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17|回复: 29

[同人连载] 趁尘光如旧

[复制链接]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那是他的故事,那是她的故事。
那是他们的故事。
他们交错的我们的生命里,十六年的光阴,沉淀在记忆里某个安静的角落。

写下一点文字,脑海里想象着他们的样子,他俊朗的脸,以及她安静的微笑。
我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我写下这些,仅为了纪念那段迷失的岁月——迷失在《名侦探柯南》里的旧时光。
以此,谨记。
问次元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01
【从别的日子里飘浮道我的生命里的云,不再落下雨点或引起风暴了,却只给予我的夕阳的天空以色彩。】——泰戈尔

四月的东京。是樱花盛开的时节。如同你明亮的微笑一般,温暖。

阳光安静的洒下来,空气里逐渐回升着温暖,使自己冰凉的指尖都有了暖意。是四月了呢。女孩想。伸出手,想捕捉空中逐渐旋下的樱花花瓣。却看见阳光安安静静的躺在自己的手心里。有着柔和的质感。
闭上眼睛,享受着片刻的春意。聆听着自己的心脏有节奏的跳动的声音。真好。如果可以,真想永远都不回去。
视线里突然一暗,一双手突然间轻轻覆盖了眼睛。掌心里有些潮湿。莞尔的回头,看见了步美微笑的容颜。
“小哀,原来在这里呀…..”

“嗯,今天天气很好呢。。。。。”

“什么时候让博士带我们出去,好久都没出去玩了。”光彦说。

“是啊。是啊。还要带上鳗鱼饭。。。。。。”

“时间过得好快。。。。。。”阳光打在柯南的脸上,唤起了一层柔和的光。勾勒出少年立体的阴影。微微扬起的嘴角,绽开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微笑。“冬天。。已经过去了。”

不知为什么,自己心里猛然一怔,不管冬天有多么寒冷,多么阴暗,多么漫长多么令人绝望。终究已经过去了。灰原抬起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心里像是有了某种悸动一般。

谢谢你呢,工藤,又让我知道了一件事。

“哇,好漂亮的夕阳呢。”步美惊呼道。灰原抬起头,越过少年的肩膀。看着逐渐的滑落下去的夕阳,在黄昏里有着一种奇特的美。血红色的天空仿佛绽放着一朵朵巨大的红莲,太阳收拢了光线,若同一个温顺的小动物,呼出温暖的,毛茸茸的气息来,将他们笼罩起来。

即使在很久以后,灰原依旧能轻易的想起那一天,他们五个人在那片小山丘上,安静地看着夕阳落山的情景。像是永远的可以静止在这片时光里,来弥补自己曾经不曾拥有过的童年,永远的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永远的和他…….维持现状…….



“唉,你说,我们去哪呢。”光彦兴奋的问。

“去上野吧,那里樱花应该开得很漂亮。”

“去哪都一样,关键是有鳗鱼饭就行了。”

“元太,真是的,心里只有鳗鱼饭。。。。。。。”

几个孩子逆着夕阳的光,走在喧嚣的东京街头,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幸福,仿佛一说出,就可以到达一般。这是年少的最纯粹,最天真的容颜。

“哎,小哀,你想去哪呢?”步美搂着小哀的肩膀。轻轻的问。

茶发女孩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温暖的弧度,冰蓝色的瞳孔如水一般清澈,蝶翼般纤细的睫毛在这个角度正好染上了一寸金色,微微起唇:“无所谓呀,其实。。。。。。。。”

“其实什么。。。。。。?”步美有些迷惑。

“没什么,去哪都好呀。”

前面的黑发少年,好像察觉到什么一样,转过头来,正好对上女孩微笑的侧脸,在柔和的光线,显得格外的一切都是那么安好。一时间微微有些愣神。

“怎么啦,大侦探?”

“啊,没什么。。。。。。”

其实,工藤,我刚刚想说的是,无论去哪里,都无所谓,因为,和你们在一起,无论去哪里,我都很开心。谢谢你们,带给我这么多,我曾经从未获得过的东西。真的。

“啊,绿灯。我们走吧。柯南,小哀,明天见。”

柯南假装和他们打招呼,把最后那句“这家伙心情好的时候真可怕。”也淹没了下去。

“真受不了他们。”

“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是啊,毕竟他们还是小孩子,而我们。。。。。。”

话语断在空气里, 消失在喧嚣的东京街头。手机在这时突兀的想起。

左边,还是右边。左边的是江户川柯南,右边的时候工藤新一。

右边,那是工藤新一了。拨好变身器。按下了接听键。

“么西么西。。。。。?”

“啊,新一,我是兰,今天我们在杯户饭店有个PARTY,你。。。。。。来么?”

“抱歉,兰,我这里还有好多事情没处理完呢,实在没有时间。。。那就这样了,我还有事。”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终于有用自己憋足的理由,拒绝了。

按下了切断键,可手机却有响了起来。

左边,右边。是右边。是江户川柯南。

“喂,柯南呀,我们今天在杯户饭店有PARTY,我不回来了,你去博士家吃饭吧。”

“嗯,好,再见。小兰姐姐。”

回头看了看灰原,她正安静地看着自己,刚才的狼狈样,应该被她看到了吧。果然,耳旁响起了她的声音。“大侦探,你还真够忙的。”

“那还不是拜你所赐呀。”

突然间愣了一下,像是跳跃出一大短空白,CD贩卖店的声音消失在了哪条街的拐角,仿佛绕过了很多很多久远的时光。整个世界悄无声息。茶发女孩轻轻低下了头,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拉出了一个自嘲的,勉强的笑容。什么都没说,那,又该说些什么呢?

“灰原,我。。。。。。。。”少年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莫名的消失了。我只是。。。像平常一样,和你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它依然是你的一个心结,灰原,忘记它们吧,忘记我刚才说的一切。你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学生而已。

和我,一样。

江户川最后看到的,是灰原哀的瞳孔里仿佛盛满了一碗糖浆般焦着的悲伤。可是在瞬间即逝,那一刻,夕阳在她的眼里收拢了最后一丝光线。她转身,面向自己,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话。

走吧。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02
【 The touch of the nameless days clings to my heart like mosses round the old tree.】
——无名的日子的感触,攀缘在我的心上,正象那绿色的苔藓。攀缘在老树的周身。
泰戈尔                            


兰略微有些失望的挂断了电话,那一头变成了空荡荡的忙音,抬起头看着这座繁华的城市,灯火通明,东京铁塔上闪着淡淡的红色光芒。远方的星空遥远而又璀璨。星星在几百万年以前发亮。

——这么美的景色还真想让新一看看呢。你到底在哪里呢,新一?

“怎嘛,给你老公打电话啊?”一旁的园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用胳膊推搡着兰。一脸坏笑的样子。虽说是有些八卦,却总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呢。也难怪是闺蜜呢。

兰的脸瞬间红了,微微有些发烫,一直传到耳根。

“没有啦,我打电话给柯南,让他去博士家吃饭。”摆了摆手,找了个借口,慌忙地掩饰。“我们去吃甜点吧,再不去就没有了。”

“啊,你怎么不早说啊,这里的甜点超好吃的~”

杯户饭店的十八层,帝丹中学高二B班的学生正在举行期末联考后的狂欢。

热闹的气氛,好吃的甜点,繁华的夜景,恰到好处的灯光,以及微凉的冷气。可是心里却仍然有一块仿佛缺失的空白。像是缺少了某个人。

“哎,兰,陪我去一下洗手间吧。刚才好像有几滴果汁溅到脸上了,去补补妆。”

“嗯,好。”

“我买了最新的化妆产品哦,就是广告上天天播的那种,超好用的,兰要不要试试啊?”

“啊,不了不了。。。。。”

“没事没事,我来帮你画,兰画上妆应该很好看吧。。。。”

。。。。。。。

博士宅

“我回来了。”简单的一句话。冷漠而有疏离。灰原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尽管知道后面跟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大侦探。也依旧没有再回头。

然,在下一秒,身体无力的靠墙,继而慢慢的滑下去。掩面而泣。

如同一个坚硬的外壳,里面包裹着柔软的内核。所谓冷漠,所谓倔强,只不过是来伪装自己的道具罢了。


“灰原,你没事吧。灰原。。。。。。”手指急促的敲着门,回答他的却是一片遥远的寂静。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时间仿佛凝结了一般,空气中浮动着细小的尘埃。隔了一扇门,隔了两个人的心情。

“对不起,灰原。”像是终于认输了一般。少年的手垂了下来,嘴角拉出了自嘲的微笑。你啊,还是老样子呢。也许是因为光线的原因,镜片上反射的光,让人看不见少年的神情。

“傻瓜,该道歉的应该是我吧。”独自的站了起来,走到桌前,拿起了听筒。倒背如流的号码,如今按起来却还是有些颤抖。

“您好,我是宫野明美,有事请留言。。。。”

清澈的声音传过来,让自己有些失神,随后便听到了自己空洞的声音“姐姐。。。。。。”

突然想起了她,那个有着栀子花般干净笑容的女孩。兰。

那么,姐姐,请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杯户饭店

夜晚,还是有点凉意。空气里弥漫着的淡淡的花香,微微有些醉人。

聚会散了以后,大家都仿佛烟消云散了般。只留下兰和园子走在街道上,随处走走,聊着漫无边久的事情。

“几点啦?”不经意间的问道。

“啊,”兰熟练的看了看手腕,准备回答的声音却断在了半空中。“园子,我的手表可能落在饭店里了,我回去拿。。。”

“那,我和你去吧。。”

“园子,我一个人没事的,你先回去吧,你也累了。”

“好吧。”不再勉强,随手从大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那一句“那你自己小心点。。。。”也随着渐行渐远的TAXI消失在暮色中。

一个人回到饭店时,第十八层餐厅里的灯已经暗了。毕竟是女孩子,心里未免有些紧张,而且有时又容易胡思乱想。早知道就让园子陪我来了。兰心在抱怨着。

虽说自己会空手道,虽说园子没有学过任何的防身技能,可是她的胆子总比自己大无数倍。
虽说她每一次拍着胸脯说保护我,往往总是在关键时刻自己来保护她。
可是,心里总会有这份依赖。一直陪伴多年。

到处都没有啊。要是新一的话,一定很快就会找到了,就如同多年前,他在贮藏室里找到自己一样。该死,怎么又想到他了?

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应该是在洗手间吧。和园子化妆的时候。

走进去的时候,那块手表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洗手台上。果然在这里。内心舒了一口气。于是拿好,带上。手腕上露出的一小片空白,仿佛契合一般,安静的隐去了。

站在电梯的门口,安静的等待着。可是那个数字仿佛凝固了一般,停在了16层。安静地楼道间突然想起了一阵脚步声,小兰的心一紧,心脏猛烈的收缩,继而血液好像也跟着加快了循环,自己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像是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一只手突如其来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将自己慢慢地移到了电梯侧面的一个狭窄的过道里。兰刚想尖叫,却突然听到那脚步声逐渐的近了。压抑的令自己不安。于是屏住了呼吸。等到那脚步声走远了,自己刚想挣扎,出乎意料的,那只手竟慢慢松来了。
回过头去,想看一下究竟是谁,却蓦然怔住了,月光打在他的脸上,俊朗而又柔和。自己刚想叫出他的名字,却在下一秒,头脑昏沉的几乎睁不开眼睛,倒在了来人的怀里。

博士宅。
柯南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原先令自己激动不已的足球赛现在也失去了兴趣,果然自己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啊。
兰去参加了PARTY,回来的应该很晚,所以正好有机会看一看球赛。
这是他留在这里的原话,而真正的原因,也只有自己才清楚。

“叮咚。。。”门铃突兀地响了起来。这么晚了,还有由谁来呢,跳下沙发,急急忙忙穿好鞋,转身去开门。

当他拉开门,抬头去看造访者的时候,周围的空气里仿佛一下子被抽调了一般,令自己无法呼吸。那是一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来人竟是——工藤新一。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03
【My wishes are fools, they shout across thy song, my Master. Let me but listen. 】
神呀,我的那些愿望真是愚傻呀,它们杂在你的歌声中喧叫着呢。 让我只是静听着吧
—泰戈尔                       



一刹那的惊愕,随即转逝,少年转过身来,镜片逆光,双手插在口袋里,可是嘴角却勾起了一个微笑,就像那种找到证据以后无比自信的笑容。

“怪盗先生,这么晚了造访不知有何贵干啊?”

“哎呀,小鬼你对待客人就这种态度啊,我今天可是连怪盗的衣服都没有穿啊。原来还准备好好吓吓你呢。”

“切,以怪盗基德的智商吓我就不必了,说吧,有何贵干?”少年仰起头,看着与自己如此相像的少年,轻轻地扬起了自信的嘴角。

“送你一件礼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啊?”怪盗基德凑到江户川的耳边说出这句话,声音只有让他一个人听见。

“什么?”

“在外面呢,一起去看看。”怪盗基德示意他出去看看,白色的皮鞋敲击在地上发出了好听的声音,“不看你会后悔的哦。”见江户川没有动,他又回头补充了一句,嘴角是更浓的笑意。

外面风有些大,江户川不由地打了一个喷嚏,“我说你到底要给我看什么啊?”他把手背在后面,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对于怪盗基德他还真是摸不透呢。也算是棋逢对手吧。而下一秒他看到的却是怪盗基德僵硬在脸上的表情。

“怎么了。。”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江户川也开始警觉起来,说实话,与这个怪盗交手那么长时间,还是第一看到这副样子。

“不见了。。。“良久,他才听到怪盗喃喃地声音,带着迟疑,与疑惑的。

“喂,到底是什么,你说清楚点。”江户川有些气恼地站在他面前,眼睛里有了少年的愠怒。

“你。。女朋友。”


在地下室的门口站了几秒钟,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开了门,白色的光线一下子从客厅里涌了进来,一下子让自己有些睁不开眼。灰原哀静静地站在那里,直到视网膜慢慢适应了这唐突的光线,她才顺着楼梯走上来,客厅里没有人。心里却默默的吁了一口气,不想见到他吧。也许。电视开着,足球赛。还真是他喜欢的频道呢,球迷狂呼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震得的她有些耳膜发疼,她突然想起了她第一次去看足球赛的时候,就是跟他一块去的,那时候,他把他的帽子拿下来给自己带上,而自己照样是那么不领情,多久了,都快不记得了。

那些在身体里记忆仿佛种子一般,慢慢地破土而出,她记得当她吞下APTX4869的那一刻,她从来都没有奢望过有这一天,她小心翼翼地拥有着那个不属于她的时光,童年,少年侦探团,樱花飞舞的样子,明媚的阳光,平静的生活,自称天才发明家的博士,当然还有他。江户川柯南,那个带给自己希望的少年。给她许诺过“我会保护你”承诺。一切都因APTX4869而起,它连接着自己的命运,一路颠沛流离。

““喂,到底是什么,你说清楚点。”她的思绪被江户川的声音打断,她咬摇了摇脑袋似乎要清除刚才的记忆,江户川的声音不怎么清楚,好像幻觉似的,隐约听见说话者的愤怒,她皱了皱眉头,迟疑了一下,还是循着声音走过去。

应该在院子里吧。

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却听见了怪盗基德的那句“你。。女朋友。”于是就彻头彻尾地愣在了那里。

毕竟是一个是怪盗,一个是侦探,两个人同时听到了推门时吱呀的声音,同时警觉的转过身。灰原哀并没有打算掩饰,她平静地走到他们前面,淡淡地问了一句“毛利兰怎么了。。”

江户川没有说话,眼镜反光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到是旁边的怪盗接了话:“失踪。”

很轻微的两个字,却让灰原哀突然一阵,像是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什么时候?”她挑起眉毛,继续问,冷冷的语气掩饰着自己内心某一处躁动不安的恐惧。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为什么。。。

“刚才,在这里。”沉默许久的江户川缓缓地说,声音平淡。听不出感情。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04           
【What you are you do not see, what you see is your shadow】
你看不见你自己,你所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 
——泰戈尔

“呐,大侦探,检查过现场了吗?”半开玩笑的问他。

江户川仿佛突然醒悟过来,才意识到自己是居然忘记了现场勘查,昔日侦探的谨慎到底去哪了呢,他感激地看了灰原一眼,随即拉开了车门,车厢里很暗,江户川半跪在后座上仔细检查了很久,却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春天的夜晚,还是有些寒冷,灰原哀站在外面不禁打了个寒颤,她习惯性地将双手环绕在胸前,仿佛这样便可以保护自己一般,也许吧,微风吹拂在她的脸上,带着几许凉意,她从空气中嗅到几丝雪茄的味道,淡淡的,却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那一刻,她的防线才突然被全部击溃,她所伪装的坚强在一下子都消失无踪,也的确,面对那个人,她不能不紧张。她的手慢慢地从后面抓住江户川的肩膀,内心的恐惧一下子如同黑暗般渲染蔓延,像是染黑了周围寂静的夜。

“怎么了?”江户川转过身来,“难道是。。。?”其实他知道他已经用不着猜了,从灰原哀声音里他已经听到了答案,她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微弱的,但每一个音节在江户川听来都那么的震撼耳膜。“Gin。”这个简单而又短促的发音,绕在口舌里,吐出来却让人感到无关的恐惧。江户川看着眼前的灰原哀突然有些心疼,自己的注意力全在兰身上,却忘记了灰原面对组织的恐惧。

“没关系的。”他突然走上前去,轻轻地抱了抱她,算作是安慰,此时他感受到了灰原拼命压抑着的颤抖,于是又在她耳边补充了一句,“你要,相信我。”

灰原哀依然记得那天的拥抱,那一瞬间她甚至有些猝不及防,她闻到少年衣服上有些阳光青草的味道,以及听到了那颗有力跳动着的心脏传来的声音,少年在她耳边说着话,从嘴边吹出来的热气让她觉得耳朵有些发痒,那是她听他说过的最简单的,也是最让人定心的句子,你要,相信我。
她闭起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在下一秒她却轻轻地推开了他。关键时刻,她真的比谁都理智。她转过身去,走向屋内,留下了愣在那里的江户川,此时她的声音不咸不淡地响起来,“大侦探不要泛滥你的同情心,还是先想想你的女朋友吧。”

“大侦探,看来你也有碰壁的时候啊。。。”基德一边在旁边喂着鸽子,一边找着机会揶揄他。

此时的江户川收起了情绪,又变成了那个冷静睿智的少年,他没有理睬基德的话,目光变得锐利起来,仿佛自信的无懈可击,“灰原说的是对了,我们现在要注重大局,既然敌人已经宣战了,那么我们有必要考虑考虑策略。走吧。”

基德和江户川一起走了进去,最后一道光线消失在江户川随手关上门缝里。此时月光洒满了整个院子,寂静无声。而不远处的工藤宅内,冲矢昂拿着酒杯在落地窗前安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未待续完。。。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径直走到厨房,泡了一杯咖啡,来缓解自己紧张的神经,有的时候需要一些东西来让自己镇定下来,至于什么无所谓,重要的时候那东西可以给自己安全感,咖啡的蒸汽缓缓上腾,灰原哀冰凉的手指仅仅地贴在杯子上,从白色的陶瓷杯里传来的温度温暖着她的指尖,那种熟悉的味道镇定着自己的神经,直到不再颤抖。她在小小的厨房里发了一会呆,然后才走出去。此时江户川和怪盗基德已经进来了,江户川就像基德的缩小版一样,他们俩的相像程度都让人叹为观止了。客厅里吵吵闹闹的电视已经关掉了,只留下三个人站在那里的寂静。头顶上白寥寥的光线。

“我记得这里不是还有一位老爷爷吗。。。?”怪盗基德问道。

“放心,他睡着的时候没人能叫的醒他。”灰原哀在旁边冷冷地说道。

“我们来说正事。”江户川抬起头看着怪盗基德,他的目光此时是冷峻的,“你为什么那时会在杯户饭店。”

怪盗基德轻声笑了起来,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充分的展现着他的自信,“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他坐到沙发上,使目光能和江户川平视,“铃木吉次郎下周要在杯户饭店举行晚会,期间要展出’天空之澜’的宝石,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呢。”

“但你为什么要把兰带过来。。。”

“别摆出那副样子来看着我,侦探先生,至于毛利同学为什么会在那里我不知道,那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即使她有什么活动,也早该结束了,我去的时候看过吧台的记录表。那时候怎个走廊可以说都没有人了,我要把她对回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我勘查的楼梯道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物,在走廊的那边,我看不怎么清楚,只是我的预感告诉我,有一种轻微的恐惧,他很快从那边走过来,那时候,我在拐角的电梯处正好看到了毛利同学,于是。。。”

“于是你就装成工藤的样子,将她准备带过了。”灰原哀在旁边接着说道,“那么,给你恐惧感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我没看清,我在角落里只是靠脚步的声音来判断来人的远近。而且。。。”怪盗基德停顿了下来,看了看江户川。

“而且什么。。。”江户川问道。

“在我拉过毛利兰的时候,那里的灯全部都熄灭了。不过我好想记得那个人是穿着黑色的衣服。”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结,江户川和灰原哀交换了下眼色,虽然大概已经猜到是Gin了,但是自己依旧不这么希望,但是这么多证据加起来应该确凿无疑。黑色的风衣,淡淡的雪茄味,给人强大的恐惧感,做事不留下任何痕迹。。。

“难道我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吗。。。”灰原哀不安的看着江户川。

“应该还不会。这样他们应该直接来抓你们,而不是其他人,我觉得杯户饭店的那十三层一定发生了某起案件,应该是你们所说的那个人组织的暗杀,而那个人一定是认为兰看到案件或者是他。。。”怪盗基德在旁边淡淡地答道,他终于变得严肃起来了。

“不对,我觉得真正让他起疑心的还是你。怪盗基德。”江户川没等着怪盗基德申辩,直接讲了下去,“杯户饭店的电梯在拐角处,他走过来的时候一定看到了小兰从墙角露出来的衣料,从而来判断那里有人,但当gin走过来的时候发现这里没有人,但是电梯应该还停在这层楼的上面,这一点让他觉得事情会暴露。。。”

“以gin这种小心谨慎的性格,是任何疑点都不会放过的。”此时,灰原哀手中的咖啡已经逐渐冷去,她双手握紧了杯子来保持声音的平衡。

“这么说,侦探先生你遇到对手了啊。。。”怪盗基德似乎在什么时候都能开起玩笑,“不过似乎这次赌注出的有些大啊。。。”

江户川突然之间沉默不语,他千方百计想维护兰的安全,甚至连自己的身份都隐藏了那么久,但是到头来却还是让她第一个处于危险之中。此刻他只有一个希望,在他的心里默念了几百遍,那就是,兰,你一定要平安。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05
    
【 What is this unseen flame of darkness whose sparks are the stars?】
这个不可见的黑暗之火焰,以繁星为其火花的,到底是什么呢? 
——泰戈尔

“大哥,这女人有什么用。。。”vodka问道。

“我是怕她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gin点燃了手里的雪茄,样子看上去有些漫不经心。

“那次暗杀应该很谨慎才对,不会走漏风声的。”vodka有些不解。

“哼,我这个人天生小心谨慎,并且不厌其烦。即使错杀百个,也不会放过一个。”gin蹲下来,看着眼前的少女,黑色的头发披在肩上,眼睛清澈。双手被反绑在后面,看她的样子并不屈服,“而且谁让这女人自己往枪口上撞。”

“现在就打算杀了她吗?”vodka问道。

“不,在此之前,倒要弄清楚她的身份,省得之后麻烦。”gin站了起来,白色的光线让他的轮廓微微有些逆光,“有什么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

“从她身上搜到一部手机。”vodka将手机递给gin。Gin打开了通话记录,这无疑是查找人脉关系最直接的方式。最后一个通话记录是在今天下午六点,江户川柯南。后一个是在今天下午的五点五十八分,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Gin蹙起眉头,反复的念着这个词。虽然他曾经说过从来不记死人的名字,但是那么小心谨慎如他,又怎么会放过这一点。

“vodka,工藤新一这个名字你听过吗?”

“就是上次大哥你在游乐园里面用sherry的药毒死的名侦探啊。。大哥,不记得了?”

“看来他还活着。”gin淡淡地说。

“怎么可能。。。”

“的确是我用的药,但是,我并没有看到他的尸体,等等,用这个药应该会有死亡确认吧。我记得那时候应该是。。。”

Gin没有理会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的vodka,他的脸上已经浮现出危险而又残酷的笑意,“这场戏真是原来越来越精彩了,工藤新一和sherry。”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帝丹高中


园子趴在教室的窗户前,按掉了那个烦人的“您好,您打的电话现在无人。。。”她懊恼的似乎有一种想把手机甩掉的冲动。

“怎么了?”一旁的世良走了过来。

“兰今天没来上学啊,不知道怎么了,也不接电话,真是的。”

“那我们放学去她家看看吧。”世良提议道。

“嗯。”



博士宅

阳光明媚的照耀在院子里,让人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博士上个星期不知道从哪移栽过来一束樱花,开在院子里,纷纷扬扬的,格外的美丽,似乎春天就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季节,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冬天,所有的生物都在蓬勃的生长。此时怪盗基德已经离开了,江户川也在将近早晨的时候在沙发上睡着了,灰原哀眯起眼睛看着外面的阳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打断了灰原哀的思路。

犹豫了一两秒,还是决定开门,她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开门面对的即将是什么,没错,带给人游离的恐惧感,她看了看睡在沙发上的江户川,一时没忍心叫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手握住了门把。此时的灰原知道她并不惧怕死亡,她只是害怕连累其他人而已,包括,熟睡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少年。

门打开的瞬间,因为阳光的缘故而刺痛了眼,她只是模糊的看见一个人影,逆着光。她没有躲,只是站在那里让视网膜逐渐适应了外面的光芒,然后抬头看他。却在下一秒愣住了。

冲矢昂微笑着端着一锅东西走了进来,他微笑的样子看上去像阳光那样温暖,像是从来没有梳头的习惯,金色的短发显得乱糟糟的。灰原哀依旧没有让步,她警惕地看着他。眼里充满着警戒。

“你们一定还没吃午饭吧,那就来一起吃吧。”冲矢昂依然微笑着,他绕开灰原哀,径直地走到厨房,一切都是那么的轻车熟路。

此刻趴在沙发上的江户川已经醒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睡到中午。“冲矢昂来了?”他问道。

灰原哀站在那里轻轻地嗯了一声,她实在搞不清这个男人,他是谁,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他似乎并没有敌意,当自己对他恐惧的感觉又从何而来,她不相信那次纵火案件的巧合。是的,她更宁愿相信自己的感觉。

看着热气腾腾的咖喱饭,灰原哀并没有胃口去吃,江户川坐在桌子上对冲矢昂说:“你来得正好,现在情况严重了。。。”

冲矢昂在一旁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他用“我知道了”这几个字就简短的打断了他。无论是七岁还是十七岁,眼前这个自大的少年依旧是一个小鬼,他是足够的睿智,还并不能做到足够的冷静,这便是他一直轻视他的原因。

“你到底是谁?”坐在一旁的灰原突然站起来问道,她抬起头来看着他,蓝色的瞳孔里已经没有了恐惧,娇小的面容显得格外的坚毅。

而此时,面前的男子却微微地笑了起来,笑容却有些无奈,“志保,你还是老样子。”

灰原哀一瞬间僵在了那里,那个词已经有多久没有听过了,以至于现在听起来似乎都有些陌生了,“你到底是谁?”她冲着他喊着,即使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但她不想承认也不愿意去承认。或许江户川是对的,自己一直就在逃避。

“志保。。。”

“别叫那个名字,只有姐姐才可以,你没有资格。。。”灰原哀和他对视着,他的眼里依然是平静的,而她却拼命地忍住自己的泪水,她感到自己的防线正在一步步地被击溃。“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她对他说完这句话后就立即跑开了,她没有理会江户川在她身后喊的那句“灰原。”她不敢想象自己再不走的样子。此时此刻,她只有逃避。倒是一旁的冲矢拦住了江户川,“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世良和园子走到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时候,毛利小五郎正在看着冲野洋子的演唱会,桌旁还有不少罐空着的啤酒。

“兰,你回来了,帮我在冰箱里再那一瓶啤酒。”毛利小五郎看的正起兴,听到开门的声音,头也不回地说道。

“大叔,是我们。。”园子似乎有些不满地说道。

“小兰呢。。。”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说完后便是一脸的惊愕。

“她不在家吗?”

“我有事,今天早上才回来的,以为她上学去了。。她没去学校啊?”小五郎一脸疑惑。

“没有。奇怪了。。。”

两人都装作一副思考的样子,像是真把自己当成了大侦探一般。

“话说,住在这里的小鬼呢。。。”世良突然问道。

“他也没回来,说不定又跑到博士家去玩什么游戏了。”小五郎一脸不关心的样子,又回到了冲野洋子的演唱会当中。

“喂,大叔。。。”园子拍着桌子对小五郎喊着。

“不如我们去博士家看看吧,说不定小兰也在那里。”世良知道此刻呆着这里并没有什么意义了,当然她并不指望可以从毛利小五郎身上得到一些线索。

博士宅

“新一啊,情况怎么样了?”阿笠博士关切地看着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地江户川。

“啊,只是希望。。。”江户川的话还没说完,却看到了走进来的世良和园子。

“小兰在这里吗?”园子率先问道,她实在有些着急了。

“啊啊。。。小兰姐姐接到和叶姐姐的电话,去大阪玩了,听说大阪有个千载难逢的空手道的交流会唉,昨天走得比较着急,哈哈。。”又是装疯卖傻的一招。

“那既然这样,就不打扰了。”世良拉着园子走了出去,江户川也在背后吁了一口气。

“小兰也真是的,让人担心了这么久。。”园子抱怨着,不过听到闺蜜没事还是挺开心的。

“好啦好啦,人都有疏忽的时候嘛。”世良走出了博士的院子,“我还有事,先走了。”她把手倚在后面,有点像男生的样子,她知道毛利兰的事情绝不可能这么简单,只不过,她现在有些担心的并不是这个问题。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灰原哀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她并不知道要去哪里,人潮几乎要把她淹没掉了,她并不怎么上街,大多数时候是跟着少年侦探团一起,夕阳慢慢地收拢了光线,像是一个毛茸茸的小动物般,吐着温暖的气息。或许除了博士家之外,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可以让她容身的地方,但她知道她不能回去,因为她还有许多无法面对,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街头,因为人潮涌来而产生的惶恐,她看着自己的影子,在地上落拓地拉长,天空里似乎除了荒芜什么都没有。

她突然感觉到了冷,莫名其妙的,她去旁边的咖啡店买了一杯咖啡,不加糖的摩卡,是她钟爱的。“滴滴,滴滴。”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机,尽管她渴望联系却又害怕听见声音。她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幸好是短信。只是那封邮件,不是他,也不是他。它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

今晚七点东京西码头见,宫野志保。

手中的咖啡打翻在了地上,黑色的泡沫在地上显得有些肮脏。她看了看时间六点整,从这里到西码头最少也要四十分钟,现在是下班高峰期,堵车并不避免,看来现在就必须走了。她在脑海里飞快的计算着时间,然后从路上拦下了一辆TAXI。

“东京西码头。”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面对死亡如此的冷静,或许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牵挂了,但是让她疑惑的是,宫野志保,这个称呼,如果是组织的话,为什么不用sherry。

手机在她手里震动着,来电显示是江户川。她凝视了那张来电显示的头像很久,上面是江户川趴在桌子上的照片,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看起来像个孩子,没有骄傲,也没有愤怒,仿佛周围寂静无声,是步美以前偷拍的,在江户川上课睡觉的时候。

灰原哀终于掐断了手机,然后迅速地写了一条短信过去,“我没事,别来找我,我想一个人再待一会儿。”然后点击发送。或许这种谎言只有自己才能骗的了自己吧。她抬起头,看见了周围所有疾驰而过的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9-27 04:53 , Processed in 0.154947 second(s), 23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