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38|回复: 1

[同人单篇] 【转载】【乱涂】绯色记忆(大悲/快红)

[复制链接]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7-30 15: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L哈柯
本文原作羽翼青红
问次元
 楼主| 银色子弹 发表于 2013-7-30 15:54:2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碎的瞬间,其实很美丽。

——名侦探柯南、魔术快斗同人小说--绯色记忆

●羽翼青红


【序】

他最常做的一个梦,关与一个陌生的女子。

懵懂而恍惚的幻境。他看到她的身影,如水如烟。

淡淡的绯红色光华中,他恍然觉得自己曾经是认识她的。

看不清她的面容。她的单薄与苍白让他心痛。他想要叫住她。却颓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她的任何相关。

轻轻的叹息声。亘古而忧伤。

时空与记忆的交错的瞬间。

他听到绯色旋律寂寞的吟唱。

【Piece.1 空白】

***

雨后。江古田古老的青瓷砖瓦,潮湿而清凉。
冰凉的雨水自屋檐滑下,滴落在他的颊上。
昂首。他微笑淡然。

雨露浮尘终归大地。流离的灵魂又何处得以停靠。

女孩在他身旁轻笑,何必如此伤春谴怀。灵魂终究是有依靠的。没有人会一无所有。
他亦笑。你知道我的灵魂没有依靠。你知道我已经一无所有。
你一直都知道。

他躺在床上。脑中还是一片固执的空白。沉闷逼仄的空间令他烦躁而不耐。
医生叮咛过。如果无法回想,就不要去勉强。
他又怎能不去想。

没有过去的日子,是单调的。
生活竟因记忆的空白而变得如此冗长无奈。

没有过去的人。
真的,是会孤单的啊……

他忽然想起明天与中森的约定。忙收起一切杂思。
无论如何,繁杂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
不久。他便沉沉睡去。

冷风回旋,孤独地在空荡的房厅间穿行。

***

黑羽。
他听到细若游丝的呼唤。熟悉而苍白。

黑羽。
迷蒙而绚丽的绯色光华包围了他。

黑羽。
他几乎是措手不及。去寻找那个绯色的影子。

然后他的眼前一片空白。
……
……
……

“懒快斗哦~快点起床~想放人家鸽子啊~”

***

“中森。”
少女应声回头,恬美的笑容宛若三月的春光。“笨蛋!你应该叫我青……”
欢乐的语调戛然而止,女孩粟鼠般灵秀可爱的面庞忽然暗淡下来。“对不起。我忘了你……”

他漠然摇头。脑中一片机械轰鸣般的杂乱与空白。
女孩欲言又止,却还是拉起他的手走向学校。

每个人都静静地望着他,眼神复杂而担忧。
他讨厌教室里这样的气氛。这使他气愤莫名。
“我又不是警方通缉的大毒枭,干嘛每个人都监视似的盯着我哦!”他不忿地向身旁那个被称自己称之为中森的女孩唠唠叨叨地抱怨。

良久,没有回音。

他疑惑地抬头。女孩沉默地看着他。眼光里闪烁着沉痛与忧愁。
他赌气般地转过身子,完全不理会女孩的困扰与担忧。尽管他明白女孩的心意。
蓦的,身后竟传来一声抽泣。他慌乱地回头——

泪水划过女孩白皙的面颊。
“快斗……你真的……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

他总是有一种熟悉而莫名的好感。对于那个叫中森青子的女孩。
虽然他不再记得她是谁。

中森的父亲,那个有着憔悴消瘦面容的警官说,中森曾经是一个喜欢笑的女孩。

只是曾经。

他见过女孩的笑容,很美丽。如同春天缭绕纷飞的蝴蝶,绚烂而天真。
但更多的,却是女孩紧蹙黛眉、一脸悲忧的样子。
他知道那是为了他。
他本应认得女孩。甚至说,熟识。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醒来的瞬间,慌乱而迷茫。
他对床边一脸关切的女孩开口。你是谁。

女孩的脸色刹那苍白。

***

他的名字叫黑羽快斗。这是那个人告诉他的。

他不告诉他他的名字。所以他只能称他为那个人。

那个人有着俊朗而睿智的面庞。他还记得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他漆黑明亮的瞳仁。
然后他浅浅地微笑,翩若惊鸿。

对于他来说,那个人是一个陌生人。
抑或于在他醒后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是他的陌生人。
因为。
他。失忆了。
那个人这样淡淡地告诉他。

他,黑羽快斗,从此空白了所有过往。

【Piece.2 故人】

***

出院的那日,中森带他去了Recollect。
陈旧的雕花木匾额。他望着它轻轻笑了。
Recollect。他笑。莫大的讽刺。

中森却显得异常兴奋。

“快斗,你还记得这里吗?”
“我们以前经常来的。只有你和我。”
“你偏爱Mocha。而我喜欢Cappuccino。我们还为这个争吵过呢。”

女孩就那样絮絮叨叨地说了一路。双颊因兴奋而显得嫣红亮泽。
他从没有见到女孩笑得那样舒心而明澈。自他醒来之后。

也许……那个地方,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回忆吧。

明亮的落地窗。
干净的方格桌巾。
半掩的蕾丝窗布,淡淡的绯色。模糊而暧昧。

Recollect。名为回忆的咖啡屋。

“中森。”
“嗯?”
“可不可以告诉我。关于我的过去。”
“快斗……”
女孩的脸色苍白起来。
“告诉我。拜托你。”
“我……”

女孩的眼神忽然亮起来。惊奇而讶异的目光越过他的头顶,紧紧注视着后方的五号桌。
他亦好奇地回过头去。

一个人。
准确地说,是一个老人。
一个老人坐在Recollect的五号桌前。形单影只。
苍老而孤寂的背影。花白的头发狠狠刺痛了他的瞳膜。

“寺井!”

女孩喊声中掩藏不住的欣喜。

桌前的老人缓缓回头。
瞳孔骤然紧缩。

“快、快斗少爷?!!!”

***

很多年后。那个人问他。如果你知道会有今天,你会不会回过头去。
我会。
那个人微笑。为什么。
因为该来的,始终会来。

我们都无法逃避和忘记。

Recollect。
明亮的阳光被时间散落成晶莹的碎片。

大颗的泪珠从老人憔悴的双眸中滚落。
花白发色的身影几乎是飞奔着向他扑来。
他看到老人的白发。在他的视野里破碎地摇曳。
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快斗少爷!您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我、我还以为您……”

望着面前老泪纵横的人。他忽然百感交集。
他试图开口解释。却有某种不忍和怜惜,一次次令他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不记得这个老人是谁。
但是他可以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在这个陌生老人的身上。

女孩怯怯地拉了拉老人的衣角。伏在他耳边细语。
言罢。老人愣住了。
苍老的面容有掩饰不住的惊诧与失望。

***

寺井就这样搬回了黑羽家。
他本以为从此不再寂寞。但自从寺井见过那个人之后,话便明显少了下来。
他一再追问。老人只言自己是误以为少爷因意外去世后才搬离了这里。除此之外,任他如何苦苦哀求,老人再不多言。

他常常看到老人独自在地下室里对着一张旧照片出神。
常常,整整一下午。老人就那样静静地坐着。

一个春光细碎的午后。他走进了地下室。

他自墙上取下了那张照片。
檀木制的像框内。俊朗不凡的中年男子静静微笑。超然而寂寞。

他忽然头痛欲裂。
手一松。像框跌落在地。支离破碎。

***

夜晚。在他的百般追问下。寺井终于松口。

这是您已故的父亲。老人抚摸着相片轻轻地说。

黑羽快斗的父亲。

黑羽盗一。

【Piece.3 疑惑】

***

那个夜晚。他又回到那个绯色的梦境。

黑羽。
熟悉的女声。苍白的呼唤。

你是谁?
我……是谁?
对。你是谁。他定定地看着前方迷茫的绯红色。尽管他不知道她是谁。她在哪里。
你问……我是谁?
告诉我。你是谁。
你居然……问我是谁?淡漠的声音忽然变得悲凉忧伤。

哦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笑声。
狂笑声。
刺耳的狂笑。激烈而尖锐。
却让他觉得无限凄凉。

笑声。宛若悲泣。

然后他猛然醒来。耳边是窗外凛冽的风声。

他暗暗下定决心。
这一次。他一定要知道。
她。是谁。

***

那日。他约女孩出去。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凝重地望着女孩。
“中森。”
“啊。怎么了,快斗?”
“有一件事要问你。如实回答我。”
女孩的脸色有些变了。“嗯。尽力而为。”
“过去。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有没有这样一个女子。她的发色很特别,极深的绯红。”

咚。
女孩的提包自手中滑落。
他的心也随之重重坠落。
刹那的寂静。

女孩无言。容颜苍白如纸。
“有没有?”
女孩不答。
“到底有没有啊!”
紧紧咬着嘴唇。女孩的双肩负重般微微颤抖。
“有。对不对?为什么不回答我?!!”

女孩骤然睁大双眼。娇美的双颊因痉挛而紧缩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女孩歇斯底里般尖叫着。公园中众人无不侧目。
他的眼前忽然一阵眩晕。

女孩似无力瘫软般缓缓蹲下。
晶莹的泪水滴落在七月烈日炙烤般的大地上。
如同他想要追问下去的勇气。

霎那化为乌有。

“快斗……这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啊……”
“求求你……不要提起其他的女孩子……好不好……”

***

女孩有问题。
强烈的感应与直觉告诉他。

不。
不只是女孩。
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事情瞒着他。在他醒来之后。

记忆虽然空白。灵魂仍是敏感而脆弱的。
日子如流水般划过。
他们不再是他的陌生人。

然。支吾与缄默的遮掩下。
他终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认识他们。

……

那日的混乱之后。他牵起了女孩的手。

他不要看到女孩的眼泪。
他希望女孩快乐。永远快乐。
不论任何方法。

唇俯在女孩耳边。寂寞而苍凉的姿势。
他终于开口。

中森。
请做我的女朋友。

女孩刹那羞红的双颊。微笑。
他觉得很幸福。

尽管心中有些东西。如同记忆。
瞬间失落破碎。

***

次日。他独自一人去了Recollect。

他径自坐在了吧台上。
小伙子。想来点什么。
Recollect的老板。一位笑容可掬的中年人。
Mocha。不加糖。
还是和以前一样嘛。
您认识我?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以前的确经常来这儿。与上次那个女孩子一起。

他笑。女孩总算没有连这种事情都瞒他。

转眼间。咖啡已经端上。
香醇的Mocha。散发着浓厚的气息。

我可不可以……请教您一件事。
他求助般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乐意效劳。老板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如果有一个女孩。你对她有一种与生俱来般的的好感,看到她笑会觉得开心,看到她哭会感到心痛。但是却又没有……没有那种……
没有爱的感觉是吗?
呵呵。
是上次陪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吧?
嗯。他羞涩点头。

中年人的眼神忽然暗淡下来。
他的心忽然跳得很快。
初秋细碎的暮色淡淡洒进Recollect简约而雅致的厅堂。

可以看出她很关心你。
她是个好女孩。

不要辜负她的心意。

***

在推开Recollect古朴的雕花木门的时候。中年人在身后叫住了他。
小伙子。曾经有一个人和你非常相似。
喜欢不加糖的摩卡。

一个女子。
有着非常漂亮的长发。

绯色。
如同凋零的玫瑰。

……

***

夜。繁星满天。

她终于再次出现。

【Piece.4 真相】

***

他一直逃避着,抑或、是害怕着见到那个人。

海蓝色的眸子。智慧的目光。清浅的微笑。

只有在那个人面前。
阶下囚般。绝望。无能为力。

只有在那个人面前。
他觉得自己无处可逃。

无处可逃。
就只有选择面对。

你为什么不让大家告诉我。关于我的一切。
因为你还没有能力承受一切。那个人直视着他。笑容沉静。你的过去。太沉重了。
请你让我知道。我需要知道。
你难道不觉得。现在的生活,反而单纯得美好。也许。会更适合你。
每个人都应该有过去,不论黑白。我也同样。
为何如此执著。
为了一个人。
我要记得她。
他轻轻闭上眼睛。

记忆回到昨夜。

破碎的绯色梦境。

朦胧的绯红光晕中。他看到她苍白的面容。
他终于发觉到她与中森的不同。尽管她对于他来说完全陌生。

简单阳光。女孩的目的永远明确。

而她是模糊而破碎的。
他永远不知道她想要什么。
他也永远不知道自己能够给她什么。

绯色的女子脆弱而苍白。
每一个笑容。
每一个眼泪。
每一个叹息。
都不过是一场幻灭。
那一刻。
他忽然很想对她说。请跟我回家吧。

他知道她需要他。
但是他却不再记得她。

所以。
他发誓他要忆起过往。
不论这需要承受任何代价。

……

你要想清楚。
他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过往的明晰。会让现在与未来全部成为未知。
你可能会失去一切。包括身边的人。

极其平静的语调。每个字却都仿佛重重敲击在他的心上。

你是否真的愿意。
我希望在你想清楚之后再得到答复。

***

翌日。他约女孩去一家商场选购礼物。

一枚银色的指环。
小巧而玲珑。
静静地搁在柜台里。
简约无华却又仿佛光芒万丈。

女孩一眼看中。爱不释手般反复把玩着。
“你很喜欢?”
“嗯。嘻嘻……”
没有任何的犹豫。
他花重金将指环买下。
“啊……不。这太贵重了。”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忙欲将指环退下。
“只要你喜欢。”

女孩的脸蓦的红了。
那个人口中单纯的美好。
在那一刻他忽然感觉得到。
没有任何背负。一切简单得近乎空白。

然后他看着面前的女孩。
淡然微笑。

将银亮的指环套上玉葱般的手指。他默默抬起头。
女孩的姣好俏丽的面庞酡红宛如月季花瓣。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

月末。
女孩的生日就要到了。

“快斗,还要你特地赶来帮忙清理。真是不好意思……”
“分内之事。不必客气。”
“嘻嘻……说的也是……这里早晚也会是你的……家……啊,那个,我们去清理一下阳台上的废旧报纸吧。”女孩下意识般住口。一丝红晕悄悄爬上了娇美的面庞。

“嗯。”
装作无视。他沉默地起身。
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女孩眼里溢满的失望。

女孩曾不止一次嗔他不解风情。

他苦笑。
情存与否仍尚不得谙。
又怎能放开心境去释析解读。

他曾经想过像一个细腻的恋人般。努力去体贴而温柔地对待女孩。
但是他终于发觉自己无法做到。
无能为力。
就只有继续逃避。

对不起。
他对着女孩的背影默默闭上眼睛。

如果无法逃避呢?

睁开眼睛的前一刻。
他仿佛听到熟悉而苍白的声音。
久久。缭绕不去。

……

整理废旧纸张的时候。他无意间低下头。
蓦的,全部的注意力被地上一件几近发霉的东西夺去。

一张三年前的涩谷日报。
头版头条。硕大夸张的黑体字。
似乎是什么惊天般的重大消息——

『高中生名侦探再破大案:作案失手走投无路坠楼自戕 怪盗基德竟是高中女学生』

***

三年前。他记得。
他失去记忆。从那时开始。

而他早已无暇顾及这些。

死死盯住标题下面的彩色照片。
他的身躯因混乱而痛苦颤栗。

绯色的长发。
绯色的瞳仁。
惊为天人。

名为怪盗的女子。
在他手中寂寞的平面上苍凉地微笑。

……

“快斗?”

女孩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他慌乱地想要掩饰。女孩却仿佛预料到般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上。
“快斗……”
声音因激动而颤抖。女孩的脸色苍白如死。
“你……还是发现了……”
“告诉我吧。她到底是谁。”
“快斗……你真的要知道吗……”
“是。”
“我……我怎么也没想到啊!她……她竟然会、会是……我一直以为,她不仅仅是我们的同学,更是我的朋友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事……”
女孩无助般哭喊着,捂住泪流满面的双颊发出崩溃般的哭泣。

他的心忽然变得从未有过的平静。

他轻轻地抱住女孩。在女孩乌瀑般发丝中弥漫的清香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过去了……青子……都过去了。”

他的眼泪无声地渗入女孩漆黑的发丝。

过去了的。就能够忘记吗。
身体忘记了。心能够忘记吗。

女声。
熟悉的淡漠与寂寞。
他知道那是谁。

原来。
他的心。真的一直没有忘记。

【Piece.5 追忆】

***

他再一次见到中森警官的时候。几乎无法认出眼前之人竟是当年那个憔悴而伤心的中年男子。
或者说。看到他与女孩出入成双,中森警官已经感受到了一种为人父应有的喜悦与欣慰。

“去泡两杯咖啡。”
女孩应声推门离去。

“呵呵。您有什么话直说便罢。何必要特意支开青子呢?”
中森警官笑而不答。目光落在他身上反复打量。
“快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青子那丫头今年都已经二十岁了吧。”
“虽然我并不记得。但青子曾经告诉过我,我与她同岁……您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中森警官眼里的笑意更深了。“呵呵。你小子还跟我装蒜……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向青子……”

忽然想起那枚指环。他不可置否地沉默。

“青子在家里一向娇生惯养,没吃过苦。希望你以后能够好好照顾她。”
“……”
“我知道你的父母都不在了……如果你还有什么远亲的话,就去征询一下他们的意见。”
“……”
“我征求过青子的意见。就定在月末。青子的生日那天。”
“……”
“没有异议的话。这个月末。举办你们的婚礼。”

……

购礼服、选婚纱、置家具、赠喜帖。一切似乎都显得如此匆忙而慌乱。
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将要开始新的未来。

他时常苦笑自嘲。
这。就是幸福吗。
这就是人穷尽一生奋斗拼打。
也要追求的幸福吗。

如果是的。那么这幸福在他看来。仿佛更似有些荒唐滑稽。

***

白驹过隙般。月末转眼将至。

婚礼的前日。他再次见到了那个人。

为什么是现在。那个人的神色略有讶异。明天。是你的婚礼。
我不想让我的幸福有所残缺。
如果填补了这些残缺。或许将永远失去幸福。你是否仔细考虑过个中得失。
如果幸福会因残缺而存在。
我永远都不会去追求这种幸福。
短暂的沉默。
他听到那个人极轻的叹息。
好。我可以帮你。
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够亲口告诉我一些事情。
漆黑的眸子中微微起了波澜。兰色西装的男子淡然微笑。

好。
你想知道什么。

他忽然想起三年前那条新闻。
怪盗。我是说那名绯发的女子。她……
她不是真正的怪盗。
什么?!那……

那个人微微颔首。神色忽然一黯。

这件事。你的未婚妻一家并不知情。我对外谎称你只是遭受了意外。

对不起。当年。是我把你逼到了绝路。
为了救你。她装扮成你的样子。把警察引上了摩天大楼。
为了彻底免除你的嫌疑。她替你承担了一切罪孽。

然后。她从楼顶上跳了下去。

从此以后,在天下人的心中。再无怪盗基德其人。
那件事之后。你足足昏厥了三天三夜。也许我本不该这样做。但未免你精神上受到太大刺激,也为了成全她的一片苦心——我请博士封住了你的记忆。

就是这样。
黑羽快斗。

不。
怪盗基德。

***

翡翠色的药丸。华丽欲孽如同绝美的毒药。

微笑。
一如既往。
深色眼眸的男子,翩若惊鸿。

我想有了它你将会忆起一切。
但是我还是想亲口告诉你。

我的名字叫做工藤新一。

他的瞳仁漆黑明亮。这是他闭上眼睛前看到的最后一刻。

***

那个凌晨。她终于再次出现。

隔绝了脚下喧闹的浮尘俗世。
白衣。
礼帽。
摩天楼顶的边缘。
绯色长发舞动成寂寞的旗帜。

黑羽。
她静静地转过苍白的面庞。

黑羽。我想我以前是不是从来没有对你说过。
淡漠的微笑。悲凉的叹息。

黑羽。我一直很喜欢你。
淡淡的绯色光晕笼罩宛若花雨飘零。

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看到她淡淡的微笑。
寂寞仰起的面孔。枯萎宛如凋谢的玫瑰。

再见。
黑羽。

流星坠落的声音。
他的手手伸出去只抓到清冷的晚风。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寒风中孤寂回荡。

红子。

跟我回家吧。

【Piece.6 救赎】

***

婚礼的那天。下起了冰凉的细雨。

洁白的婚纱。
娇艳的花束。
女孩焕然一新宛若绝美的精灵。

而他的手指冰冷。
女孩清楚地感觉到了他的憔悴。
女孩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婚礼的前夜。
他莫名失踪。
次日清晨。就在所有人都误以为他要弃约悔婚的时刻。他却又奇异而狼狈地出现在女孩的家门口。

他的神情阴郁苍白。

女孩终于发现。原来。即将要嫁与的人儿,自己却从没有真正地了解。
他的身份来历。他的家世背景。自七岁钟楼边的相识,十余载春秋相识相伴的岁月,他的每一个眼泪与欢笑,原来与女孩根本没有任何瓜葛。
青梅竹马、形影不离——女孩终于明白。自己终究只能悄悄地站在他的背后,为他傻傻地微笑或心痛到溃烂破碎。

而女孩总能够做到不在乎。无论是表面还是真心。
因为女孩相信自己是被爱着的。
无论是相识、约会、交往、求婚,女孩都是被选择的一方。
也许。被选择的人生真的可以少一些心的负累。

女孩一直坚信他爱她。
因为女孩是那样地爱着他。
因为女孩爱着的他曾经让女孩感觉到他爱她。

然。不知女孩是否想过。
让女孩感觉到他爱她的他。

是否是真正的他。

***

“走啦,笨蛋快斗!时间就要到了。”猛然回神。女孩故作急躁恼怒地娇嗔。
他挽着女孩的手。羊脂般细腻柔软的玉臂因激动的幸福而微微颤栗。
真诚圣洁的祝福声中。新人相挽着走进教堂。
牧师庄严而肃穆的致辞声中。他的头忽然剧烈地疼痛。

黑羽。
他仿佛听到遥远的呼唤。

中森青子小姐。你是否愿意嫁与身边的男人为妻,无论生老病死,疾病健康,贫穷富裕,都将与他长相厮守吗?

黑羽。我想我以前是不是从来没有对你说过。

圣洁的祝词。
悲凉的话语。
混乱的掺杂令他茫然头痛。

我愿意。

黑羽。我一直很喜欢你。

耳根轰鸣,头部欲裂般的痛苦使他惶恐而焦躁。

黑羽快斗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身边的女子为妻,无论生老病死,疾病健康,贫穷富裕,都将与她长相厮守吗?

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黑羽先生……?
黑羽先生?
黑羽先生!

再见。
黑羽。

刹那间的安静。一切仿佛停顿。

……

你好,我叫黑羽快斗。请多多指教。

父亲他……是怪盗?!

看个内裤有什么了不起嘛~~~

你的心中沉睡着靓丽的宝石,这点我可是很清楚的哟!可爱的魔法小姐。

这幅夜景。送给你。

犯人就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黑羽!你不可以去!!

即使明知是陷阱,也不能轻易放弃——如果说,我是怪盗的话。

怪盗基德!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束手就擒吧!!!

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我才是真正的怪盗!有种就上来抓我!

我真的,很喜欢你。

再见。黑羽。

再见……
黑羽……
再见……
黑羽……

……

他的过去。
从此终于不再空白。

***

对不起。青子。
他深深望了女孩一眼。轻声。
然后他毅然转身——

快斗!!!

女孩忽然哭了。
快斗……我知道你一定都想起来了……对不对……
对不起。
可……可是……快斗……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结婚。
不……为什么……

因为。我就是怪盗基德。

他的声音极轻极轻。
但女孩还是听到了。

霎那间的惊诧于慌乱之后。女孩鼓起勇气拭干了眼泪。
你……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觉得对不起我!就不应该一直把我当傻子骗!就不应该这样抛下我!
长久以来的委屈与难过终于爆发,女孩哭喊着泪流满面。

我没有资格与你结婚。
我……配不上你。
我辜负了你。也辜负了另一个人。
无论你是否相信,我是真心想对你说。

对不起。青子。

我不爱你。
我亦无法爱你。

我曾经很天真。
但在失去那那个人的时候。
我已经明白。

我的罪。太深。

永远都得不到救赎。

走向教堂的大门。他义无反顾。
不要……
他听到女孩的哭泣。
他的未婚妻就在他的身后绝望地哭泣。
但是他告诉自己不要回过头去。

再也不要回过头去。

***

推开大门的时候。
他轻轻扔掉了手中的花束。
嫣红的玫瑰在空中刹那间散乱成绝美的碎片。

花碎的瞬间,其实很美丽。

【尾声】

***

南山公墓。
干净的青石碑上。是已逝女子淡然的微笑。

我来了。红子。
请原谅我迟到了三年。

……

春末。已是玫瑰凋零的时节了吧。

瓣蕊残破。枝叶枯零。竟是那样决绝而破碎的美丽,撕心裂肺。
淡淡的玫瑰绯色,如同灿烂的霞晕。
就那样寂寞地染透苍穹。
宛若绯色女子哀伤的笑容。

原来。绯色的天空也是如此美丽。

***

“来警视厅做什么。”
“自首。”
“姓名?”

窗外。
绯色的光晕渐渐淡去。空留余霞成绮。

“怪盗基德。”

……

黑羽。
他仿佛听到轻柔的呼唤。美丽忧伤。
他终于幸福而绝望地闭上双眼。

时空与记忆的交错的瞬间。

他听到绯色旋律寂寞的吟唱。

-The End-

羽翼青红完稿于2005年8月31日。

--------------

后记

青红知道有很多人不喜欢快红。
其实就青红自己来讲,亦曾经是一名快青饭。
曾经觉得快青很相配,曾经把青梅竹马当作自己的王道,曾经咬牙切齿地排斥“第三者”——
只是不知不觉间。竟被一个女孩感动。
那个女孩有着嚣张的言语;
那个女孩有着放肆的笑容;
那个女孩有着脆弱的内心;
那个女孩的名字叫做小泉红子。
青红一只相信,那个女孩是真心喜欢着KID的。前辈们不要怪青红的剧情设定太过荒谬,其实青红一直相信,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面对那样的处境,女孩一定会做出这种选择。
呵呵,废话说多了。就小说而言,青红承认这篇很烂|||语言散乱破碎句不成句,剧情设定杂乱无章荒唐可笑。但确实倾注了青红的一片心意。
这点,希望大家理解:)

又及。梦终究只是梦。
希望各位快青支持者不要扔鸡蛋。每个人都有自己所信仰的东西。
毕竟。青梅竹马永远是73的王道。我们不过是些梦游者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20-9-23 21:19 , Processed in 0.036637 second(s), 23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