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0|回复: 0

[同人单篇] 屹立在冰上

[复制链接]
Harley 发表于 2014-7-3 23: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哈柯一族~结交更多柯南迷,享受更多专属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柯南之旅!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海边,静静地站立着一位少女。
裙,轻轻地被风吹起,长发遮住了面庞,让人无法看清她的面孔。
因为她的心在滴血,她无力地垂下头,眼中没有一点泪,脸却苍白得可怕。
她忽然笑了,却让人好痛。她轻轻拿出放在上衣口袋内的盒子,盒内是一枚晶莹的钻戒,她小心地捧在手里,此刻的海卷起了层层白浪,水猛烈地袭击着她。她布满血丝的眼中有什么东西在滑落,消失在水中。
她把钻戒戴上尖细的手指,向天令人心碎地微笑着说:“新一,我来了。”纵身跳入大海。
她在渐渐下沉,水面上圈起一层一层的涟漪,很快平息了下来。
生命,就在短短的时间内消逝,也许她真的获得了永恒的幸福吧。

“什么,兰自杀了?”新一不相信地站起身。
“是的,在夏天的大海边。”哀静静地走向窗户,透明的玻璃印出了她的面庞,冷淡的眼睛中滑过一丝惋惜。
“怎么可能。”新一无奈地倒在沙发上,两手重重地抱住头。
“实在很可惜,兰因为听说你死了,于是她自杀了。”哀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我死了?怎么可能。谁告诉她的?”新一眼中喷出愤恨的火焰。
“还会是谁?”哀嘲弄地看着他。
“GIN……”新一恨恨地闭上眼睛,眼前出现了兰平时的一点一滴,他的眼中有种混合的物体在坠落。
“我会为你报仇的。”他坚定地睁开眼睛,却看见哀莫名地冷笑。
“你以为他那么好对付吗?他现在是组织的首脑!”哀的嘴角浮起一丝苦涩。

“工藤新一,你来了。”GIN转过身,脸上是一贯的杀气。
“你想怎么样?”新一平静地吐出这几个字。
“我这有个你最想见的人。”
“兰……”新一不及多想,“她在哪里?”
“我带你去,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兰!”新一猛地拉开那条棕色的门。
兰安静地地放在地上,嘴角露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兰,为什么?”新一的泪刹那间涌出来,“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他跪在兰的身边,泪一滴滴落在兰苍白的脸上。
“这是……”新一握住她的手,朦胧间看到那枚象征永恒的戒指。
“兰!”他抱住兰号啕大哭。
“我可以让你带回尸体,条件是……”GIN冷冷地笑了。

这是个不会流泪的冬天,因为一切都变成了内心的痛。
——摘自新一的日记。
“新一,你在想什么?”哀淡淡地走过来,把手挽在我的臂弯里,很幸福地对着我笑了。
我没有言语,只是盯着兰那座小小的碑,兰在碑上灿烂的笑。
哀无语地站立着,等待着我的回音。
我的心有点痛,既然哀是我的妻子,我只有放下对兰的感情。
“走吧。”我苦涩地对哀笑了。

“新一,回来了。”哀穿着围裙走出来。
“是呀。”新一笑着望着哀,“饭做好了吗?”
“当然。”哀笑笑着端出可口的饭菜。
……
时间就这样过去,虽然我和她表面很幸福,可我看见她,只是觉得她是兰的替代品。
……
我不能让哀受伤,我无法面对她对我的感情,更不愿兰得不到安息……
可我真的不能把她当然兰,我对她只有朋友般的感情。一年了,我努力过了,真的办不到。
——摘自新一的日记

“GIN,我做到了。”新一一自一顿地告诉他。
“我娶了哀,满足了你,你还想怎么样?”新一大叫着。
“为了信守这个承诺,更为了不让哀受伤,我忍受了一年去尝试爱一个我不爱的人。”
“够了!”Gin恶狠狠地盯着新一,“你做得不够,你明知道她喜欢你,可你呢。”
“是,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我永远不能把她当作兰,在我心里她和兰永远不可能在同一个位置。”
“你不想你的兰死后也被五马分尸吧。”GIN冷笑着望着沉默了的新一。
“如果不愿意就用100%去爱sherry,否则……”GIN和新一擦身而过,空中只留下这句话。

夜晚,很宁静,新一把水果刀贴在手上,流了一夜的泪,却迟迟没有割下去,他始终不想让哀哭泣,因为她爱他,可他心中她一直都只代替兰,从来没让他爱过。
天亮了,新一伸伸僵硬的手臂,转头时无意间看见哀站在他身后,泪迹满面。
“你从来都没爱过我,对吗?”哀幽幽地问新一。
“什么都别说了,什么都从现在开始。”新一闭上眼睛抱住了哀,心却好痛。
难道不知道跟他相处越久她越会依赖我吗?我真的要瞒她一辈子吗?我真的不能再面对她了,特别是那次我对她的承诺后。
日记最后画了三个大大的问号,什么,都是解不开的谜吧。

“工藤新一,你约我出来干什么?”GIN冷笑着望着新一。
“当然是……”新一举起了枪,扣动了板机。
一声重重的倒地声,新一睁开了他闭着的眼睛。
“我对你做的一切防备都不用了,没想到你不会开枪。”新一默默地看着GIN。
GIN强忍着钻心的痛,抬起头看着新一,“我不愿……sherry……失去你。”他断断续续地说出这几个字。
新一淡淡地笑了,垂下了眼睛,“她不是我的,我永远都无法用100%的纯度去爱她,我以前把100%给了兰,她却死了,我的心也跟着一起死了。”
“你……”GIN挣扎地举起枪,却迟迟下不了手。
“无论怎么样……答应我……陪伴在……sherry身……边。”GIN恳求地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对不起。”新一露出了万分的歉意,却还是坚定地走向兰跳的大海。
“兰,放心,我马上来陪你了。”新一笑着伸出手,纵身跳如大海。
水,击起了众多的水珠,新一只觉得自己在慢慢融化成泡沫。
海水,还是无泪地笑着。

“新一!”哀哭着跑了过来。
“为什么!”她闭上眼睛,泪水在慢慢地流下。
突然她看见了新一写给她的遗言,她颤抖着拿起:
“哀,原谅我没有遵守自己的承诺。我始终只把你当朋友,无法把你和兰安排在同样的位置。一年多下来了,我每天好像屹立在冰上,痛得有些麻木。我不能等你陷得太深,同样也无法对得起兰的在天之灵。原谅我,我的逝去,对谁,都是一种解脱,下决心,忘了我吧。
我不想看见你的泪水,你要明白,天堂上,我和兰在保佑你,请你,好好地,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再下面是一滩泪迹,新一此刻大概流泪了吧。哀笑着朝天望去,眼前出现了新兰最诚挚的笑容。
海的四周,淡淡地放着一首歌:
当你消失时,我心无所居,迷茫的感觉
像镜之折光,不可思议地向我袭来
……
谁,堤看见玫瑰花瓣地飞舞,不是吗?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jz_sgzt! !jz_xgzt! 快速回复 !jz_sctz! !jz_fhlb! !jz_gfqqq!
       
    小黑屋|手机版|友链申请|Archiver|

GMT+8, 2019-4-23 08:22 , Processed in 0.038338 second(s), 24 queries .

2013-2016 Powered by 哈柯一族 | 意见反馈

全站静态文件储存及CDN加速服务由 哈柯一族-未知次元 提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