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14|回复: 7

[同人连载] 归途 [Fin]

[复制链接]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4月24日
冲绳
12:00 晴
正午的阳光直直落入眼帘,她抬腕看了看表,十二点整。已是初夏,却依然有些寒冷笼罩在身边,不愿离去。
[园子。]她开口轻唤坐在对面的女子。
[近来总有些场景在我梦中萦绕。我想我需要回去,去寻找。]
读着书的女子听见,抬起头来,澄澈的双眸泛着复杂的涟漪。她想说什么,字符在唇间游移,最终只是故作淡然的问了一句[你想起什么了吗?兰。]
对面的女子摇了摇头,低头不语。
[你要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园子。不要总是陪着我,我又不是你的丈夫。]
茶发女子无可奈何地站起身,走到门口,在关门前留下很大声的一句[知道了。]
房间归于沉寂,听着门外锅铲碰撞的声音,毛利兰蓦然感到有些孤独。
她站起身,望向窗外,是蓝得透彻的海水。岸边柔软的白沙铺就了海水纯净的梦。让心在与水目光相接的一刹变得澄明。
至美如斯的景色似乎并不能使毛利兰放下焦虑,她常常认为,自己并不属于这个地方。尽管她在这里居住了五年之久,却依然觉得无比陌生。
近来总有一片广袤的蓝色在眼前铺展,有一个身影在前方挥之不去。有多少次,她走上前去,叫住那个渐行渐远的少年,却总是在他回首的前一秒从梦中惊醒。她便认为,在庸常琐碎的日子中,她失去了最珍贵的宝物。
回到书桌前,写下字条,然后开始整理衣物,手指一件件的划过,却在一件纯白的棉质连衣裙处停下。
在连衣裙的领口有清晰可见的殷红向四周弥漫。
无言,将裙子折起,放在手提箱的最低层,关好箱盖,行至门口,瞥见那张纸条,又在[园子,我要回去,请不要寻找我。]的下方补充[我要去寻找我遗失的梦,蓝色的梦。]而后轻轻推开门,经过客厅时,看见铃木园子正在准备午餐,京极真在帮她整理随手丢在一旁的工具。毛利兰略有留恋地放缓脚步,而后轻巧的开门离去。
她没有再回头,因为她知道,身后满溢着的温暖,会在不经意间将她吞噬。
离开别墅,阳光正温润地照耀,毛利兰感到些许真实的温暖,有些像梦中的背影,那样熟悉。
来到车站,坐上驶往码头的汽车。最终她还是选择乘船,因为一点一点接近那个梦,才不会让她手足无措。
小型的汽车沿着海岸行驶,海水澄澈透明,映着毛利兰的心事,蓦然间她觉得希望那样渺茫,她似乎失去了寻找的勇气。
在一刹那的恍惚间,她看到一双海水般澄透深邃的蓝眸噙着笑意望着他。忽然目光闪烁,偏向一方。她的心中忽然生出类似感动的情绪,攫住她,使她落下泪来。毛利兰急忙拭去泪水,收回视线,回想着刚才的一切。
环顾四周,车上仍然很安静,也许是因为乘车前往码头的人们离开这样的地方,多少也会有些不舍吧。
毛利兰心情复杂,她知道她的梦想在前方,但她也知道接下来的路将由她独自面对。四周的建筑逐渐减少,依稀可以看见码头的栈道。她的心陡然缩紧,感到深深的恐惧。她,要乘船去东京,去一个早已没有旧友的,陌生而苍白的地方。
她有些退缩,却仍同人流一起,下车,买票,登船。这艘船并不大,然而她在走上甲板的刹那,突然想要喊一句[I’m the king of the world.]她没有思考,便喊了出来,似乎她以前也这样做过,只不过她已经记不起来了。
面前的海水中泛着夕阳的碎影,在水波跃动间,似有蓝眸在闪动。
是他么?那个梦中的背影?为什么那双眼眸这样暗淡?她望着那双眼眸,希望从其间发现什么。
[小姐?]毛利兰的思绪被打断,回过神来,发现面前有一个人正在叫她。
[你好,我是个记者,看到你的眼神,有些好奇你的故事。]那人向她说明。
[我并没有你所期待的故事,我失去了一切记忆。你若感兴趣,便同我一起寻找那些故事吧。]毛利兰漫不经心的回答,等待面前的人主动放弃。
[那好,我叫结城中道,请多指教。]他的回答出乎毛利兰的意料,没有想到他竟有这份坚持。
[毛利兰。]她笑笑,转身继续望着海面,思绪被打断,她再也无法找回关于那双蓝眸的记忆。
夕日落下,她蓦然感到些许悲凉。
问次元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25日
太平洋
8:00 多云
毛利兰整理好杂物,出门向甲板上的茶餐厅走去。行至昨天的地方时,刚好看见结城中道倚栏而立。
[早上好,兰小姐。]结城中道说着,迎了上来。
[我并没有什么可以告诉你的。]
[忘记了也没关系。我一定会帮你找回它们的。]结城中道笑笑,丝毫没有放弃的念头。
毛利兰蓦然发现结城中道笑着的双眸与记忆中如此相似。
是他吗?那个背影。
于是她决定与他一同探索曾经的记忆。
毛利兰好奇结城中道如何知晓她曾拥有与众不同的故事,便开口询问,结城中道告诉她,是因为她的眼神的空灵惆怅。
毛利兰不解他如何看出那份惆怅,却没有再问。
忽然间,她发现,如今她对自己的了解竟远不如一个陌生人。
一种对未知的恐惧由心底升起,她怅惘不安。
随着结城中道来到茶餐厅,却早已是人满为患。结城中道带着她左右穿行,在一个平静的角落停了下来。
[我猜到人会很多,就提前预定了座位。看你疲惫的神色,我便知道你不会早起。]结城中道看着毛利兰疑惑的神色,又补充。
他们一同坐下,结城中道将桌上的预定牌放到一边,望向毛利兰。
他眸中些许自信的神采有些似曾相识。毛利兰望着他,似乎又想起梦中的人,脑海中只剩下他的眼眸,背影,以及……声音。
有什么声音在远处幽幽响动,越来越近。她似乎听得见,却辨不清那声音是什么。她思索着,头脑却忽然停滞,进入一个逼仄的角落中了。
她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失望与无奈,她似乎觉得从前的记忆那样飘渺而不可及,甚至,她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她无奈的闭上眼,想要将一切的痛苦用眼前的漆黑掩盖。
[还好吗?]耳畔传来结城中道的声音。[没关系。]她抬起头,望着他,嘴角扯出一个微笑。[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坚强。]结城中道轻声感叹。[不如我们聊些其他事情?比如你的经历?]
[我只记得,我醒来时便与我的挚友一同住在冲绳,那几年虽然恬然安静,但我总觉得生命中有所缺失。于是我离开那里,去向东京。]毛利兰搅动着面前面前饮料中的冰块,听着他们碰击杯壁发出的声响。
[后来,我发现我的衣柜里有一条沾染血迹的白色连衣裙。]她并未描述血迹的位置,因为那角度实在是九死一生。[近来我的脑海中总是出现一些回忆的片段,也许我能够找回它们吧。]
[我想我并没有找错人。你的故事一定是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个。]毛利兰笑笑,不再多言。
吃过早饭,毛利兰与结城中道一同在甲板上散步。
[我应该很久没这样看过大海了。但海上的景象却如此熟悉。我应当是在什么时候来到过海上。]毛利兰忽然开口。结城中道有些惊讶,但无意勉强毛利兰去回忆,但毛利兰却兀自说了下去。
[那时的风咸涩湿润,刚好轻柔地拂过我的脸颊,吹起我的长发,我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眼前一片黑暗,耳畔却有一个声音,似乎在说着什么,不断的重复,音调有些颤抖,而且几近哽咽。那声音无比熟悉,我却记不起来究竟是谁。我尽力睁开双眼,只是看见蔚蓝的天空,和一双澄澈的眼眸,似乎……还隐约有泪光。那天空,那风,我应当是在甲板上吧。]接着,她走向甲板边缘,双手撑着栏杆,望着大海。
[有些事情。明明很近,却又很远。]她以轻松的语气说出这句话,脸上的落寞的表情却表明了她的心情。
她极力的思索着,却不再有任何收获。她在记忆的牢笼中挣扎,遍体鳞伤,没有方向。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28日
四国
14:00雨
雨丝细密地斜织着,润湿干燥的新叶,在叶片上涂抹出一泓浓郁的新绿。天空晦暗,阴云笼罩,在雨中,前方的一切事物的边缘渐渐模糊,舷窗上的水珠沿玻璃滑下,勾出一条莹亮的轨迹。
船在水花与轰鸣之间缓缓驶入高知的港口,码头安谧得令人惊讶。没有前来欢迎的人群,显得有些寂寞。毛利兰与结城中道一同走下舷梯,踏上了久违的土地。
大厅内,人群密集却不拥挤,旅人们亟不可待地与家人相拥,讲述一路的见闻。这样的场景与毛利兰而言,只不过是陈旧的往事,甚至记忆都不再。
同船的旅客逐渐没入人群中,毛利兰与结城中道显得有些孤单。
[为什么要在这里下船?]毛利兰在和结城中道一起走向出口的路上漫不经心地问道。
[无论别的地方变成什么样,南部永远是全日本最宁静的地方。没有喧嚣与熙攘,只有广袤的原野与如水的心。这里的景色,气氛一定可以令你不再焦虑。]
毛利兰心中但愿如此,便跟着结城中道登上了驶向郊外的长途汽车。
车上很安静,也许是因为这一片宁静的乐土早已将喧嚣的心净化。毛利兰望着窗外的风景,看着连绵的低矮的山丘与零星分布的斜顶木屋在眼前出现又匆匆消失,她忽然想起了几天前,独自乘车,去往码头的情景。那时的景色全都历历在目,然而心境却早已忘怀。
那时应是孤单迷惘的吧。毛利兰心中想着。
而今,她虽仍然为逝去的记忆感到不安,但她寻找记忆的方向却逐渐变得明确。也许是因为南部的安详令她终于不再焦躁。
毛利兰嘴角牵起微笑,车窗外风景正好。
汽车在笔直平坦的乡间大道上行驶,春季的阳光透过车窗照进来,温暖得让毛利兰昏昏欲睡。
在半梦半醒间,车停了下来,毛利兰随着众人下了车,原野清凉的气息让毛利兰猛然清醒。她正站在一个乡间小站,四周空旷,远处有几点民居,散在广袤无垠的农田中。这里的空气都是醉人的,一切都如海的蓝一般纯净而毫无杂质。毛利兰沉醉其中,想要随风起舞。
[我有位朋友,为避喧嚣来到了这里。他会欢迎我们的。]结城中道在前方走着。
毛利兰含混不清地应了一声,而后继续欣赏道路两旁的风景。
路途看似不远,然而当毛利兰终于到达时,双腿早已酸痛无力。
结城中道的友人蒲川恭打开木屋的窄门,视线扫过毛利兰,惊讶得停下了动作。略微迟疑后,微笑着将他们迎进屋中。
毛利兰随着结城中道坐下,环顾四周,原木的色彩温润而美好,整个建筑一派安宁与祥和,似乎置身于此,便不再担心一切风雨的侵袭。
从窗口望去,初生的嫩芽在农田坡地上摇摆,满目明润无暇的绿色,向着视野所不及的地方蔓延开去。
[这里的确太适合生活。]毛利兰轻声感慨,似乎她一直都是渴望着这样的生活的。
[但真正又有几人愿意放弃丰饶的生活来过这清贫的日子呢?]
[只有经历过什么的人才会吧。]结城中道在蒲川恭离开客厅去准备咖啡时,自言自语。
他告诉毛利兰,蒲川也曾拥有平静幸福的生活,然而他的妻子和代却因为他而去世。此后,蒲川便决心放弃一切,来到这个地方。
[也许只有懂得了得到与失去的无常的人,才有勇气放弃一切。]结城中道轻声说道,毛利兰看见他的眼中有异样的光。
若人只有失去了,才懂得怀念,那么她连怀念的资格都没有,岂不是更可悲?世事变化无常,她是否还有找回一切的机会?
晚餐后,毛利兰不堪旅途的劳累,便提前休息。
在梦中,她隐约看见幼年的自己在四周黑暗的洞窟之中,找不到方向。
自己似乎在呼喊着什么,然而洞窟中的回声令她难以辨认。当周围的微光渐渐消失,世界趋于一片黑暗时,她却清楚地听见一个声音[兰,等着我,不要怕。]而后有光芒袭来,强烈得令她睁不开双眼。
毛利兰似乎听见结城中道的声音,他大概在楼上与人谈论着什么。毛利兰听不清具体内容,倦意袭来,她再次陷入了梦境。
当毛利兰再次醒来时,阳光一有些许从明亮的玻璃间漏下。
她听见有敲门声,开门便看见结城中道站在门口,满含着笑意望着她。
[这里有一处可以预见未来的井,一起去看看,这样你便知道能否找回记忆了。]
随后毛利兰便同结城中道一起,走在悠长的田间小路上。然后她便听见了蒲川恭于和代的故事。
和代生长在这里的乡村,与这里的景色一样淡泊安然。
她从小便知晓一个关于一口古井的传说。只要虔诚地向古井许愿,便能看见未来。她决心一试,寻找了无数个地方,终于找到了那口古井。
来到井前,她看见一座临水而立的凉亭。她认为是命运的指引,便来到东京,寻找那座凉亭。
最终,她在新宿御苑的法桐大道的深处,找到了那座凉亭。
她每日都去等待,终于有一天,当法桐的绿叶重新遮蔽阳光时,她看见有位男子站在凉亭前望着天空,她走上前去,而那人却如与她早就熟识一般。那人便是蒲川恭,那日他不过是等待他的那只晚归的鸟儿。
毛利兰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故事,却也敬佩和代的毅力。结城中道的语气并不似开玩笑,因此毛利兰决定尝试。
来到井前,毛利兰发现那是一口早已破败的枯井,周围满生着杂草与青苔,似乎很久都没人来过。
她跪在井前,双手扶着布满青苔的井沿,闭上眼,身体前倾。她在心中祈祷着,渴望找回那些过去的记忆。
她缓缓睁开眼睛,深不可测的井底出现了无数光点,聚集成一个身影,渐行渐远,光芒渐渐变暗,直至消失不见。
她仍然望着井口,期盼着其他的画面的出现,她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等待着,然而那枯井却再次归于平静。
那背影她莫名的熟悉,似乎她曾在哪里见过。毛利兰有些疑惑,那背影的渐远令她有些感伤。她默默站起,没有多说什么,便回到了蒲川恭的木屋。
她多希望在她睁开眼的一瞬,能如和代那样找到一个希望的方向,然而她并没有。
但她仍愿相信那背影预示着什么,她仍愿意去追寻那遗失在时光中的旧梦。
黄昏,毛利兰与结城中道辞别蒲川恭,一步步登上流淌着夕阳余晖的舷梯,乘上了去往东京的船。
当船渐渐驶离高知港口时,毛利兰竟觉得心中多了一丝宽慰。她似乎因四国的美丽安然而不再烦闷。但她仍有些担心,担心那口井的预言。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2日
太平洋
18:00 雨
前一日的雨缠绵的下着,此时已是黄昏,雨却丝毫没有将停的迹象。
毛利兰起身准备前往船上的餐厅,打开门发现结城中道站在门口。
[刚好经过,一起去餐厅吧。]结城中道向她发出了邀请。毛利兰便关上门,随他一起,来到餐厅的那个僻静角落。
等待的间隙,结城中道提起他的姐姐曾在捉迷藏时躲入一个幽暗的洞窟却无法再出来的故事。毛利兰想起,自己似乎也曾在幽暗的空间内找不到出路,只不过她的那时心中更有一种温柔的期盼。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也进入过一个秘密的洞穴,应当是和一个重要的朋友一起。我迷失在四周一片黑暗的错杂洞穴间,我能听到水声却看不到流水,我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只能在角落里哭泣。那时候,心中的无助一点一点地蚕食着我,只有微弱的一点希望在支撑着我不会倒下。然而后来,耀眼的阳光突然将我包围,我在光芒间看见了那双蓝色的眼眸。那双眼眸总能及时的找到我,所以我依然会时常看见它们。]
毛利兰吃过晚餐准备离开,忽然她听见结城中道的声音。
[明天就到达东京了,我们最后再聊聊吧。]
[你说过要帮我找回记忆。]毛利兰有些疑惑。
[我想我只能这样做。]结城中道回答时拉长了尾音,显然并不希望毛利兰接着问下去。
[我希望你能听我讲完我姐姐的故事。我那天注意到你,是因为你与我姐姐的相似。她叫结城和代,与蒲川恭结婚后改名为蒲川和代。]
这一句话的内容完全出乎毛利兰的意料,她惊讶得只能呆坐在那里,等待着结城中道的故事。
和代与蒲川恭结婚后,蒲川恭作为警察开始独自追查一个神秘组织的案件,由于进展并不顺利,他并未告诉其他人。
然而有一天,和代在家中遇刺身亡。现场毫无痕迹,像极了那个组织的作风。蒲川恭便认为这是那个组织对他的威胁。他不愿伤及其他人,手中的线索也全部失去,因此他便独自隐居田园。
[因为你的眼神与他那痛失所爱的神情有几分相似,所以,那天夜里,他告诉了我他的故事。我认为我不应再涉足你的生活,无论你的故事是喜是悲。]
[Vermouth。我常常听别人提起这个名字。]毛利兰对上结城中道无比惊讶的眼眸,[看来我们经历的是同一个故事。]毛利兰微笑,向结城中道告别。
当她离开时,她听见结城中道说[你应当去看看,东京城郊的蓝色薰衣草。你会喜欢的,因为你对那双蓝眸的执念。]
雨击打在窗户的玻璃上,毛利兰忽然有了一种难言的情绪。
她不知道她的故事是否会与蒲川恭有个同样的结局,不知道结城中道为何离开,她也不知道这雨预示着什么,她只知道听完这个故事,她的心情并不晴朗。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2日
太平洋
18:00 雨
前一日的雨缠绵的下着,此时已是黄昏,雨却丝毫没有将停的迹象。
毛利兰起身准备前往船上的餐厅,打开门发现结城中道站在门口。
[刚好经过,一起去餐厅吧。]结城中道向她发出了邀请。毛利兰便关上门,随他一起,来到餐厅的那个僻静角落。
等待的间隙,结城中道提起他的姐姐曾在捉迷藏时躲入一个幽暗的洞窟却无法再出来的故事。毛利兰想起,自己似乎也曾在幽暗的空间内找不到出路,只不过她的那时心中更有一种温柔的期盼。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也进入过一个秘密的洞穴,应当是和一个重要的朋友一起。我迷失在四周一片黑暗的错杂洞穴间,我能听到水声却看不到流水,我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只能在角落里哭泣。那时候,心中的无助一点一点地蚕食着我,只有微弱的一点希望在支撑着我不会倒下。然而后来,耀眼的阳光突然将我包围,我在光芒间看见了那双蓝色的眼眸。那双眼眸总能及时的找到我,所以我依然会时常看见它们。]
毛利兰吃过晚餐准备离开,忽然她听见结城中道的声音。
[明天就到达东京了,我们最后再聊聊吧。]
[你说过要帮我找回记忆。]毛利兰有些疑惑。
[我想我只能这样做。]结城中道回答时拉长了尾音,显然并不希望毛利兰接着问下去。
[我希望你能听我讲完我姐姐的故事。我那天注意到你,是因为你与我姐姐的相似。她叫结城和代,与蒲川恭结婚后改名为蒲川和代。]
这一句话的内容完全出乎毛利兰的意料,她惊讶得只能呆坐在那里,等待着结城中道的故事。
和代与蒲川恭结婚后,蒲川恭作为警察开始独自追查一个神秘组织的案件,由于进展并不顺利,他并未告诉其他人。
然而有一天,和代在家中遇刺身亡。现场毫无痕迹,像极了那个组织的作风。蒲川恭便认为这是那个组织对他的威胁。他不愿伤及其他人,手中的线索也全部失去,因此他便独自隐居田园。
[因为你的眼神与他那痛失所爱的神情有几分相似,所以,那天夜里,他告诉了我他的故事。我认为我不应再涉足你的生活,无论你的故事是喜是悲。]
[Vermouth。我常常听别人提起这个名字。]毛利兰对上结城中道无比惊讶的眼眸,[看来我们经历的是同一个故事。]毛利兰微笑,向结城中道告别。
当她离开时,她听见结城中道说[你应当去看看,东京城郊的蓝色薰衣草。你会喜欢的,因为你对那双蓝眸的执念。]
雨击打在窗户的玻璃上,毛利兰忽然有了一种难言的情绪。
她不知道她的故事是否会与蒲川恭有个同样的结局,不知道结城中道为何离开,她也不知道这雨预示着什么,她只知道听完这个故事,她的心情并不晴朗。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3日
东京
13:00 阴
船向着东京港的方向缓缓驶去,毛利兰提前站在了甲板上。
寒冷潮湿的风吹拂着她的脸颊,扬起她的发梢。天
空阴沉,浓云淹没了本应出现在前方的陆地,令她无端有些彷徨。渐渐地,甲板上人多了起来,毛利兰向四周望去,并未发现结城中道的身影。
回忆起结城中道望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早已从怜悯好奇变成了另外的样子,毛利兰有些无奈,便放弃了寻找。
船停靠后,舷梯搭起,毛利兰随着众人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这个她曾居住多年的城市蓦然令她有些惶恐。毛利兰乘上驶向市内的汽车,略微踌躇,取出久未开机的手机,拨出一串熟悉的号码。
[园子,是我。]她说,语气平静,而铃木园子却有些激动。
[兰,你到底在哪里?]
[东京。]毛利兰简短的回答。
电波那端的铃木园子有些措手不及,略微沉吟,对毛利兰说[去毛利侦探事务所看看吧,你的父母三年前被一个神秘组织杀害,但这个房子依然保留着。]
[园子,我常看见一双蓝色的眼眸,请你告诉我,那是谁。]沉默许久,微微叹气[他并不希望你能记起他。]无言,毛利兰便挂断了电话。
毛利兰拿着铃木园子发来的地址,找到了位于米花町的这栋老楼。墙上几条显眼的裂痕显示着它曾经历的一切,阔叶苍翠的爬山虎缠绕着来到了二楼的阳台。
一楼的波洛变成了播放着摇滚音乐的音响店,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使这栋玻璃灰暗,低矮陈旧的老楼显得格格不入。
她忽然惊讶于自己的记忆,她竟记得波洛,记得这栋老楼的原貌。
她走上楼,找到了依然藏在地毯下的钥匙,费力的拉开陈旧的门。发现一切如旧,她竟有种说一句我回来了的愿望。然而最终她只是静默着走进,因为不会再有人会回应她的问候。
她打开所有的窗扇,令潮湿的冷风吹起满地的尘埃。
要下雨了。她想。
毛利兰独自在事务所呆坐着,她并没有上楼,因为她知道楼上只有更多能够令她哭泣的,不可触碰的回忆。
她终于开始有些怀疑这一次旅行的意义,是不是坚持下去,只会收获更多哭泣的理由。
在即将天亮时,毛利兰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当她重新醒来时,天已全亮。她回忆起结城中道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便决定去城郊的薰衣草园去看看。
她换上那件白色连衣裙,乘上了长途汽车。
颠簸冗长的旅程令毛利兰头痛不已,一阵阵眩晕间,她想起了井的预言,她暗自决定,无论结果怎样她都会坦然接受。
车停在薰衣草庄园的门口,一下车,便能看见紫色的波涛在风中起伏荡漾,行至其间,花朵的芬芳将空气包围,紫色的河流将杂色围剿。毛利兰向前走着,花朵向后退却,眼前浓郁的紫色渐渐变浅,她望见前方那碧蓝如海洋的色彩。
她向着那个方向走去,看见一片蓝色的薰衣草,那蓝色澄澈深邃。她取出那几管颜料,发现那颜色竟如此相似,如提前准备好的一般。
毛利兰坐在薰衣草花田中,花朵的蓝色映衬着她的连衣裙。连衣裙领口处的血迹经过洗涤仍残存些粉红,她望着被映得发蓝的连衣裙上的那块污渍,忽然回忆起一些旧事。
一个少年牵着她的手,穿行在蓝色的薰衣草田中,忽然停下,面对着她,一双海水般澄澈深邃的蓝眸望着她。
他缓缓的低声说着[如果生命是一段旅程,那么我希望,至少终点能与你一同走过。]说完,便不再看她,目光闪烁,偏向一边。
[我也是。]她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然后任由他将她拥入怀中。
那样繁盛的薰衣草应是只有富良野才有的。那些颜料也应是他为下次旅行做的准备。
然而他究竟又在哪里。
阳光正好,映得薰衣草闪闪发亮。那些记忆如这里的薰衣草一般,淡远温和,清澈如水,却又驻于心底不愿离开。
但她终究没有想起那个少年。
毛利兰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忽然,她看见一个身影,如此熟悉。
他拄着双拐,向自己走来。
她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回忆着他。
他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偏过头,不再看她。
毛利兰分明从他的眸中看到了不甘与无奈。她与他擦身而过。
忽然,她转过身,面对着渐行渐远的背影,一瞬间有什么涌进了她的大脑,生生地逼下了她的泪水。
她想起,那日在薰衣草花田,在她听见枪响的一瞬,她挣脱他的怀抱,挡在他的身前,面对着即将飞来的子弹。
她看着子弹一寸一寸接近。
空气似乎凝滞。
她看见胸前绽开一朵血花,妖艳而美丽。
在她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看见了那双深邃的眼眸。
那深邃的眼眸,熟悉的眼神,以及眸底倒映着的她的模样,是那样相似。
[新一!]她忽然拼全力喊道,全然不顾四周异样的眼神。
[生日快乐。]她说。
世界仿佛安静。
终于,对面的少年停下了脚步。
——Fin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3日
东京
13:00 阴
船向着东京港的方向缓缓驶去,毛利兰提前站在了甲板上。
寒冷潮湿的风吹拂着她的脸颊,扬起她的发梢。天
空阴沉,浓云淹没了本应出现在前方的陆地,令她无端有些彷徨。渐渐地,甲板上人多了起来,毛利兰向四周望去,并未发现结城中道的身影。
回忆起结城中道望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早已从怜悯好奇变成了另外的样子,毛利兰有些无奈,便放弃了寻找。
船停靠后,舷梯搭起,毛利兰随着众人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这个她曾居住多年的城市蓦然令她有些惶恐。毛利兰乘上驶向市内的汽车,略微踌躇,取出久未开机的手机,拨出一串熟悉的号码。
[园子,是我。]她说,语气平静,而铃木园子却有些激动。
[兰,你到底在哪里?]
[东京。]毛利兰简短的回答。
电波那端的铃木园子有些措手不及,略微沉吟,对毛利兰说[去毛利侦探事务所看看吧,你的父母三年前被一个神秘组织杀害,但这个房子依然保留着。]
[园子,我常看见一双蓝色的眼眸,请你告诉我,那是谁。]沉默许久,微微叹气[他并不希望你能记起他。]无言,毛利兰便挂断了电话。
毛利兰拿着铃木园子发来的地址,找到了位于米花町的这栋老楼。墙上几条显眼的裂痕显示着它曾经历的一切,阔叶苍翠的爬山虎缠绕着来到了二楼的阳台。
一楼的波洛变成了播放着摇滚音乐的音响店,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使这栋玻璃灰暗,低矮陈旧的老楼显得格格不入。
她忽然惊讶于自己的记忆,她竟记得波洛,记得这栋老楼的原貌。
她走上楼,找到了依然藏在地毯下的钥匙,费力的拉开陈旧的门。发现一切如旧,她竟有种说一句我回来了的愿望。然而最终她只是静默着走进,因为不会再有人会回应她的问候。
她打开所有的窗扇,令潮湿的冷风吹起满地的尘埃。
要下雨了。她想。
毛利兰独自在事务所呆坐着,她并没有上楼,因为她知道楼上只有更多能够令她哭泣的,不可触碰的回忆。
她终于开始有些怀疑这一次旅行的意义,是不是坚持下去,只会收获更多哭泣的理由。
在即将天亮时,毛利兰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当她重新醒来时,天已全亮。她回忆起结城中道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便决定去城郊的薰衣草园去看看。
她换上那件白色连衣裙,乘上了长途汽车。
颠簸冗长的旅程令毛利兰头痛不已,一阵阵眩晕间,她想起了井的预言,她暗自决定,无论结果怎样她都会坦然接受。
车停在薰衣草庄园的门口,一下车,便能看见紫色的波涛在风中起伏荡漾,行至其间,花朵的芬芳将空气包围,紫色的河流将杂色围剿。毛利兰向前走着,花朵向后退却,眼前浓郁的紫色渐渐变浅,她望见前方那碧蓝如海洋的色彩。
她向着那个方向走去,看见一片蓝色的薰衣草,那蓝色澄澈深邃。她取出那几管颜料,发现那颜色竟如此相似,如提前准备好的一般。
毛利兰坐在薰衣草花田中,花朵的蓝色映衬着她的连衣裙。连衣裙领口处的血迹经过洗涤仍残存些粉红,她望着被映得发蓝的连衣裙上的那块污渍,忽然回忆起一些旧事。
一个少年牵着她的手,穿行在蓝色的薰衣草田中,忽然停下,面对着她,一双海水般澄澈深邃的蓝眸望着她。
他缓缓的低声说着[如果生命是一段旅程,那么我希望,至少终点能与你一同走过。]说完,便不再看她,目光闪烁,偏向一边。
[我也是。]她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然后任由他将她拥入怀中。
那样繁盛的薰衣草应是只有富良野才有的。那些颜料也应是他为下次旅行做的准备。
然而他究竟又在哪里。
阳光正好,映得薰衣草闪闪发亮。那些记忆如这里的薰衣草一般,淡远温和,清澈如水,却又驻于心底不愿离开。
但她终究没有想起那个少年。
毛利兰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忽然,她看见一个身影,如此熟悉。
他拄着双拐,向自己走来。
她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回忆着他。
他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偏过头,不再看她。
毛利兰分明从他的眸中看到了不甘与无奈。她与他擦身而过。
忽然,她转过身,面对着渐行渐远的背影,一瞬间有什么涌进了她的大脑,生生地逼下了她的泪水。
她想起,那日在薰衣草花田,在她听见枪响的一瞬,她挣脱他的怀抱,挡在他的身前,面对着即将飞来的子弹。
她看着子弹一寸一寸接近。
空气似乎凝滞。
她看见胸前绽开一朵血花,妖艳而美丽。
在她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看见了那双深邃的眼眸。
那深邃的眼眸,熟悉的眼神,以及眸底倒映着的她的模样,是那样相似。
[新一!]她忽然拼全力喊道,全然不顾四周异样的眼神。
[生日快乐。]她说。
世界仿佛安静。
终于,对面的少年停下了脚步。
——Fin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8-28 00: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产生了这样一个如此特别的创意,估计是听到身边的腐女的“鸣人千里寻夫记”的碎碎念。
临近考试的时候开始写前半部分,然后因为各种模拟没有再写下去。所以前半部分的压抑感完美!(可惜我又删去了好多)等到中考后再翻出来的时候灰都落了一层了。然后在即将去军训的日子里,写完了剩下的部分。不愿面对现实和无奈完美!于是我很快就要去军训了,麻烦亲们为我祈祷T T
作为一个写字超快,打字就像手残废了的,习惯先写手稿的学生党能在军训前把这8000字打完真是一个奇迹!
回归下正题。
题目就是兰一直在漂泊到终于找到了心灵皈依的过程。
这应当是一个美好的故事,尽管鸿沟隔在他们中间,他们却依然像异名磁极相互吸引一样,向着对方的方向行走着。
工藤那部分我没敢写,毕竟要描写他愧疚,无奈,不舍,等等乱七八糟的心理会非常纠结。所以还是拿兰姑娘来开刀,写了一个无比令人无力吐槽的故事。由于这个主题并没有很合适的素材,于是我又加了一个纠结的结城(这个姓氏有玄机!破译出来私信告诉我,有赠品!)。
他是我一向喜欢的没有希望就主动放手类型的人。他因为姐姐接近兰,又因为兰的坚强或是其他的特质吸引,他默默的喜欢她,带她去四国的平原,却在伊势湾偶然发现了兰的真心。于是他便主动放弃,在到达东京之前,在兰的视线之中消失。虽然他违背了诺言有些自私,但他如果阻碍兰找回记忆就会更令人讨厌,况且他也只不过是不愿受到打击。至于他是怎么离开,不让兰发现的,我只能说:Don’t mention these thin festival.
我没有写一个万分圆满的故事。碧玉不可能无瑕,否则太不真实。只有有残缺的故事才值得聆听。以工藤的性格,兰的父母他一定会更加关心的,所以如果他们死了,工藤却毫发无损,那他是不是有点太渣了。
我设定时,让兰姑娘由迷惘焦虑过渡到执着安然,虽然可能不太明显,她真正改变的玄机就是那口井。虽然井给出的答案并没有让她放心,反而令她失望,但她仍然向着微弱的光芒前行着,这更加体现了兰的执着与坚强。
这样的故事,从开头就注定了是一个HE的故事,因为历经磨难,收获的必将是幸福。我希望原著中新兰的故事也是如此。
——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10-25 18:32 , Processed in 0.042665 second(s), 23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