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19|回复: 14

[同人连载] 【转】东京雨

[复制链接]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楼哈柯 and 版权信息

东京雨
原文转自百度柯南吧
//CP SR
//By 安城鸣

问次元
 楼主|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01.
-时光里无可翻覆的记忆不断拉长,在大雨倾泻里被尽数打湿。
///////
工藤新一从来没有想过他会面对那样一种场景。
近乎于绝望。

如果他提前知晓这场戏码,或许他会拼死改写结局。
可惜灰蒙蒙的东京上空看不到他的臆想。

他拿着电话通过变声器用工藤新一的声音低低说着什么。目光远远地望向窗外铅灰色的天穹,嘴角笑意若隐若现。

毛利兰倚窗而立静静听着通过电磁波远远传入耳中的低沉磁性嗓音。
她的手不经意地覆上事务所的玻璃窗,轻轻浅浅划出印痕。

「啊…下雨了。」
女孩兀自嘟哝一声,看着窗外忽然下起的雨蹙起眉。

窗玻璃上愈发氤氲的水汽蒙成白雾,窗外的世界模糊而温柔。

手指划过留下的水痕清晰无比。映出她的眸。


门外的响动吸引她去开门,原以为会见到的父亲却不在门口。
她视线里唯一来得及看清的,只有洞黑的枪口。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以何种方式死亡,连此刻她都以为自己可以侥幸得救。
唯一可叹的是她呼唤的人没有出现,这世界果然没有救世主。
失去意识前的一刻,她如是想。

铃木园子来叫好友一起去学校。她大咧咧的嗓音响彻街道。
之后她就看到从事务所楼梯走下的男子将那洞黑对准了自己。

她没来得及逃走,更没来得及求救。因为她知道毛利兰还在里面,她不能逃。
血红的液体在她身下开出无比妖冶盛大的花,她嘴唇张合翕动似是要说什么。
不断加大的雨势将血红冲散弥漫在整条街道。

江户川柯南听到枪击声而赶到时,看到的就是雨中毛利兰在铃木园子倒下的身旁将脸深埋进长发里的情景。雨水顺着黑色长发倾泻而下,不知会否有眼泪混杂。

突然她循着动静缓缓抬起头,渺远的眸光落在男孩气喘吁吁淌着雨水的脸上。


有些记忆在时光里被无限拉长,大雨倾覆整个世界。
 楼主|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02.
-真相不过一场自欺欺人的徒然。
///////
一个人的死究竟能带来多大的悲恸。

铃木园子淌着血的身体在大雨里渐渐模糊了轮廓。
毛利兰似是听到有人在耳边说着什么,低低地听不真切。

「兰……」
「…或许你不会原谅我。」

蓦地她醒了过来,胸口依旧有着灼烧的同感隐隐传来,大概是那时子弹穿透的伤。
转过头看到窗棂边默然站立的男孩。

病房外隐约有父亲与医生的交谈声透过门缝传进来。

「毛利先生,您女儿真的是走运啊……与另一个女孩受到的子弹不同,才得以保住性命。」
「啊真是辛苦您了……」

「呐柯南,园子她……」
「…嗯,她死了。」
江户川柯南低沉琢磨不出情绪的嗓音响起。

毛利兰并没有想象中的大惊失色。她只是缓缓攥紧了身侧的床单。
越攥越紧。

她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后很快又清醒过来,她朦胧中似是听到了好友在楼下的呼唤声。
她扶着事务所的墙壁趔趄地走下楼。

大雨里血腥味弥散进冰冷的空气。
她声嘶力竭地喊。她不明白为么铃木园子流的血比自己多这么多。
她伸出手想要捂住好友身上的伤口,可是喷涌而出的血灼热烫了她的手,依旧没有停下。

毛利兰永远都不会忘记好友临终看向自己的眼神。
她永远都记得。

铃木园子那时的眼眸那么晶亮。

江户川柯南攥紧了手中的什么东西,冲出了病房。
与毛利兰通话的时候被人装了窃听器,然后根据信号源锁定了在侦探事务所的女孩为目标。以及之后途经这里的铃木园子一起被卷进了漩涡。

还有毛利兰与铃木园子身体里取出的不同材质的子弹,也是困扰他的谜团。
刚刚灰原哀来短信说锁定了目标。
久违的黑色保时捷356A。

他在雨中不断奔跑,根据电话彼端女孩提供的位置追踪过去。
远远的雨幕里那抹震慑人心的银发映入男孩冰蓝的眸。
他抬步追过去,却又突然站在了原地。

透过街边橱窗镜面反射出身后的人,衣领高立帽檐低压。
被人跟踪的迹象。

他猛地朝前方Gin拐进的街道的反方向跑去。

确定了四下无人才终于停下,手撑腿急促地呼吸。

「你真的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身后的人走过来。
「果然…还是被你追来了。」男孩没有回过头。

「刻意绕开了目标把我引到这里来,是为了保护我吧。」
「新一。」
毛利兰摘掉夸张的男士呢绒帽,从父亲那里拿来的风衣很不合身大的夸张。

她缓缓蹲下看向男孩的眼睛。抬手圈住了他瘦小的身子。
手臂慢慢收紧。

「为什么…」
「…园子的死会和新一有关。」

江户川柯南抬手取下眼镜。冰蓝的眸里搅动着黯沉。

「他说,他会回来。」

真相不过一场自欺欺人的徒然。
可你依旧选择前往。
 楼主|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03.
-年少岁月里最动人的情节,是你的回归。
-如万丈青阳。
////////
你曾以为自己是英雄。
你以为自己可以救下想要保护的,可以不让所爱的死去。

可是当你看到铃木园子的骨灰盒静静被雨水打湿时,你看到铃木绫子将大捧的百合放在墓碑旁时,你看到毛利兰默默撑着伞蹲下用手摩挲着灰色的碑文时。
你缄默无言。

毛利兰将眼轻轻闭上,手下凹凸不平的铭文里的凉薄回应着未曾间断的雨。
雨已经下了整整三天,东京上空依旧没有阴霾散去之意。

她身后的江户川柯南一直没有出声。
他看到从美国临时赶回来的格斗男京极真双手覆上脸颊,泪水无声从指缝间滴落。
如此强大的人落泪的背影让人不忍直视。

毛利兰缓缓起身走向人群中。

或许是雨声太大了,他们并没有听到她的哭声。
又或许是雨水过于肆虐,他们看到她脸上濡湿一片。


回到学校后大家依旧熙熙攘攘地吵闹着,似乎没人记得起有人已经不在。

毛利兰的座位临窗,她一直以来都喜欢将头靠在窗玻璃上向外望。

记得曾经工藤新一为了吓她而在窗外突然把脸伸到了她眼前。
隔着玻璃看到突然放大的脸,女孩着实被吓了一跳。
本能性地身体向后仰,然后连人带椅子一起向后倒了下去。

灰头土脸的毛利兰对着笑嘻嘻进班的工藤新一就是一通猛踹。
男孩哀嚎的声音响彻楼层。

而今的她头倚着玻璃静静看着窗户上的雨水因重力而缓缓划过水痕。
就像是有人落泪。

身后的同学们依旧吵闹着抱怨着糟糕的天气。
声音远远传来模糊成片。

她暗想,如果天晴了的话一定要好好出去走走。
闭上眼遐想了一会她缓缓睁开眼。
端起水杯暖和了下双手,啜了几口。

然后她就看到了被自己抹开水汽的一片清晰的窗玻璃上突然出现的人脸。
而他身后似是有无尽光芒透过窗铺洒在毛利兰身上,温暖异常而令人怀念。
如万丈青阳。

她口中还未来得及咽下的水猛地全部喷了出来。
她弯下腰不断咳嗽起来。
身子深深埋在了课桌下,很长时间都没有直起来。

窗外工藤新一透过氤氲着水汽的窗看着她不断颤抖的背,悄无声息地走进了教室向她走去。他缓缓蹲下身伸手轻轻抚着她的背。
她身下的地板不知何时已积起一小片水滩。
 楼主|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04.
-再次离开走远了视线,你身后的世界雨水滂沱。
///////
青梅竹马的关系永远都有让人羡慕嫉妒的理由,即使局中人知晓世事早已变了模样。
当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又再度并肩出入学校的时候,身边的人依旧会投去暧昧羡慕的眼神。

而两人都没有戳穿隔在他们之间的那层薄纸,那关于身份的真相。

工藤新一知道她不想提及,她在等他的解释。
但他仍是一直都没有开口。

时光没有停下,工藤新一抬头看日历上的红色数字不断变化,他抬手覆上额头挡住透过窗打在脸颊上的阳光。
双眼酸涩膨胀得想流泪。
——是阳光太刺眼的缘故吧。他如是自我安慰。


日光一点点暗淡,树下阳光投射的细碎明暗光斑摇曳着缓慢移动。
暖黄色夕阳里两人嬉闹着往家走,蓦地工藤新一转回身认真看着身后的毛利兰。
他告诉她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她,明天约在波洛咖啡厅见。
女孩诧异地看着他走向家的背影,眼神中的渺远融进昏黄色的温柔夕阳里。


推开门咖啡厅的玻璃门,毛利兰搓着手看着窗外又下起的大雨。
灰蒙蒙的天压抑感庞然而让人难过。

她随意找了个靠窗座位坐下,边望着窗外的雨景边等待工藤新一。
冒着雨突然进来的男孩带动门边的风铃响个不停。清脆的声响引得女孩抬头。
工藤新一濡湿的头发滴着水,衣服被雨水打湿的地方颜色深重成片。

「真是的,这糟糕的天气什么时候才放晴啊……」毛利兰拿出纸巾帮他擦头发上的雨水。
「喏,给你这个。这样的话天气很快就会好起来。」赫然出现在女孩眼前的是一个晴天娃娃。
「好可爱…」她伸手接过娃娃。

而他突然认真地看着她。
「兰,一直以来真的……对不起。」
「我离开的时候任性地让你等了我那么久,真是很幼稚。」
「但有些事我还没有处理完,所以……我又要走了。」
不等毛利兰说什么工藤新一便站起身想离开,他不想看到毛利兰失望难过的表情。
转过身朝门口走去,突然脚步又顿住。

他背对着她,低沉的声音混合着微凉的空气而来。
「这次……就不要等我了。」

毛利兰看着他推开门走出咖啡厅,风铃声音清脆一如他到来之时。
她突然拼命跑出去,叫住了他。

「笨蛋新一!」
「这么久我都等得了,再等下去又能怎样……」

「既然你要离开,那么我就守着。」

工藤新一的背影顿了顿,但他依旧没有回过头。
再次迈开步子,他走进雨幕里,雨水在他身后滂沱成茫白的世界。

你看着他再次离开的背影,握紧手中他送的晴天娃娃站在原地。
你既没有追上也没有哭喊。

你只是一直静静看着眼前雨水倾覆的世界。

你说,你不在,但我在。
你说你会守着。
 楼主|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05.
-思念围困孤独城池。土崩瓦解天塌地陷。
///////
从成为青梅竹马的那天起,毛利兰就明白了什么叫作难以言说。

正如你的目光越过渺远人海寻到了他。
而他只是背对着你渐渐没入人流交叠错落成模糊光斑。
似乎所有人都有着要到达的目的地,他也是。
而只有你没有。

这时你不知该说什么。就连难过都没有立场。


工藤新一就像他突然回来的那天一般又突然消失,似乎再过些时日就不再会有人记得他曾回来。而那时他映在窗前放大的脸成为毛利兰脑中关于回归的仅存映像。

没有人知道他离开的理由。
班主任也只是在上课前以「工藤同学因为有事而继续休学」来搪塞询问的同学们。

大家怏怏不乐的表情中,只有毛利兰一直安静看着窗外。
曾经身边铃木园子吵吵嚷嚷的声音淡化在荏苒时光里再难寻到轮廓。


正午时分。

毛利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有种被称为习惯的潜意识就像顽固老梗难除。
工藤宅门口。

门牌上落了些灰,她抬手缓缓摩挲过略凹下去的字。
「呐,新一……你会回来的吧。」她知道他听不到,她说给安静的天空听。

「这可不好说哟,Angel。」她身后的一个黑衣女人笑着合上手机。
「诶——?」毛利兰惊恐地转过身。
「再不去的话可能真的要赶不上了……米花车站。」Vermouth背转过身离开。

她金色卷发的缝隙间透出,毛利兰飞奔向米花车站的背影。
Vermouth勾起嘴角,拿出手机看着刚刚发送的简讯。

——我只能帮到这了。


三小时前。
工藤新一看着站在自家门口的黑衣女人呆愣在原地。
「……你真的忍心用同样的方式伤害她两次吗?」她闭眼倚身在门口墙壁。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工藤新一缓缓握紧抓着行李箱杆的手。

「这不重要…你不怕上次的事情再出现吗?如果死的是她你不会后悔么…」
「上次是的偷换了子弹吧,但你却没算准Gin会用两发子弹,所以园子才会……」
「啊啦谁知道呢。」

「我只能帮到这了……不要把Angel卷进来。」

「Silver bullet。」

 楼主|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06.
-时光不老,抵过世界洪荒。
-温柔卒莫消长。
///////
你站在月台上面对着铁轨不敢回过头。
你怕自己好不容易坚定的决心再次动摇。你还想再回到她身边,手紧攥着不舍。

列车进站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工藤新一微闭上眼跟往昔告别。
或许当少年归来之时,东京雨季已过日光正烂漫。
他正要踏上列车,回头望了眼身后的月台。却在这一瞥中看到了在柱子旁伫立许久的女孩。
他顿住了动作,与女孩湿润的眼眸四目相对。
一瞬间十七年的记忆循回倒转,如汹涌海潮覆盖日光。
随即男孩看到女孩朝他微微一笑,他握紧行李箱拉杆快速转身上车。

「呐,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她么?」临窗坐着等待工藤新一的灰原哀看向他。
「啊…我要她不要再等我了。真相的话我不想告诉她。」他将行李放好,坐在她旁边。
「为什么?」灰原哀回头望向车窗外,语气淡淡地问。

「工藤新一回不去了。如果她得知真相,又会一直替我担心。」
「与其让她在惶惶不安中度日,我宁愿她因对我失望而忘记我。」他微闭眼。

灰原哀回过头看向他安静的侧脸,嘴角微抿。

——真是个傻瓜。

他将手臂挡在眼前半后倚着休憩,透过车窗而入的日光略显刺眼。
蓦地那天昏黄暮色里他对她说的字句逐渐明晰。

夕阳里两个孩子一前一后走着。男孩在前边走边颠着球,女孩伸出手轻轻扯拽他衣服后摆,
「呐,新一。」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不见了怎么办?」女孩看着西下的夕阳眼神渺远。
「怎么会呢,你在想些什么啊。」男孩回过头看着她笑了笑,对于女孩说的假设表示不屑。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呢,」女孩将视线从夕阳移回,与他四目相对。

男孩微微愣了一下,他停下颠球的动作手抱着球,突然脸别扭地脸微红,
「…笨蛋,我不会离开你的。」

女孩讶异地呆愣在原地。
她眼前男孩别扭的羞赧表情融化在他身后暮色的暖黄里。


「工藤,今晚的作战你做好准备了么?」灰原哀清冷的声线将他拉回现实。
「啊…没问题的。根据水无所放置在他们身上的发信器我们会顺利拿到记忆卡的。」他回道。

「不过Gin和Vodka是很棘手的人,你要小心。」她担忧地神色背过他映在车窗上。
「不要这么严肃啊灰原,」他抬手拍拍女孩肩膀一脸嬉笑表情,
突然正色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

「我想问你一件事…」工藤新一看向身侧的女孩,
「关于APTX4869的成品解药研制彻底失败一事,即使你已经无能为力…」
「到底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不让工藤新一消失?」

「没有。」灰原哀没有回过头看他,
工藤新一抱头一脸苦逼表情。

「除非…」女孩突然出了声,
「诶?!果然还是有办法的吧,是什么?」工藤新一一脸的颓败瞬间变成欣喜之色。


沉默很久女孩才再次出声,
「…死。」
 楼主|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07.
-日光分崩离析,你眸中东京雨声喧嚣。
-你若归来。
///////
工藤新一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的结局会是如此这般。
你依旧难以割舍。你终是放不下。

可是你从一开始就只能沿着现实的轨迹坎坷前行直至面对死亡。
一个人的死从来不会带来整个世界的悲恸。
你一直都知道。

东京远郊地区的废弃仓库里,Gin接过对面男子递过来的装有组织成员名单和资料的记忆卡,看着男子一脸崩溃跪地乞求,
「记忆卡你已经拿到了…求你放了我女儿吧!」
「哼…还没有谁能和我谈条件。」
Gin抬起手中的枪抵上男子的额头,扣动扳机嘲讽地看着男子应声倒地来不及言语。
「没有利用价值的渣滓就该扔掉。」
他取下嘴中叼着的烟扔在地上,抬脚抿灭烟头的火星。转身走出仓库。

工藤新一在仓库外静静通过耳麦线听着里面的动静,安在Gin外衣后颈处的窃听器传递的枪声和对话他听得真切。
脚步声由远及近,他在黑暗处看着Gin走向仓库门口停着的保时捷356A。

正要开门上车的Gin突然顿住脚步,抬手伸向后颈处触摸到了异物。
之后工藤新一惊恐地目睹着他用手捏碎了窃听器,举枪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而来。

他快速起身向前方奔跑,耳闻身后的追逐者的脚步声渐渐接近。
终是目标暴露在了Gin的视线内,他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

「你逃不掉了…工藤新一。」

他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不再逃,任凭雨水滂沱着喧嚣着淋湿整个世界。

银发男子慢慢走近前方背影轻微颤抖的工藤新一,用枪抵着他的后背讥笑着让他享受生命最后的时刻。
寂静的仓库外空地放大着周遭一切的动静声息,雨声喧嚣使声音愈发清冽,
「砰——」
工藤新一瞬间感觉到子弹贯穿身体的灼热,他捂着伤口艰难转过身开枪只勉强打中Gin的手。男孩倒地银发男子用枪抵着他的头,却突然被身后的人开枪击中了肩膀。
他看看眼前已经奄奄一息的工藤新一,转身去追背后开枪之人。

工藤新一双手紧攥着蜷曲着身体,汩汩鲜血在他身下开出刺目妖冶的花。
他疲惫地想要闭上眼,却似是眷恋着什么般茫然看着东京上空。
雨一直没有停。

放学后回家毛利兰推门而入却发现侦探事务所空无一人。
她心神不宁地看着窗外的雨。
直至手机震动闪现那简短的匿名消息:「快来东京远郊xx仓库。」
她夺门而出。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惊慌失措如此压抑,就连面对那有关身份的真相时也未曾如此。
赶去仓库的路上她隔着车窗看着玻璃上的雨水因重力缓慢划出水痕,抬手想要触碰却在触及窗玻璃时因过于冰冷的触感而快速缩回手。
她摇摇头拼命克制着悲观的念想占据理智。

可现实太多悲伤难以改写。

毛利兰在仓库附近撞上了身着西装行色匆匆的冲矢昴,西服上衣前襟的红色液体让她起了疑。不待被询问对方就解释说刚从聚会回来不小心打翻了红酒洒在了衣服上。
她急于赶向仓库转身就要走却被男子硬生生拽住胳膊,
「…不要去。」
她回头看了眼男子回以宽慰的笑,甩开他的手继续奔跑。

她从未想过会面对这样一种场景。
目睹太多血腥与杀戮却从未设想过那个冰冷地僵硬在自己面前的人是他。
就算是噩梦也是时候该被摇醒了。或许一睁开眼又是早晨阳光正好。
可是梦怎会不可逃脱。

毛利兰跪坐在他跟前低着头雨水顺着黑发倾泻而下,像极了彼时江户川柯南目睹的场景。
工藤新一颤抖着抬起手紧紧握着女孩同样冰冷的手,苍白的嘴唇微微翕动似是要说什么。她俯下身安静地听着那微弱的只言片语,之后手上被覆上的力度突然消失。

毛利兰在喧嚣的雨声中安静异常,长发遮挡着表情看不真切。
她被奔向自己的脚步声与激起的水花惊醒缓慢抬起头,看到随后赶到的茱蒂詹姆斯和服部平次。
茱蒂满脸愧疚向她道歉没能及时赶到,服部平次手搭在她的肩上越握越紧却没有言语。

她只是抬头望向灰蒙蒙的东京上空。
她眸中东京雨声喧嚣。

「工藤新一…已归来。」
你听到他在你耳边轻声说。
 楼主|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6:46 | 显示全部楼层
08.
-真相往往以悲伤为名。
-你是否相信。
///////
随后赶到的警视厅人员在仓库附近细致排查,在工藤新一死亡现场不远处发现了另一个银发男子。身中数弹早已身亡。
Vodka见情况不妙驱车绕开警方快速离开现场,向组织首领回电汇报,
「Boss,大哥…Gin他牺牲了。」

毛利小五郎走向呆愣在原地的自己女儿身边,沉默着扶她起来走上车。
他不想让毛利兰看到,工藤新一作为死者的后续处理过程。
众人在降临的夜幕里沉默着低声哭泣着似是周遭一切被慢镜头不断拉长。
雨依旧没有停。

葬礼在三天后举行。
人们身着肃穆的黑色衣衫撑着黑色雨伞静静伫立雨中,听着牧师缓慢念着悼词。
毛利兰没有哭没有闹,她只是不断应接着来自不同人的安慰与拥抱。
她看到工藤有希子趴在丈夫的怀里失声痛哭,昔日里有活力的工藤夫妇瞬间苍老了很多。她看到远山和叶哭泣着抱着她说不要难过,服部平次站在她身后眼眶泛红不发一语。她看到毛利小五郎少见的严肃妃英理抱着她轻抚她的头发说没事的还有妈妈在。
可是没有人知道她是否哭过,她眼底似是深井般枯涸寻不到底。

人群渐渐散去,她叫住茱蒂并抬手交给她一个记忆卡。
毛利兰认真地说这是新一用命换来的他要自己务必帮他交给茱蒂老师。
女孩忆起工藤新一临终前紧握她的手给了她记忆卡,并用尽最后力气嘱咐她交给FBI。
金色短发女子渐握紧手心的记忆卡,在喧嚣的雨声中向女孩不着痕迹地一笑,
「放心,我不会让他们逃掉的。」

她回到他的墓前,丢掉伞跪坐下来。
全世界只剩下喧嚣的雨声。

不久她上空的雨水被一把黑色伞遮挡,她回头看到Vermouth手拿一捧白色雏菊俯身放在工藤新一的墓碑前。
「其实真相远非你所见到的模样。」
冰冷的空气中金发女子的声音穿透毛利兰的神经,她不可置信地看向女子。
「你能找到真相吗?」
毛利兰看着她不发一语。
突然她脑海中闪现过太多画面,那些在悲伤中被她忽略了的画面。
比如那日她目送工藤新一离开等候在车上和他邻座的茶色头发的女孩;比如同样在车厢里坐着的茱蒂詹姆斯;比如那日放学路上碰巧遇上刚出门的身着休闲服的冲矢昴;比如本该在大阪却和FBI三人一同赶到现场的服部平次……
Vermouth将伞放在毛利兰手中站起身,便转身离开寂静的墓地。
女孩还在回忆的画面切换中未回过神,却模糊中听到身后金发女人用英文低声说,

「I’m so sorry for it,my angel.」

真相包裹着虚假的外衣以悲伤为名以罪恶为实。
你从他的墓前站起身离开,夹杂着雨水的冷风扑面而至。
你选择面对与相信。

即使真相冰冷。
 楼主| iConan 发表于 2013-8-30 23: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09.
-逃避是场孤独的单程旅行。
-你抱紧她。
///////
当毛利兰站在灰原哀的地下室门口时,她没有过多讶异只是让门边苦恼着没能拦住女孩的阿笠博士回到楼上去。
她抬头认真看着担忧的博士,少见地微笑着说没事。

转过身她没等毛利兰开口抢先道,「这么快就察觉到了…想问我为什么没救他么?」
毛利兰缓慢攥紧衣角。

灰原哀至今无法忘记那个离开前看着自己的眼神。
工藤新一按住墙角要和自己一起去涉险的灰原哀,低声交代她在原地等他。
他说他坚信的正义必须由他自己走下去。
他在喧嚣的东京雨声中静静与她对视,眼神从未有过的晶亮。

她抱紧自己蜷缩在原地。
他离开后全世界只剩下雨声喧嚣。

灰原哀从未相信过世界上有救世主,可当她看到工藤新一受伤倒地被Gin用枪指着时她第一次希望有救世主从天而降解决危机。
她抬腿想要前去救他,可她看到他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表达着强烈的抗拒,他的嘴一直翕动着直到她终于看清他不断重复着的字句。
「别过来!」
可她依旧朝着他迈开步子却在跨出第一步前被人从后面捂住嘴禁锢在原地。
她惊恐而声嘶力竭的叫喊消弭在身后人温热的掌中。没有人听得到。
挣扎过后她缓慢恢复意识,意识即将抽离的前一刻她只清晰地记起那时的画面。

她记起他在喧嚣的雨声中静静与她对视,眼神从未有过的晶亮。
她听到他低声说「一定要活着…灰原。」

毛利兰突然就想起了那时她看到的铃木园子临死前的眼神。
那种希望对方活下去的神情。
她看着坐在眼前以旁观者姿态静静叙述着故事的灰原哀不知何时抱住了自己缓慢低下头将脸埋进臂弯。肩膀轻颤却听不到抽泣声。
她突然在想这个冷静自持的女孩到底用了多大勇气才把真相抽丝剥茧展现给自己。

她走上前,轻轻将外表只有七岁的女孩环抱在怀里。
她听到怀里的灰原哀哽咽着说对不起。

毛利兰没有回应她,只是将她抱得更紧。
因为她知道她和自己一样冷。

窗外雨一直没有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9-23 20:24 , Processed in 0.154768 second(s), 27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