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46|回复: 2

[同人单篇] [转]台风眼[fin]

[复制链接]
Harley 发表于 2013-10-1 23: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L哈柯原文转自互联网具体是哪我忘了这个文一直以word文档存在我的文件夹中今天拿出来分享
问次元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0-1 23: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洝瀞、 于 2013-7-14 01:49 编辑

【写在前面的阅读指南】
1.台风眼通常在台风中心平均直径约为40公里的圆面积内。由于台风眼外围的空气旋转得太厉害,在离心力的作用下,外面的空气不易进入到台风的中心区内,因此台风眼区就像由云墙包围的孤立的管子。它里面的空气几乎是不旋转的,风很微弱。台风眼其外侧100千米左右的地区是狂风暴雨区。
(from 百度百科)
2.情节略拖沓,节奏很奇怪
3.很久没有写有点手生了,请尽管喷
4.大量篇幅对话+细节,没有耐心的话还是直接右上红叉吧:)
5.这是什么我干了什么我失去记忆了

1
本来应该是一个平静的晚上的……凌晨三点多,远山和叶用胳膊撑起沉重的脑袋,睡眼惺忪地窝在父亲的车子的后座里想着。父亲车里的冷气开得有些太足,身上急匆匆出门前随便套上的T恤和短裤有点挡不住呢。
凌厉的风夹杂着雨点,击打在车窗上发出很大的声响。父亲沉默地开着车,不知在想些什么,母亲坐在副驾驶座上也一言不发,车内寂静的气氛让车窗外的响声越发清晰。远山和叶感到气氛有些压抑,连忙哈哈干笑了两声:“啊哈哈,家里的屋顶被台风弄了个大洞什么的,估计全大阪也就我们家会搞成这样了吧,哈哈哈……”
“……”没有人接话。
什么嘛,动不动就吵架,女儿都这么大了,还闹小脾气……缓和气氛的企图失败之后,远山和叶只能乖乖地闭上了嘴,默默地在心中祈祷快点到目的地。
幸好,目的地是服部家,也就十分钟的车程。
远远地就能看到服部父子正撑着伞站在服部家大宅门口张望着。车子缓缓开过去,父子两人不由得同时皱了皱眉头。
“远山,早就和你说过,车子不要老是开着远光灯,晃到路人的眼睛会造成事故的。”服部平藏的表情仍旧一本正经,但带着股说不出的诡异,“快点把车停好进去吧,雨太大了。”旁边的少年也没闲着,乖乖对着副驾驶的车窗地叫了声“阿姨好”之后顺手撑起备用伞,伸向即将打开的车后座门。
远山和叶坐起身子,打开车门,雨水敲打伞面的声音混杂着泥土气味立刻扑面而来。一只攥着伞柄的手伸了过来:“自己拿好哦大小姐。”顺着手抬眼看,是看上去没什么精神的服部平次。
连忙伸过手去接,指尖触到他温热的手背:“哦。”
“手那么凉,是要感冒么……快点进去。”
“你才是,眼睛都肿了,难看死了。”
·
一行人穿过庭院,总算是进到了客厅里。服部静华迎出来:“总算过来了~客套就免了吧,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怎么样?”说着对着还在玄关换鞋的儿子使眼色,示意他先带和叶去房间。
“走了。”瞟一眼身边的少女。
·
穿过走廊,服部平次上前一步拉开和室的门,伸手开灯:“喏,被褥已经铺好了,早点休息吧。”
“嗯。”她直接钻进被子里躺好。
“啪。”房间内的灯被关上了,只剩下走廊里暖色偏暗的壁灯。
她听到木门被拉动的声音,同时空气里飘来简单的两个字:“晚安。”
“晚安。”
暖色的光变成越来越细的一条线,最终变成完全的黑暗。
于是远山和叶裹紧身上的毯子,深吸一口气,合上眼睛。
鼻腔里都是令人安心的榻榻米味道。
·
2
·
远山和叶在借住于服部家的第一个早上就睡了个懒觉,直到日上三竿了才醒过来,准确的说,是被想吃早饭的欲望叫醒的。服部家早饭好吃,这在大阪府警界是鼎鼎有名的,服部夫人亲手制作的爱妻便当更是人尽皆知,成为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存在。多少警员,只为了一顿早饭,心甘情愿地在服部平藏需要出差的时候,天不亮就去服部家蹲守,志愿要求开车送警视长去机场。
就是好吃到这种程度的早饭,却遇上了这种糟糕的气氛——远山和叶眼见着自己的母亲不管服部夫人的尴尬,单方面地与她热烈交流着最近新流行的插花方式,父亲则滔滔不绝地向他上司谈论着他对某个陈年老案子的看法,完全无视服部平藏越来越黑的脸。她机械地端起汤碗喝光了味增汤,又夹了一筷子腌菜放到碗里,和煎鸡蛋一起拌着米饭吃掉了——总而言之就是赶快吃完赶快逃离战场的意思。服部平次端着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
明明前一天晚上雨还下得很大的,到了早上倒是停了,但台风依旧非常强劲。远山和叶坐在走廊上,望着庭院里的假山发呆。屋檐上日式风铃被风吹得叮叮乱响,吵得她心里有点烦。
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即服部平次的声音出现在头顶:“喂你占了我的位子啊……”
“哦哦……”挪过去一点。
“切,没办法……”直接坐下。
“爸妈又吵架了好烦啊……”有气无力。
“还不是像往常那样耍耍脾气么,很快就会好的~
“家里的房子还不知道怎么办好烦啊……”继续有气无力。
“你爸肯定会处理好的,你操什么心。”
“呐平次,我觉得我爸妈这次吵架怪怪的,”她终于转过头来,盯着他的眼睛,“他们甚至都不告诉我为什么吵……”
“啊,啊,这个啊,他们肯定是不希望你担心啦,哈哈哈。”
“不对,肯定有什么问题……”
“想、想太多了啦!你绝对想太多了!啊哈哈哈……放心,我爸妈也会帮着劝的,你别担心了……话说回来,你这男人婆居然还能想这么多,真是个奇迹啊~脑容量够不够啊你~
话音未落就被揍了:“说什么呢你!!!”
“切,”他撇撇嘴,“我还是回房间去吧,不在这里吹风了。”
他站起身,顺手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按亮屏幕:“我劝你也别傻坐着了,找点事做吧,比如向我老妈学学怎么做夫人之类的……”刚说完前半句话就已经消失在了楼梯口。
臭平次,她气鼓鼓地想,暂时忘记了心头的烦心事。
·
服部平次的手指快速地在手机触摸屏上移动着,一条短信正飞快地成型:“虽然知道你不会冲动,但是还是要提醒你,这很可能是个陷阱,千万要慎重。”
发送成功。
他深深叹了口气,皱起眉头。啊啊,最近皱眉的时间太多了,感觉头上都要出现川字了……
房间里有个上锁的抽屉,只有他一个人有钥匙。他打开抽屉,抽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认真翻阅起来。
结果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去弄杯咖啡喝好了……昨天闹得几乎一晚没睡好,可不是要犯困了……说起来,已经有一个多礼拜“没睡好”了啊……
不行不行,打起精神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几个小时之前客厅里的冷战他在场,却没有立场出面劝和。他是清楚远山家的伯父伯母到底为什么吵架的。说到底,他才是那个惹麻烦的小鬼。
他露出自嘲的苦笑,目光落在被他吊在台灯上的那个陈旧的护身符上。
窗外的风发出奇怪的尖啸声。
只要这里是台风眼,那就好。
他的眼神再次闪闪发亮起来。
·
3
·
下午的时候又开始下雨了。服部平藏和远山银司郎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似乎是准备住到警视厅的办公室去。远山和叶出去买晚饭要用的材料,回来时刚好和他们在门口遇到。远山银司郎冲她摆摆手,算是道别。
“爸爸,你和妈妈……”她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走父亲。
“没事,你妈就那个脾气,回来哄哄就没事了,这也算是冷处理……吧,哈哈哈。”父亲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似乎丝毫不担心。
她勉强保持着平和的情绪送走了父亲们,转身进了门就在玄关生起气来:“什么嘛,爸爸根本不关心妈妈!这种时候了还想着工作!”
“自言自语地干什么呢!”服部平次从楼上下来,穿过走廊来到玄关,头上戴着帽子,似乎是要出去。
“我爸啦!他居然抛下妈妈去工作了!真是的!”
“女人真麻烦……”服部平次低头系上运动鞋的鞋带,无视掉她即将暴走的表情,“晚饭应该不回来吃了。”
“啊?你要去哪里啊?”马上就把刚才想要揍他的念头抛在了脑后。
“去拜访个朋友。”
“谁啊?也带我去吧在家里好无聊……”
“你不认识。”随手捞过鞋柜上放着的机车钥匙,“走了。”
“……”望着他开门的背影,似乎隐隐地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有好好带着护身符吗?”
“嗯。”扬了扬手,走出门去,关上门。
等等,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想不起来……
抱着这种摸不着头脑的情绪,她拎着刚买来的菜向厨房走过去。厨房在客厅的另一端。
她穿过客厅的时候看见了自己的母亲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流泪,静华在旁边安慰。她一惊,连忙走过去:“妈妈,出什么事了?”母亲低着头不出声,服部静华倒是立刻眼泪汪汪地回答了她:“刚才电视上放的电视剧实在太感人了啊!!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悲惨的爱情!!唉,我也要哭了!!”说着就抽了张纸巾在眼角擦拭。
“呃……”远山和叶无奈地笑了笑,心里却怎么也安定不下来。连妈妈也这个样子!看来父母真的吵得很严重啊……等爸爸回来,一定要好好说说他!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拉开冰箱,麻利地把买来的东西往冰箱里放。
啊——!!!!
突然间就灵光一闪,想起了刚才那个不对劲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明明从小到大都在一起你有哪个朋友我不认识啊服部平次?!!
·
三个女人的晚饭有精致的小菜,也有融洽热烈的气氛,服部夫人拿出了看家本领,做了拿手的青花鱼,可依然引不起远山和叶的食欲。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
服部平次怎么会有她不认识的朋友?难道是崇拜他的无知小女孩?或者是那个初恋情人?又或者是网友?还是说那个朋友长得特别帅才不带她去怕她看上人家?等等这些好像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直到晚饭都回不来?到底是去干嘛了……要是出去和女孩子乱来绝对饶不了他!!
“和……和叶,菜不合胃口吗,怎么脸色那么可怕?”服部夫人担心地开口。
“啊……啊啊啊!哦,没事没事啦,嘿嘿,没事,只是刚才走神了,啊哈哈哈。”
总而言之就是饶不了他。
·
4
·
结果那天晚上谁都没有回来。
远山和叶睁着眼睛,听着窗外的雨声,熬了大半宿硬是没有睡着,弄得早上神志不清的,吃早饭的时候差点把味增汤灌到鼻子里去。
“和叶,你怎么了?”母亲关心地询问。
“没……没什么……”
这时候玄关传来响动,是钥匙清脆的撞击声。
平次!
她飞快地从餐桌边弹了出去,几乎是扑向玄关。然后就看见了浑身脏兮兮的服部平次。
“你……你回来了啊。”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举动看起来有多蠢,不由得红了脸。
“嗯……”服部平次蹬掉脚上的鞋子,一瘸一拐地向屋里走,脸色很糟糕。
“怎么搞的?”
“玩太High了摔了一跤……”听上去声音也很疲劳。
到!底!怎!么!回!事!
还没等她问出口,就听见浴室的门关上的声音,随即传来的是花洒喷水的声音。
她回到餐桌边继续吃没吃完的早餐,看到服部夫人正哼着歌煎鸡蛋。
“和叶,”静华头也没回,“去平次那里告诉他一声,早饭已经准备好了,让他洗完澡出来吃。”
·
远山和叶敲了敲浴室的门,听到里面的水声已经停了。
服部平次不耐烦的声音传了出来:“老妈,你要干嘛啦!”话音刚落,门就开了。
“啊……怎么了?”看到是她,服部平次有些尴尬。
“哦,静华阿姨让我喊你去吃早饭。”
“哦……”
·
刚洗完澡的他头发有些湿漉漉的,身上散发着好闻的沐浴露味道。她无意识地凑近了一些,然后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脸上的温度陡升,连忙退开了一些。
服部平次三两口解决了食物,马不停蹄地向楼上自己房间走去。
“喂,平次,”远山和叶在身后叫他,“昨天你干嘛去了啊……啊,也不是我特别想知道,只是……只是静华阿姨她……她她她让我来问的……啊哈哈哈。”
“我得去趟东京,”他利索地收拾着行李,“工藤出车祸了,我得去看看。”
“什么?!!”冷不丁的坏消息让她吓了一跳,“那……我也要去……帮忙什么的……”
“不行。”没有丝毫犹豫的拒绝。
“哎?!”
“我是过去接手他没办完的事件的,你去了碍手碍脚,给我好好留下来看家。”语气生硬地说完,他背起自己的旅行袋,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下楼去了。
“啊……”这种不能名状的不祥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还没来得及等她下楼,就听到大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
·
什么嘛……神神秘秘的。
尽管心里有些不舒服,可身体还是自动地就开始为他收拾起被弄乱的房间。
·
5
·
“啊,没事没事,打扰了这几天,我帮忙做些家事也是应该的~”远山和叶笑着推开浴室的门,打算把刚才某人换下来的脏衣服洗掉——顺便找找有什么蛛丝马迹——真的只是顺便而已!
他换下来的衣物都被扔在脏衣篮里——看上去都很脏——等等,牛仔裤的裤脚被什么东西擦破了,仔细一看还有暗红色的痕迹。
血?!
心中有个念头动了一动,让她有些不寒而栗。确实呢,那个白痴,确实会因为冲动就做出危险的事情……
她甩了甩头,努力抑制那个不好的念头。她拧开水龙头,试图洗个脸来驱除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寒意。
清凉的水掠过指缝洒在脸上,确实似乎平静下来了呢。
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刘海凌乱的自己,默默嘲笑自己多心。
然后她就后悔了。
她分明地看到,他的护身符,原本应该挂在他脖子上贴在他胸口的护身符,赫然出现在镜子前那个放置杂物的小架子上。
肯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感到自己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恐慌,因为她的手已经颤抖到怎么也拿不起那个护身符。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害怕。
·
冷静下来之后,她处理了脏衣服,然后给自己的闺蜜发了个短信。她把护身符紧紧地攥在手里,即使袋子里的铁片戳痛了她也没有松手。
“我去朋友家玩了,晚饭后再回来~”竭力维持表情的愉快。
装作平静地向闺蜜家走了一段路,直到再也看不见服部宅,她这才伸手扬招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先生,拜托请快点!”声音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
·
服部平次坐在飞机上,眉头紧锁,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微微颤抖着。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黑色的沼泽,一旦灵魂被攫住,它就会缓慢地沉没进去,冰冷的寒气会侵入它,浇熄名为希望的火焰。
现在的服部平次眼底一片漆黑,像是分明地感觉到了心里的火焰一度一度地冷却下去那般,大脑窒息到无法理智地思考。
切,慌什么。路上故意绕路,换了三套不同的衣服,加上已经订了从东京直接去名古屋的车票,就让那帮黑衣服的家伙以为他故意绕路,实际上的目的地是名古屋好了。
灰原和博士已经被抓,工藤中了招,下一个就是知情的他了吧。
必须走,必须走,必须走。
·
远山和叶跳下出租车,正好看见一辆列车缓缓驶出车站。没错,分明就是到东京的那班。
因为台风天飞机说不定会延误,所以新干线才是最佳选择。
也不知道是不是从那家伙那里学来的本事,居然还会自己冷静分析现状了……到这份上,她反而不急了,从容地买了下一班的车票,然后在候车室找了个座位坐下,开始给他打电话。
·
手机突然剧烈地振动起来。他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和叶”。
他伸手挂掉电话,墨绿色的瞳孔里重新燃起光亮。
对了,还有你。还有你啊。
·
6
·
在发送了快二十条短信让服部平次在车站等一下之后,远山和叶跳下列车,怀抱一线希望四处张望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进入了了月台上的黄线之内的区域。
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该不会是根本没看短信吧……泄气地叹了一口气。
下一秒钟,一股力道将她拉得退了好几步,总算回到了黄线之外。
一辆列车飞快地经过月台。
“你这女人是白痴吗?!”熟悉的声线劈头盖脸地砸到她脑袋上。
她抬起头,惊喜地看到自己面前毫发无伤的某人,甚至话都说不利索:“护……护身符……你忘了带……”说着,在他面前摊开左手。
服部平次盯着她掌心那个明显的红色凹痕看了一会儿,神色渐渐柔软下来。他把那个陈旧的小布袋接了过去,放进口袋:“白痴,不要随便就跟来啊!有没有和家里说啊!”
“我说去闺蜜家玩来着……”
“噗……”原本想绷着张臭脸的,却还是忍不住笑了,“你白痴啊,那种烂理由……”
“烂理由怎么了!不擅长撒谎难道不是诚实的表现吗?!”
“走吧,去工藤那里。真拿你没办法……”
“喂别转移话题!”
·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几个车站工作人员正跑向他们身后的一辆列车“喂,快来看,这车是不是有点怪怪的!”
“这不是待会儿要发的开往名古屋方向的列车吗?!出什么事了?”
·
服部平次注意到不对劲,回过头去扫了一眼,立刻脸色大变:“不好!快离开那列车!!!”话音未落,他转头推了远山和叶一把,高声大喝:“都趴下!!”
“砰!!!”
她被他扑倒在地,爆炸的冲击力将两人又掀出好几米远。
“平……平次……”她惊恐地攥着他的T恤,几乎害怕得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感到自己的手掌触到了缓缓渗出的温暖湿润的液体。
·
7
·
服部平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并没看到远山和叶在自己身边。他猛地坐起来,却被一旁的护士扶住:“这位病人,您断了两根肋骨,请不要剧烈活动,您需要安心静养!”
他被强制躺下,却仍死命抓住那护士的衣角:“护士小姐……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一米六左右的……绑马尾辫的女孩子……应该是和我……在一起的……”
“哦,那个女孩子吗?在急救室哦。”
“什……!!”他瞪大眼睛,拔掉输液的针头,从床上一跃而起,“急救室……”
“这位病人!!”护士连忙阻拦。
“让……开……”他执拗地推开护士试图阻拦的手臂,脸上不断滚下身体里的剧烈疼痛给他带来的冷汗。
这段僵持不到十秒钟就被打破了。
“平次!你在干嘛!!!快点躺下啊!!”远山和叶匆匆忙忙地放下手里的水盆,协助护士一起把他按回床上。
“你……”她乍看上去似乎很好,但他仍不是很放心,“没受伤吗?”
“嗯,没有哦,只是腿上擦破了点皮,多亏了你。”
“是吗……”他终于释然,仰天躺在了病床上。
“去急救室那里帮你打了点热水,真是的,居然只有急救室那边才有热水,害得我找了半天呢!来吧,稍微把脸擦一下。”
她把毛巾浸到水盆里湿润,再拧干,叠到原本的四分之一大小,然后小心翼翼地按在他的额头上,顺着脸颊轻轻擦下去。
“喂,其实……”
“我都知道了。我爸和平藏叔叔都已经来了,我基本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知道了还不快离我远点……想死么?我现在可是那帮家伙的头号目标……刚才你也看到了。”
“你这个笨蛋。”
“啊?”
“笨蛋。”
“喂,我凭什么要被比我笨多了的人说笨蛋啊!!!”扬起拳头抗议。
“我全都明白了……包括爸妈为什么要吵架……如果我是妈妈,也不会愿意爸爸去做危险的事的……你这笨蛋想要自己一个人撑着是不是?自己一个人和那个可怕的组织对抗是不是?”语气有些激动,眼泪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流下来了。
“呐和叶,这件事我必须道歉,”他露出微笑,努力伸长手去够她的脸帮她擦眼泪,“我不该把你爸,当然还有我爸卷进来的,他们看到了我的事件资料才会搞成这个样子……抱歉。”
“你这白痴还想硬撑到什么时候?!!”她的声音陡然拔高,“我……我……我虽然并不是什么侦探,可也不至于拖你后腿呀!为什么自己一个人!!!”
“为什么一个人……?”他笑得更深,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我果然是个白痴啊……居然不知道你有这样的雄心……”
她注意到自己的心跳正在突突地加速。是被那种笑容深深吸引住的意思吗?
“我只是……一心想为你建一个安宁静谧的台风眼而已……暂时也好啊……”
他说得很轻,却字字都敲打在她的鼓膜上。
“想保护你,想看你单纯的笑,不想让你有危险……”
“就这样而已……”
“虽然很不甘心,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啊……”
·
远山和叶曾经设想过无数个浪漫的告白场景,甚至有她抢先一步告白的,却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弥漫着消毒水气味的医院里,服部平次穿着病号服躺倒在病床上,语气轻柔又无奈地说出那样让她惊心动魄的字句。
是怎样的瞬间呢,值得以后一直回味的。
并不是玫瑰香槟烟火钻戒,只要有你有我就足够。
你像是台风席卷大地所向披靡,我生活在你的台风眼里学着保护好自己。
·
“白痴啊你,自然地理课没有好好听吧,”她吐出一句,“台风眼里的平静只是暂时的,她最终还是会随着台风一起狂暴的。”
“男人的事女人怎么懂,”他侧过头来看她,脸上是侦探独有的不可一世,“赶紧回大阪去,在家做好饭乖乖等着就行,这才是女人该干的事。”
“真是个白痴。”她的眉头最终舒展开来,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










【啰嗦的后记】
为什么默认的字体那么大?!为什么?!感觉好丑啊!!!
于是调小了一号=-=
得到灵感的唯一原因是今天魔都刮台风=-=
其实我想说这文里面有很多细节还是我挺喜欢的
风格有变化有人觉得吗
至少我写出来的小服部不是原来那样了【哭泣】
感觉故事交代的还是比较清楚的,没啥需要补充的
就是可怜了洗衣机君。。。。。。sorry我不是故意这么恶劣的QUQ
不要问我之后怎么样了我布吉岛
因为我不会写主线QUQ
炸弹的部分写得很奇怪好想死QAQ
好了尽情吐槽吧
从下午五点多断断续续写到十二点多累死我了QUQ
iConan 发表于 2013-10-1 23: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写的好好,还要再看一边,收藏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9-27 05:43 , Processed in 0.047038 second(s), 23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