么。就像以前的许多次一样,正式地见面,礼貌地拒绝就行了吧……然而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电话那头,吉川耐心地等待着,不自然的沉默,像夜晚沉重的黑色,越来越重地向兰压过来。
“那个……今天我在外面,和孩子们一起露营,可以把见面时间改到明天吗?”
“......好的,学姐,那明天见噢”
合上手机,兰感到手心一阵冰凉……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拖延了和吉川的见面?我在害怕什么?她呼吸着夜晚清凉的空气,想让自己马上忘记这件事。但是内心的声音,清楚地提示着事实的真相,是的,害怕……她是害怕自己会动摇,如果同意见面,面对温暖的吉川,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像以往一样坚定,坚定地说出拒绝的话……
夜色笼罩中的校舍失去了熟悉的形象,远远望去,如模糊在暗影中的海蜃盛楼。风中树叶的哗哗声,像是谁在喃喃低语。明天,明天仍然会到来,她还是要面对吉川的。我该怎么办?新一……新一,告诉我……她茫然地环视着周围,忽然,校舍的一角,一个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仓库斑驳大门旁边有一个岔道,儿时的记忆忽然涌上心头,兰摇晃的脚步,不自觉地向着仓库走去。

帐篷旁边,一双蓝色的眼睛追随着她的身影,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11-25 12:42 , Processed in 0.154882 second(s), 23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