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9|回复: 1

[同人连载] ____ 罪 爱。 [- 脑内fin -]

[复制链接]
Harley 发表于 2013-10-1 23: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芝士君の看文說明:
A:此文部分状况不符原著、
B:此文内容无第八字母君、
C:此文更新不定、只是脑内完结。
D:此文可能完结时候也只是中篇。


【序】
“喂。你在干什么?”
“你看你看,这株兰花好漂亮。”
“切。”
“干嘛要踩烂它!”
“这种柔弱的生命没有生存的价值。”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在说……”
“呃……别……别掐着我……”
“我在说……如果你也像这种花一样脆弱的话,就算是再漂亮,也会死在这个地方。”
“你……唔……”
少年轻轻的在女孩的唇边印下小小的印迹,笑的一脸云淡风轻。那淡淡的印迹看起来像天使一般轻柔美好,却早已注定是恶魔偏执的契约。
“你……你在干吗啊……”
“安全隐遁于黑暗的最好方法,就是抹杀一切光明,SHERRY。”
“我才不是什么SHERRY,我叫宫野志保。”
“呵呵,我记住了,SHERRY。”
“我都说了……不是……”
“听好了,GIN,这是我的名字,是你SHERRY这一辈子都逃不开的名字。”


【壹】

我终于踏足这片父母极力想要逃离的禁地,没有像姐姐一样的明亮温柔,只有像那个男人一样的黑暗残忍。对于父母的离去,我什么都做不了。质问组织,质问他,都是永远的沉默。于是整日整夜的不再离开实验室,也许实验室在意义上已经等同于家——冰冷,空虚,苍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房间。
实验室的窗帘紧紧的掩盖住外面的天色,分不清昼夜。面对着满是屏幕的数据,将冰冷的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突然觉得安心。原来,在这个地方,深沉的黑暗里,这么久以来一堆数据和穿肠毒药居然已经成了我唯一的寄托,生存的信念一分一秒崩塌直到消散不见。
离开实验所,回到Satan gel睡下,午夜梦回,扶上汗津津的额头,狞笑着的恶魔,是他,GIN。

他说,上帝舍弃了我。
他说,地狱拥抱着我。
他说,我逃不开他了。

我打开床头的暗格,APTX4869第Ⅳ期的实验品还在。起身下床,打翻桌边一杯酒,摸索到落地窗边,掀开厚重的窗帘,远方的天际线开始泛白。赤脚站在大理石地板上,我开始有些颤抖,努力抱紧自己。我倚在窗棂旁,看东方有滚烫的意志正在酝酿,等待黎明一缕破晓的曙光,尽管谁都知道,其实那什么都照亮不了。
愣愣的站在那里,就算冻到麻木也不想躲进被子,也许只是害怕一旦被温暖所折服,再也回不去曾经的冷然。就像是一个国中的孩子,在春天的时候总不能穿太多的衣服,像那样子保持温暖的状况,很容易就睡着了,而对于我们来说一旦放松警惕就等于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当生存和温暖不能共存,身体里的本能告诉我要选择前者。
是本能在说么?或者,正是如他当初所说,安全隐遁于黑暗的最好方法,就是抹杀一切光明。

又是崭新的一天,哦,不,也许只是重复昨日罢了。

曾经无数次想忘掉脑子里清晰无比的方程式,准确精妙的解算法,变成一个简单柔弱的孩子就好。
她会穿着圆点图案的小浴衣,踩着新买的木屐,高兴的听它发出的哒哒的声音,任清风揉乱飘扬的直发。咬着金平糖,看向路的尽头,那也许有一个小小的少年等着她,然后扬起温柔的微笑,牵起她小小的手,勇敢的走向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那样的人,就算是会死去,那也是在这个地狱里死去,可是终究会存在,存在于那个天堂里。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好像是游离的灵魂,找不到归宿,选择了最美好灿烂的样子,逗留在人世间最阴暗的角落,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只有卑微的仰望日光月华。

要抹杀掉一切的光明么?
呵,狂妄的男人。

放下暗红的窗帘,周身漫散的烟草气息越发浓烈。
闭起早已看不清物事的双眼,松开眉头,伸展双臂,向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仰倒。
黑暗中陷落一片温软。


【贰】


是夜,仓库靠墙的桌子上,矮胖的男人将形形色色的手枪零件凌乱的摆开,在墙边缚手站定。桌前站着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死命的盯着手腕上的表,明明是深秋确不时有汗从额头滴下。而对面的男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张扬着一头金发,隐在嘴边是一抹褪不去的冷笑,迅速伸出并不纤细的十指,将一桌的零件组装成一把手枪,然后抵住黑衣男人的脖颈,就像是孩子完成了一个乐高模型,等不及要向他炫耀。
在这之后是长久的沉默,男人以桀骜的姿态审视一切,眼前的枪,子弹,眼前的人,性命。
“多少?”
“5……58秒。”
“是么?”
“砰——”

“Gin,这样……不好吧……”
“恩?”
“我是说……这样子老大会莫名其妙缺很多手下吧……”
“所以呢?”
“呃……别……别对着我,你保险没锁上……”
“那种叛徒,BOSS不需要,只有死神需要。”
“是。”

“老大,现在已经12点了,还不回去么?”
“午夜的时候,不是应该去拜访熟睡的天使吗?”
“老大……”
“开去Satan gel。”
“是。”

远处的天空开始发亮,眼前的这座叫做Satan gel的公寓还在熟睡中,那是他特许作为研究人员的Sherry搬出实验室住而送她的。也许这个特许听起来没什么特别,可是对Gin来说,这是少数几件超出计划之外的事情,那是第一次见到Sherry时就做出的决定,只有她能够住在这么美丽的笼子里。
不打算叨扰她睡眠地小心潜入,抹掉血腥,他仿佛只是一个童话里偷看仙女睡颜的孩子。Gin轻而易举的绕过整座公寓里自己布下的监控网,来到Sherry卧室隔壁监控室里,对着卧室的摄像镜头里,本该安稳睡着的公主却站在窗边,只有一个单薄沉静的背影。周身散发出清冷落寞的气息,浓烈妖娆着扼上他的喉咙。

来到她身后,任由烟草的苦味在周身蔓延,和她身上的药剂味道混在一起,怪异却又让人无法自拔。
明明只是看着她纤弱的背影,却能想象出前一刻是怎样在苍白的脸上绽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看她放下窗帘,轮廓一点点被黑暗吞没。
她失重一般向后倒去,像是一只蝴蝶,一片枯叶,从天空义无反顾堕下。
我伸出双臂,让她落入有些苦味的怀抱。

我嗅着她的发,勾着看不见的笑,想:她不是天使么?
那此刻又为何教我沉沦。



【叁】

她跌进他的怀抱,向后扬起茶色的发。他从后面搂住她纤弱的肩膀,吻上脖颈,感受血液的鲜活和生命的跳动。她转身,他们彼此拥抱,像是要世界末日一般无意识的深吻;他们互相撕扯,像是遇到宿敌一般要置对方于死地。
黑夜像静脉里的血一样粘稠的流动,慢慢的,被泪光柔化成黎明。
她睁着眼睛就看着天色透过窗帘的缝隙一点一点亮起来,伸手触到枕上一片湿润,身边全是冰凉,努力回忆也想不起几小时前发生了什么。想不起吻,想不起温存,想不起她的矛盾,想不起他的名字。
她缓慢的起身折起被子,金色的发丝遗落在白色的枕单上煞是耀眼,身影一顿,将它挑起来,扔掉。然后穿衣,吃早饭,看报纸,破天荒的健康流程。
来到实验室,整齐好一切,继续昨天的工作,包括接受准时的打扰。
“怎么样了Sherry?还没好吗?”
“已经到了豚鼠建模试验阶段。”
“不能再快一点?我可是对它寄予厚望阿。”
“两个月,两个月就可以应用于人体。”
“好。果然组织没有看错你。”
“呵,承蒙夸奖。”
这样的对话隔不了多久就会上演,所有的下属惊异于惜字如金的Gin会重复这么多无意义的话,只有Sherry,那个穿着白大褂美丽却永远没有笑容的女人,她依旧有耐心的一遍一遍回答。

组织里,比黄昏更昏暗的地方,比血液更血腥的地方,端坐着最顶端的男人,
“她已经没有价值了,你该知道怎么做Gin。”
“BOSS,组织里像那个女人那样学术头脑顶尖的没有几个,而且也很难找到人来接替。”
“你什么时候也像那个女人一样那么天真了?”
“对不起。”
“艾莲娜的女儿……让她回归天堂吧。”
“是。”

Gin叼着已经烧到尾的烟,漫不经心的下着命令,“把Sherry带进毒气室。”
问次元
 楼主| Harley 发表于 2013-10-1 23: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肆】


“小哀,快一点~~”步美在远处招着手喊我过去,身旁的光彦和元太也笑得和晨光一样温柔。

我紧了紧书包肩带,微微一笑,加快脚步向他们走去,这就是我这一段新的生活,看一眼身旁笑的轻松的工藤,呵,他们就是我这新生活里的角色。

自那以后,我开始过这种根本算不上安然却也能得到些许安慰的生活。不是没有感觉到组织的人又出现在了我身边,只是再也没有见过GIN,再也没有感受过他的气息。有时候和那些孩子待久了,我居然抱着微弱的期冀怀疑,是否已经把那段黑暗的记忆掩埋在地狱里,然而在噩梦惊醒时的冷汗一次又一次冰凉我的祈愿。

那些梦魇,像是GIN说的,我逃不掉。

我披着黑色的披风,走在昏暗的街边。我勉强看清商店和街道的装扮,就像是情人节的样子,走在我身边的全部都是情侣。有一对离我很近,一直与我并排走着。透过路边昏黄的光线,我看清楚了,是工藤和毛利,毛利还向我笑了笑,工藤的表情隐没在阴影里,而其他的人脸我却都看不清。

明明一步一步走着,却慢的就像是慢镜头重播。我想要加快脚步往前,在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转角,那里漏着白色的光。

只是觉得脚步好重好重,我低头,不知何时地面已经不见了,全部是小白鼠和人。一个男人的头颅,他正死死咬住我披风的一角,眼睛瞪的像要从干瘪的脸上落下来,嘴边不时淌下血水。地下有些小白鼠的皮蜕到一半,还耷拉着几块血肉在外面,颤颤巍巍还牵连着解剖针。血,鲜红的血从那些人的嘴角流下来,然后是鼻子,耳朵。眨巴眨巴眼睛,从那里落出也不是什么清泪,而是两行血痕。

我扯下披风,想要逃离,他却更快一步攀上我的肩,把我拉向地面。我拼了命的向前跑,那些尸体开始腐烂融化,脚下的地面却越来越软,软的我快陷进去了。我试着握紧拳头,想甩开身后的人,却发现手里一片湿滑不知何时多了一颗白色胶囊,血腥从纯白的胶囊里一丝丝蔓延开来。
从耳后飘来的一股浓烈的烟味,强势压过所有的血腥味,萦绕在我的脖子周围,像被一只手掐得生疼。我猛的回头,整个血色的世界瞬间崩塌,占据了我全部视野的是那张笑的温柔的苍白的脸,是GIN的脸。

青灰的烟雾如同恶魔的耳鬓厮磨一般挥之不去,我呆愣在原地,再没有跨出一步的勇气。在迷蒙的烟雾之后,是浅绿的眼眸,是金色的长发,是他阿,那个狂妄的男人,那个要抹杀一切光明的男人。

你在害怕什么,你在颤抖什么,那样的黑暗的,那样的温柔的,那样的眼眸里曾经映出的都是你最美的样子阿。你了解他的一切,他熟悉你的所有,你们曾经是那么的相似,你们几乎都要拥有同一个灵魂……
黑暗才是你的归宿。
回来吧,回来吧。
GIN勾起一丝笑。
“....Sherry”

后脑一阵刺疼。

干净的楼板,干净的被子,干净的睡衣。
苍白的墙壁,苍白的窗帘,苍白的月夜。

窗不知什么时候开了,清凉的夜风吹进来,微冷。我抬手,两手空空。摸了摸额头,微微有些潮湿。仰面躺好,平稳混乱的喘息,掖了掖被子。
我微微一笑,也许笑意还未到达眼底就已消失。
GIN,我是真的逃不开你了么。
就算是自以为拒绝了Sherry这个名字,我依然是沾满鲜血的杀人犯阿。

Once a killer,always a killer.

枕着矛盾和惊恐,看天色一点一点亮起来,我终于沉沉睡去。
那一瞬也许我在想,真的,不想再醒了。
再不想看到这个血色的世界。



:________TB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10-21 07:22 , Processed in 0.035984 second(s), 21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