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33|回复: 1

倒影流年 [-FIN-]

[复制链接]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7-30 15: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这文纯属口胡,如有不适纯属作者太湖绿,这文就是黑历史。不过为了我想开创新CP的伟大宏愿,还是发出来好。此文不单是新兰向,且新兰向为BE;然后CP的话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明线是冲矢昴和毛利兰的暧昧向,暗线就是秀兰(赤井秀一※兰)。

    确切地说,我写这文时已经暗暗地猜测冲矢昴就是赤井秀一了,所以到这里为止已经觉得不适应的话,就默默退出吧。还有文笔略渣,人物性格貌似也走形了,我目前的状态就是写自己的同人,让别人抓狂去吧【喂。说不清我到底在虐谁,大概这文是虐兰的【喂喂。而且到后来有点脱力,收尾也很草,算啦,我现在也就这点水平了,泪奔……




    “啊,原来是这样子的,多谢你啊学长。”

    午后轻柔明媚的阳光透过明亮洁净的落地窗洒向客厅的一角,柔和的橙色微微透着暖人心田的浅红,十分惬意。被设计成吧台样子的餐桌前坐着的女生背对着窗,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顺直而下几近垂至腰间,被洒进的自然光芒照得越发得美丽。

    桌上摊开的书本以及一张又一张的纸都说明了女生正在努力地钻研着她的功课,时不时凝眉苦思地咬着笔尖,转而又像是想通了一般地奋笔疾书。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则会抬头望向正在吧台内忙碌的男人——她的学长。

    没错,她口中的学长正在吧台式的餐桌内,鼓捣着小厨房里炉灶上的物什。男人十分专注地忙碌着,偶尔抬头对上对面学妹询问的目光,便心领神会般地眯起双眼,侧头看了看学妹功课上的题。镜片遮掩下的表情其实看得并不真切,可浅浅露出的笑容,都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课题的答案,以及学妹的纠结心思。

    不动声色地出言指导,每每都会得到学妹恍然大悟的可爱表情,也每每都会得到对方充满感激和欣悦的谢意,便就是大家听到的那一句:

    “啊,原来是这样子的,多谢你啊学长。”

    一缕缕白烟从炉灶上的锅中飘出,跟随白烟而出的还有诱人的咖喱香和肉香,闻上去就觉得十分可口的样子。这时候一直旁听旁观的大家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了:

    “啊,好香啊!”

    “闻上去就觉得好好吃的样子哦。”

    “哎呦,真的好香啊,好想先来一块肉。”

    一个两个三个都争先恐后地急着坐上位子,等待着开饭,兴奋地都像得到了什么新鲜玩意的小孩子。啊当然,他们真的还只是小孩子,即使都过了两三年了依然还是,只是从一年级变成了三年级而已,本质上并没有区别。

    “真是一点都长进都没有。”

    另一边看上去和他们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带着大大的眼镜,看着那三个小鬼一脸的无语,而他旁边的褐色头发的小女生则是一脸的淡漠,却也不经意地露出了笑容。


【壹】

    两年多了,这样的生活竟然已经两年多了。毛利兰已从高中毕业转而考入了东都大学,学的是工科,便恰好成了那个至今仍寄住在工藤家的冲矢昴的学妹。

    虽然毛利兰各方面的成绩都属于优良,但考入工科也真是纯属意外,力不从心的时候就会想到这位高材生学长。于是有的时候,他们就常在博士家钻研功课,而冲矢原本就经常在博士家帮忙料理晚餐。

    因此常常会看到这样的情景,冲矢做饭,毛利兰做功课,外加一群吵吵嚷嚷在博士家蹭饭的小鬼。还有总是无奈的江户川柯南以及总是淡漠的灰原哀。

    不过,经常地,灰原总是会对貌似冷眼看着毛利兰和冲矢昴的柯南笑得高深莫测。为什么呢?因为经常性地会听见这样一段对话。

    “我就说嘛,冲矢和我们家小兰简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比那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让我女儿等得那么辛苦的混小子好多了!”

    同样是来蹭饭的毛利小五郎总是这样子对着同样很无奈很尴尬的阿笠博士感慨到,此时的博士便会回眼看看正失神看着那边一男一女的柯南小朋友,面无表情的他让人捉摸不透,却总有种说不上来的落寞。

    快三年了,如果说原本还拥有太多的期待,也终在时光的流淌中消失殆尽了。还活在江户川柯南这个弱小身躯里的工藤新一此刻内心是无比的怅然和快要濒临绝望的失望。

    伦敦以真身告白之后,他和兰的关系却好似没什么太多的改变,仅仅靠着短讯和电话的浅薄联系不能阻隔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却也无法再有什么更多的进展。偶尔能恢复自己见上一面,但每次也不过都是匆匆别过。

    虽然明明很清楚,冲矢的身份,关于冲矢的那一些也并不能像别人看到的那样,和兰站在阳光底下正常地交往下去,可至少,那两个人还能够正常地维持表面,而自己连这样也不能,只能如同弟弟一般在兰的身边乖乖地叫一声“小兰姐姐”,可以撒娇耍赖拉住对方的手,而不是爱意满满地牵住对方。

    况且……恐怕是……再难有这样的机会了。


【贰】

    “啊,终于做完!冲矢学长,我来帮你吧。”

    “好啊,那边的咖喱再放点椰浆吧。”

    “好的,没问题。”

    终于做完功课的小兰顿时松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然后又进了内间帮助冲矢一起做料理了。在一旁的三个小鬼看着忙碌着的两个身影,又不免起了争论。

    “小兰姐姐和冲矢哥哥好相配啊,功课都很好,又都很会做料理!”圆谷光彦嘴上这样感叹着,可是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和步美和灰原一起做功课一起做饭的场景,不禁露出了有些徜徉但有些诡异的笑容。

    “你们不要瞎说,小兰姐姐和新一哥哥才是一对呢。”步美到底还是女孩子,常常听人说起小兰和新一的事,青梅竹马什么的,多多少少女孩子都会期待那样的浪漫。

    “可是新一哥哥不是总不出现么,恋人分开太久,感情是会疏远的哦。”光彦一本正经地反驳道。

    听闻此言,兰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疏远吗?是的,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越来越累了,明明两个人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却好像根本不能在一起似的,短讯再频繁,电话再软语温存,也不能替代两个人在一起手牵手心贴着心的感动和满足。

    一早就知道的,对于新一而言,案子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可是,这个位置好像太重太重了,重到让自己觉得在新一心里根本已经没有空位留给自己,留给任何一个人了。渐远,陡然觉得,她和新一已经渐远渐远了。

    “你怎么了?”

   “啊,没事。”

    就知道一定是这样子的回答。注意到兰有些不对劲的冲矢在她耳边小声地询问着,心里却跟明镜似地了然了对方的小心思,也很清楚温柔倔强的毛利兰一定会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切都被自己看透了,因为实在是像极了,像极了某个人。

    转眼又看看那边坐在沙发上佯装什么都没听到正在专注看报纸的小鬼,眼神瞥到报纸上那张大大的图片后,转而又仿佛发现什么的嗤笑了一下,当然很轻,应该谁也没注意。


【叁】

    “白痴,你报纸拿反了,你还看什么?”

    沙发那边的灰原侧头看了眼旁边的江户川,实在忍不住扶额。刚才好像注意到背后的目光,又好像听到有人在发笑,才把目光转向旁边的人,自己也忍不住想笑,不过还是忍住吧,这个白痴已经够惨的了。

    “咳咳,啊对了,说起来我都忘了一件事。”

    看到柯南慌乱地放下报纸,十分尴尬地红了脸,博士还是非常出于义气地出声解了围。

    “什么什么?”

    不过兴奋的恐怕也只有三个小鬼和一样没个长辈样的毛利小五郎。

    “哦,前段日子我的发明得到了一笔奖励,当然开发商也给我安排了伦敦游的旅行计划,小兰,毛利,你们要不要故地重游一下啊。”

    “哟,不错啊,小兰,快放假了吧,去吧,没事散个心,别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毛利小五郎有些兴奋了起来,当然他脑中想的是美食、美酒和美女。

    “爸爸!”小兰正色地看着这个不怎么靠谱的父亲。

    “新一那边我也会联络他。”说着瞧了柯南一眼,又接着说:“说起来上一次也没好好地游览一下……”

    “那好吧……”

    盛情难却,兰也只得答应下来,而且故地重游,确实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只是新一,真的会出现吗?并不是没有期待,只是比期待更多的是不确定以及害怕,害怕终究还是会失望。

    “说起来,去福尔摩斯的故乡啊……能不能算上我呢?”

    一旁的冲矢略显随意和厚颜地出口问道,倒弄得博士不知道该怎么接口,心想这人怎么那么不解风情。

    “啊呀呀,怎么了,好歹我也是个福尔摩斯迷啊。”

    冲矢又习惯性地眯起了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柯南,而博士也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柯南。而柯南只是微微一颔首,似乎下定决心一般地沉了脸色,夕阳落下染红了窗外的天色,那一道暖得过火的红艳看在眼里却似燃起的火,灼热了心神,难以言明的灼痛。

    虽然过了两年了,个字却并没有长多少,坐在沙发上,脚依然够不着地,所以下来的时候还只能是跳的。突然间就悟了过来,大抵这便是所谓的距离,再也无法企及的距离,一旦被时光拉开便就是永恒无法逾越的沟壑。

     这,是他和兰的宿命吧。


【肆】

    “你们去吧,玩得高兴些,我和灰原就好好地看家吧。”

    说出口的话冻结了时间空间,一瞬间就都沉默了下来。装作不在意的口气,有多少人能够察觉这背后的酸涩。

    “工藤,我的药对你已经没效果了,确切地说,你的身体已经对此免疫了。之前我就有预感了,变大的时间越来越短暂,偏偏你还不自知,没节制地服用了一次又一次。你到底有没有想过,越是这样,对毛利的伤害越是深。现在好了,没有留在组织的那个配方,恐怕你再也回不去了。”

    灰原之前的话还在耳边,一字一句都太过深刻,所以记得太过清楚。柯南在灰原的地下室里,全身心地投入黑暗,企图用黑暗来掩盖自己的情绪,可无声无息从眼眶里滚落出的液体再明白不过了,回不到过去,也到不了未来,只有现在,只有再也不能尽在掌握的现在。

    “这样就放弃对你而言真的好吗?”

    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却一直回荡在地下室室外。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柯南顿了顿,伸手摘了眼镜,抬起手臂抹了拭了拭眼,尽力克制地继续说道:“以前还能用药变成工藤新一追随着她的脚步,而现在根本就没这个可能了,我只能生活在这个城镇里,再也迈不出一步。”

    “博士还不知道吧。”应该是还不知道,不然也不会想到安排大家去伦敦的事。

    “我和灰原的意思都是不要再给大家徒增烦恼了。”

    “嗯。”

    默默无言,夜沉静得让人心里发慌。室内的男生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室外的男人手托着一个透明的杯子里细细品啜,借着微弱的月光,能看见液体呈琥珀色(注:波本威士忌Bourbon Whiskey,酒液呈琥珀色)。

    “替我照顾好小兰。”

    “嗯。”

    这样也好,柯南好像是完全调整好了情绪,自然地戴上眼镜,镜片通过月光反射出的光芒在黑暗的房间里尤为触目惊心。就像是它的主人,下定决心后所要显示的决绝一样,寒光刺骨。

    从衣兜里掏出一封信笺,打开封口,拿出里面的小卡片,即使黑夜里无法看见字迹,即使闭上眼睛都能很熟悉地在心底默念出来的警告,一字一句都那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敲打在心上,惊心不已。

    “尊敬的工藤新一阁下:企图逃避以及掩藏都是无用的,请照顾好自己,不然就好好照看好你身边所在乎的人。同样的话,替我转达给装死逃命的那位,不甚感激。”

    署名:波本。

【伍】

    一切照旧,阿笠博士实在有些无奈,自己苦心的安排原本是想给小兰和新一能够缓和这样不尴不尬的关系的机会,结果却全都乱了套。那边的工藤新一好像死了心一般,而坐在身边的小兰依然如故地静静看着泰晤士河对岸的风景,看得出神。

    结果工藤新一还是没能来,理由依然是有案子脱不了身。

    此情此景,故地重游,却好像什么都变了,就算是一样的地点,也总有着细微的变化,比如这街边的路灯,街边的电话亭,都不如两年前,总透露出些许的陈旧。

    “你也太难弄了吧,不管怎样,要准确地猜出心上人的心思那也太难了。”

    天空飘起了雪花,毛利兰忍不住地揉搓着双手,哈了一口气,电话亭的玻璃倒影出自己的身影,疲倦而又落寞。闭上眼能看到的画面一幕幕不过都是流年的缩影,一旦睁开眼就是梦醒的时刻,终究什么都不复存在。

    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原本满满的期待变得越来越稀薄,直至自己也抓不住的感觉太过苍凉。到底还是要走到这一步的吗?

    那一年担着可能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做对青梅竹马的压力表露心意,当得到回应的时候是那样的震惊和开心,可现在,仿佛什么都是空的,好像那是一场冗长冗长的美梦,美得不愿意醒过来,而终于在醒来的那一刻,才发觉醒得太迟太迟了。

    泪水,止不住地滑过脸颊。在寒冷的气候里,冻得太过凛冽,生疼生疼的,从脸上传达到神经的刺痛,再一直钻到心里去。

    深深呼吸一下,告诫自己要冷静。从小皮包里掏出一包纸巾,想擦干眼泪,可触及的皮肤却越来越疼,有些灼热的刺痛。

    “就知道你会在这里偷偷难过。”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人给毛利兰递上一块手帕,“用这个擦吧,会好点。”

    毛利兰接过手帕:“谢谢学长。”

    冲矢昴叹了口气,走上前更加靠近毛利兰,又伸手轻轻将毛利兰带入怀中。毛利兰有些反应不过来,却没有挣扎推开,下巴恰好抵在冲矢的肩上,还没想好下一步该如何反应,就听见冲矢声音恰好在耳边响起:

    “假装平静又偷偷躲在一旁哭泣,你还真是个傻女人。”

    “学长我……”

    毛利兰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冲矢只是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颈部以示安慰,旋即就放开了怀抱,双手分别搭在自己的两侧肩膀,怔怔地看着自己。

    “学长,我……对不起,尽管我对他有多么的失望,可是,我,还是不想就这样放弃他,我真的还是好喜欢新一……”

    冲矢笑了,再次眯起了眼睛,笑得高深莫测。

    “说什么傻话呢!我只是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和你一样傻的女人。”

    “咦?”

    “走了,回去了,你不冷么?”

    “等等,学长……我记得曾经也有一个人这么对我说过。”

    “哦?是吗?”


【陆】

    “新一,你还在忙吗?”

    毛利兰编了好久的短讯内容,删了加,加了删,删删减减的,最后就只剩下一句那么简单的问候,却总是唯恐打扰到对方一般,斟酌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按出发送键。

    “你真是的,我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睡个觉又被你吵醒了!”

    很快得到了回复,看着对方满满都是抱怨的语气,毛利兰却笑了。

    “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大侦探。对了,明天我就回去了,你能抽空和我见一面吗?”

    “嗯,好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不能爽约哦。话说,我今天突然发觉冲矢学长好像一个人哦,你还记得么,那个总是带着针织帽的FBI。”

    “哦,是吗?等你回来再说给我听吧。我太困了,我要睡了。”

    “好吧,那你睡吧,晚安哦,新一。”

    “晚安。”

    晚安,小兰。不,应该说,再见了,小兰。此时的新一,不,应该是柯南合上了手机盖,虚弱地坐在家里的地板上,倚靠着身后的柜子,脸上身上都是灰灰的,而四周却是星星点点,火舌四窜,瞬间就燃烧起的火,熊熊烈烈地烧出了一片天。

    早就知道了,那个所谓的波本是不会放过自己的,那个警告信不过是告诉自己要么就自己站出来了断,要么就让自己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遭遇危险。

    只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对方下手的速度出乎自己的意料。那么,与其费劲脑汁去面对未来各种不可预料的事,不如这样,也并不坏。

    “这种状况的放弃,未免太惨烈了。”

    “对不起,灰原,连累了你。”

    “说什么傻话呢,要真说谁害了谁,我们的帐大概是算不清了。”

    “呵……都安排好了吗?”

    “嗯。和那个FBI的女人说好了。”

    “你啊,还是那么刻薄。朱蒂老师会安排好一切的吧,靠水无怜奈的关系,明天媒体公布的就是工藤新一的死讯了。”

    “嗯。”


【柒】

    “新一!柯南!不,不会的……我不信……”

    毛利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终究是没能再见上新一一面,而这次的爽约竟然是永诀。满怀着期待和兴奋的情绪回到国内,却是听到工藤新一的家宅遭遇爆炸的噩耗,同时丧生的还有两个孩子。

    已经好多天了,毛利兰都无法平静下来,她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目暮警官他们却都缄默不言。想过很多种可能,可听闻的,大抵也都是工藤得罪了什么人之类的。

    时间久了,毛利兰便也觉得好像得到或者没得到结果都已经无关紧要了,新一已经不在了,连柯南也不在了,现实太过残忍,残忍到毛利兰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怎样走下去才好,可是现在她对着阿笠博士,却怎样都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心灰意冷。

    因为眼前的博士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大概是很自责的,如果不是自己一时兴起提出去旅行,只留下灰原一个,或许就能避免一切,不管怎样,两个孩子都是无辜的。

    “博士,还是先吃点东西吧,身体要紧。”

    “不吃了,吃不下,我去小哀的地下室整理下她的东西吧。”

    “博士……”

    反而更伤心的好像是博士,当然除了伤心,他还有太多太多的疑惑,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看着阿笠博士步履略有些蹒跚地走向地下室,小兰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端着饭菜便跟着去了地下室,刚走到门口却听见房间里有博士说话的声音,一开始还以为博士大概是对着小哀的遗物在说话,可正要敲门的时候,却听见里面传来的话:

    “我说优作,怎么可能是新一和两个孩子一起死在意外中,这新闻也太奇怪了点吧,别人不知情都相信,可我,我知道这不可能啊,新一……新一他就是柯南啊……”

    “哐当”一下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博士一下被震惊到了,只是对了电话那头说了句“糟了”便挂断了电话,打开门,果然看见哭得不成样的小兰。

    “博士,你刚刚,你刚刚说什么了?柯南就是新一?这怎么可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博士你说啊……”


【捌】

    “小兰,你没事吧。”

    “嗯。已经没事了。现在想想,不是没有感觉到,也不是没有猜测过,可每次都被他瞒过去了,我果然很傻。”

    “他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学长,现在想想我不该怪他的,每天都在我身边,却不能用真实的身份和我对话,其实他也很辛苦吧,有时候我还那么不体谅他。”

    “这不是你的错。”

    “可我,还不能放下……”

    “有什么打算?”

    “我已经办好了去美国留学的手续,我想离开这里一段时间。”

    “嗯。”

    美国。毛利兰一个人晃在街上,不自觉地就走到了那个巷子,早前废弃的仓库现在已经修缮好了,变成一家便利超市的后门,那个楼梯虽然已不见当年破旧不堪的影子,但依旧还是在的。

    自己就是在那个时候对新一有了不一样的感情吧?!那个时候他紧紧拉住了那个杀人魔,无比坚定地对他说:

    “我虽然不晓得你杀人的动机何在,不过救人的理由基本上是不要什么逻辑性的思考,不是吗?!”

    正在沉思的时候,巷子外忽然传出了一阵枪声,如此接近如此激烈。当毛利兰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就被一个男人拖住了手,往另一边的路口奔去。

    直到快接近路口的时候,兰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遇到了危险,便立马做出了动作准备给那个拉他走的人一击,可是对方却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兰的出击,转而握住兰出招的拳头,迫使其冷静下来。

    “小兰,是我。”

    “学……学长……”

    “嗯。”

    “你怎么在这?”

    “先别说这个了,那边便利店发生了抢劫,歹徒手上有枪,很危险,我们还是先走吧。”

    “等等,学长。”

    没等兰做出任何回答,冲矢拉着兰的手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小姐,这里很危险,没什么事的话,你还是快点离开这吧。”

    啊,兰忍不住惊呼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回旋起这样一个画面,那个长发飘扬的男人,那个好像是FBI的男人,曾几何时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下一句告诫,匆匆而过,只留下了一个让自己印象深刻的身影。

    “学……学长……”

    “嗯?怎么了?”

    前面的人牵着兰的手继续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但脚步已经放慢了许多,可能是感觉危险已经渐渐远离了吧,但依然没有放松下来,所以听见兰的叫唤也并没有回头,只是左顾右盼地往四周探视着。

    “你……到底……是谁?”

    听到这句话,前面的冲矢昴也不得不停下来,转头看向一脸疑惑的毛利兰,沉着了好一会儿,又眯起眼,笑:

    “这个嘛,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尾声】

    “一旦遇到危险,就等于将人生重新洗牌,改名换姓重新记住自己一次,真是累呢。”

    “可是,灰原,你这次没拒绝不是吗?所谓证人保护计划。”

    “嗯?你看你自己不也忘了吗?你说的灰原已经不存在了呢,可是,我们的大侦探,这样真的好吗?”

    “没什么不好,与其让我和兰继续纠结下去,不如一下子痛到底,死了心也好。还有,这个问题你问过很多次了。”

    “那换个我没有问过的问题好了。冲矢昴到底是谁?一直以来就觉得你们俩神神秘秘,而且……”

    而且,为什么见到他,和见到某个人之后所谓的组织的嗅觉竟是一样的反应。

    “这个嘛,秘密。总有一天,有些真相会被揭晓的!”

    而有些真相,就让它永久地被埋藏在时光的洪流之中吧,这在时间的尽头倒影出的流年纷扰不过皆是过往种种的不可说,徒然一场。

---- FIN ----

问次元
友谊の黑羽 发表于 2013-8-18 18: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赞的文章,给一个精华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10-21 07:29 , Processed in 0.150802 second(s), 28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